第94章:她不知道的事

第94章:她不知道的事

來世間一趟不容易,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才不枉費這這一生,從此之後她只是不想在為任何人勉強自己了。

「王妃,您為什麼想要離開,是因為王爺讓您傷心了嗎?」婉兒小心翼翼的問道。

秦葉悠緩緩點了點頭。

婉兒遲疑一下,猶豫了半天,還是說道:「王妃,我說的話您可能不願意聽,可是我還是要說,以我看來,王爺並不是不在乎您的,他心裏有您。」

秦葉悠苦笑一聲,她何嘗不知道祁元修心裏有她,不然他也不會回去救她,只是她想要不僅僅是有她就行,她想做他心裏最重要的那個人,想要他一心一意只愛她一個人。

現在她已經知道這不可能了,所以她才執意要離開的。

「婉兒,你說的這些其實我都知道,不過我索求不過一個一心一意對我之人。」秦葉悠嘆了一口氣。

婉兒明白她話里的意思,她看了一眼清風苑的方向,嘆了口氣,「王妃,文姑娘在府里住了這麼久,王爺都沒有什麼表示,或許……」

秦葉悠聽婉兒的口吻,就知道她肯定是跟之前的自己一樣,傻傻的以為祁元修不搭理文如意就是不喜歡她。

喜不喜歡是一會事,需不需要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秦葉悠於是就把江上的事情,告訴了婉兒,以後她有很多事都要託付給婉兒,所以必須得跟她說清楚。

婉兒越聽越震驚,在聽到祁元修選擇文如意的時候,她忍不住就握住了秦葉悠的手,好像是要安慰那時候的她一樣。

現在說起這事,秦葉悠的內心還是顫抖的。

許久之後,婉兒終於抬起頭,她的眼睛紅紅的,語氣卻很堅定:「王妃,不過您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支持您的。」

「我等著的就是你的這句話,以後京城的鋪子和田莊,你全權負責打理,老夫人那邊我會安排好,還要勞煩你經常去探望,我會跟你保持聯繫的。」秦葉悠細細的囑咐道。

好像離別就在眼前,婉兒忍不住掉下眼淚:「可是王妃,您一個人能去哪裏呢?」

「天大地大,總有我容身之處,你不必為我擔心,我會活的好好的,等我平靜下來,可以坦然面對一切的時候,說不定我就會回來。」

秦葉悠這話是說給婉兒聽的,好像也是說給自己的聽的。

婉兒點了點頭,鄭重說道:「婉兒會為您守好這裏的一切,等您回來。」

跟婉兒安排好這些事情,秦葉悠心裏的擔子輕鬆了一半,剩下的慢慢處理,要準備東西,要去探望老夫人,還要去安頓好陳姨娘,梧桐苑裡的下人也要安頓好。

她來到這裏的時候赤條條一個人,沒有想到要離開的時候,竟然還有這麼多放不下的,她仔細的想着這些事,因為把自己會忘記,索性找了一張紙都寫了下來。

「你在寫什麼?身體好些了嗎?」身後突然出現祁元修的聲音,秦葉悠嚇了一條,下意識的就把那張紙蓋了起來。

「你來這裏做什麼?」秦葉悠冷冷的問道,既然要分別,就不要給自己留念想。

「葉悠,你跟我之間就非得這樣冷淡嗎?」祁元修皺着眉頭問道。

「這樣對王爺和我都好,君子之交淡如水,才是最合適我們的。」秦葉悠淡淡的說道。

「你要我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祁元修艱難問道。

「王爺並沒有做錯什麼,您只是遵從自己的內心做選擇,我不怪您,又何來原諒一說?」秦葉悠說的十分平靜,語氣也十分冷淡,拒人千里之外。

「既然如此,那你為何不像以前那樣對我,我寧願你像以前一樣跟我吵鬧。」

秦葉悠聽到祁元修的話,忍不住笑了一聲,以前?他竟然跟她說以前!

「以前是我傻,自不量力,自作多情,肯定也讓王爺困擾不已,以後再也不會了。」

她這樣的話,不但沒有讓他安心,反而讓祁元修更加擔心,她哭,她鬧,他都能接受,可是她現在心如死灰一片平靜的模樣,反而讓他接受不了。

祁元修挫敗而去,秦葉悠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頹然坐下,剛才的對話,已經用盡了她所有的剋制和勇氣。

第二日傍晚,追風匆匆而來:「王妃,王爺受傷了,麻煩您趕緊去看看。」

秦葉悠隨即就要起身,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緩緩坐了下去:「追風,你趕緊去通知張太醫吧,這麼多年都是張太醫為王爺醫治,他更了解王爺的傷情。」

追風一愣,以往王妃聽到王爺受傷,從來都是二話不說直奔而去的,他知道這都是因為在江上發生的事情。

「王妃,那天的事,王爺真的也是迫不得已,請您原諒王爺吧。」追風低聲說道。

「追風,這事你不用說了,你們王爺已經跟我說的很清楚,王爺既然受傷,你就快但回去照顧他吧。」秦葉悠不想在聽任何人為祁元修解釋。

追風沒有動,繼續說道:「王妃,其實王爺的受傷后,冷月第一時間就要去找張太醫,可是王爺沒讓,他忍着傷痛回來,您知道他為的是什麼嗎?」

追風的聲音有個哽咽。

「為了要挾我?知道我不能見死不救,逼着我去見他?」秦葉悠冷哼一聲,祁元修的手段她十分了解,只是沒有想到會用到她身上。

她氣的轉身就走,不想再聽下去。

追風在她身後大喊:「王妃,您還要王爺怎麼樣?您還要王爺怎樣你才滿意?」

口吻里幾乎帶着質問。

秦葉悠停下來,轉過頭,看着追風:「我對他什麼要求也沒有,而且也說過我不怪他,我只想一個人待着,難道這樣還不行嗎?」

追風緊緊咬着牙關,眼眶竟然都紅了。

「王妃我知道您怪王爺,您可知道當初王爺跳下去救您的時候,有多驚險,他連後事都交代給我了,義無反顧跳下去救您。」

秦葉悠愣愣的看着追風,不敢置信,向來沉默寡言的追風,這一次忽然像是爆發了一樣,不停的說着。

「王爺九死一生把您從江里救了上來,當時您沒有脈搏,王爺救了您好長時間,我們都以為您死定了,只有王爺不放棄,等您有呼吸的那一刻,王爺抱着您眼淚直流,我跟隨王爺那麼多年,第一次見他掉眼淚。」

「在船上的那一夜,您高燒不退,命懸一線,王爺幾乎把自己所有的真氣都度給您了,您也知道,他剛剛受過重傷,元氣打上,把真氣都給您了,他自己有多虛弱您知道嗎?」

「王爺為了給您報仇,昨夜終於找到拓跋宏的蹤跡,他孤身前去,重了埋伏,他沒有真氣護體,這才收的重傷,王爺為了見您,為了讓您回心轉意,故意回府讓您去救他,現在已經氣息奄奄。」

「王妃,你要是真的狠心見死不救,屬下無話可說。」

追風說完之後,紅着眼睛轉身離開。

秦葉悠在夜風中站了許久,終於說道:「綠蘿,把我的藥箱拿來。」

一路到了怡然居,祁元修執意不肯讓追風喊太醫,他失血過多,暈了過去,追風正在為他包紮。

秦葉悠走上前,輕聲說道:「我來吧,你去門口守着即可。」

追風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心裏其實很清楚,王妃不會對王爺不管不顧的。

秦葉悠為祁元修清理好傷口,然後又仔細包紮,為他輸血和營養液。

收拾妥當之後,已經是深夜了,祁元修沉沉的睡着,臉色依舊蒼白。

秦葉悠看着他俊美的睡顏,這個男人英俊,聰明,勇敢,冷靜,這麼優秀,自己對他動心,一點都不奇怪。

可是他再好再優秀,心裏愛的不是她,她也不要,眼淚一滴一滴的滑落。

「祁元修,我們註定有緣無份,就不要再強求了。」

秦葉悠照顧祁元修一夜,天亮十分,又為他做了一次檢查,各項指標都很正常,沒有感染或者發燒的癥狀。

秦葉悠起身回了梧桐苑,累倒的倒頭就睡。

祁元修醒來之後,知道是秦葉悠為他包紮治療,並且照顧他一夜,頓時心花怒放。

男人啊,別管他多聰明多機智,面對感情問題的時候,都遲鈍的像個大豬蹄子。

祁元修以為秦葉悠照顧他,就表示已經原諒他了,頓時放心,正好軍營有事,他就帶着傷直奔軍營了。

秦葉悠過了三天安穩日子,開始着手準備離開的事情,她去看望了陳姨娘,畢竟曾經答應秦明源了,要保着她安穩生產。

回到府里的時候,剛剛邁進梧桐苑,就看到裏面十分熱鬧,小小的院子裏擠了不少人。

綠蘿見她回來,立即歡天喜地的走上前說道:「王妃,您可回來了,剛才宮裏來人了,太后賞賜給您好多好東西呢。」

秦葉悠一頭霧水的走進去一看,衣服,首飾,布料,香料,果然是很多。

「我最近老實待在府里,太後為何要賞賜我這麼多東西?」秦葉悠十分疑惑。

「後天太后在清涼宮舉行宴會,你到時候去了不就知道了。」祁元修走了進來,神秘莫測的笑着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章:她不知道的事

17.2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