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所嚮往的自由

第95章:所嚮往的自由

清涼宮位於京郊,是皇家的避暑之處,每天夏天太后都要在此避暑,隨性的有後宮嬪妃,以及一些誥命夫人,今年就連皇上也隨行。

太后在清涼宮設宴,目的就是為了隆重推出文鳶,秦葉悠思來想去,這事跟她都沒有多大關係。

她沒有什麼雄厚背景,家裡青年才俊,唯一的弟弟還被發配到了邊疆,太後為何要如此厚待於她?

祁元修看穿她的想法,於是說道:「你忘了,文鳶能有今天還不都是你的功勞,太后這是答謝你呢。」

秦葉悠雖然對這樣的宴會興趣缺缺,但是想到文鳶,她還是有些不放心,腦海里出現了那個撲在她懷中嚎啕大哭的女孩子,現在真的沒有事了嗎?

等到了清涼宮之後,她才知道,太后是真的寵愛文鳶公主,為了她幾乎邀請了所有京城貴族來參加,而且皇家人幾乎全部出席,秦葉悠見到不少生面孔。

宴會上,文鳶公主就坐在太後身邊,環翠朱釵,粉衣紗裙,看上去確實跟之前她見過的那麼文鳶判若兩人。

秦葉悠微微放心,為了救文鳶,就算是她幾乎喪命,感覺也值了。

祁元修見秦葉悠轉頭到處看來看去,有些好奇的問道:「你找誰呢?」

「怎麼不見三公主?我看你們這一大家子幾乎都到了吧,唯獨缺她。」秦葉悠說道。

「她向來不把自己當成皇家人,別說這樣的宴會了,就是除夕夜守歲,她都不願意回來,整日在外流浪。」祁元修說道。

他的口吻有些無奈,可是秦葉悠卻覺得十分嚮往,一個公主竟然還能有這樣的自由,就是在現代開明的社會做到這一步都不容易,更何況是在這封建的古代。

她對祁元敏更加欽佩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誰不想過呢。

這樣的宴會雖然有歌舞表演,但是時間久了也有些枯燥,秦葉悠轉身對祁元修說了一聲:「我出去透透氣。」

祁元修知道她不喜歡這樣的場合,點了點頭說道:「你去吧,你這邊不熟悉,別走遠了。」

秦葉悠點了點頭,這樣溫柔的語氣,這樣關切的眼神,讓她有片刻失神。

清涼宮的後花園內,秦葉悠坐在一處涼亭里,正在怔怔的想著事情。

身後傳來腳步聲,她轉頭一看,居然是文鳶。

「你今天是主角,怎麼敢偷偷溜出來?」秦葉悠調笑著問道。

文鳶臉一紅,不好意思的說道:「怎麼連你也調笑人家。」

「我是替你高興,看你到從內到外都煥然一新,我真欣慰。」秦葉悠由衷的說道。

文鳶笑了笑在她的旁邊坐下來,輕聲嘆了一口氣說道:「其實我跟之前的我沒有什麼不同,我還是我,只是皇祖母對我的態度變了,眾人就跟著變了而已。」

秦葉悠看著文鳶有些成熟的眼神,其實心裡也明白,不管她有沒有給文鳶做那個手術,文鳶都是公主,除了不能傳宗接代,照樣能給夫家帶來榮華富貴。

「其實我更羨慕我姑姑,我也想要過那種自由自在,不必看任何人臉色的日子。」文鳶突然說道。

「你說的是三公主?」秦葉悠問道。

三公主微微點頭。

這也正是秦葉悠所想的,可是那樣的日子能有幾個人能夠擁有呢。

「想必當初三公主離宮裡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吧?」秦葉悠想想不出來,祁元敏當初面對多少艱難。

文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那時候我還小,只記得有段時間宮裡的人都在說姑姑,那時候她還自殺過一次,因為姑姑是皇祖母最疼愛的女兒,終於還是皇祖母替她求情,放她出去了。」

三言兩語,秦葉悠就能想象的出那時候祁元敏的決絕,世間又有幾個女子有這樣的勇氣呢。

兩人都嘆了一口氣,文鳶知道自己只能奢望一下那樣的生活了,秦葉悠知道自己想要過那樣的生活,也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行。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太監匆匆而來,走進了之後快速說道:「王妃,宴會上出事了,太子殿下中毒里,皇上讓您即可去看看。」

「皇兄中毒了?」文鳶立即站了起來人,二話不說拉著秦葉悠就往會跑。

秦葉悠一聽是太子中毒,就知道有蹊蹺,為何太子中毒,第一時間請的不是太醫,而是來喊她?跟太子有關的事情,她一律不想接觸。

可是架不住文鳶的力氣大,直接就被亂托帶拽的回到宴會廳。

裡面已經亂成一團,有人看到文鳶拉著秦葉悠回來,立即喊道:「奕王妃來了!」

眾人趕快就為她們讓開一跳道,這是什麼待遇啊,秦葉悠有些驚訝,祁元修走上前說道:「別擔心,你儘力就好。」

皇上也是一臉著急的說道:「奕王妃,清涼宮的值班太醫喝醉了,宮裡的太醫過來還得你段時間,這裡救你懂醫術,你趕緊看看太子怎麼樣了?」

秦葉悠點了點頭走上前,太子倒在地上,跪在她旁邊扶著他的居然是皇后,他倆不是死對頭,向來不和的嗎?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太子面色青紫,口吐白沫,全身不停的抽搐,一看就是身中劇毒。

秦葉悠本不想救他,太子作惡多端,可是身為醫生的職業道德,已經根深蒂固,她做不到見死不救。

秦葉悠假裝把手放在袖中,然後悄悄從空間內取出幾枚銀針,刺中太子的幾個穴位。

立即就有黑血湧出,太子終於停止掙扎,全身一軟,昏死過去。

皇后十分緊張的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大喝一聲:「秦葉悠,你對太子做了什麼?你到底會不會醫?」

「娘娘,請您稍安勿躁,我正在救治太子。」秦葉悠皺眉說道,她最厭煩的就是在她救人的時候,被人打斷。

太后也不耐煩的說道:「皇后,奕王妃的醫術有目共睹,她醫治好了奕王和文鳶,你還有什麼好懷疑,你這樣只會拖延救治時間,趕緊給我退到一邊!」

太后見自己的寶貝孫子中毒,心急如焚。

秦葉悠為太子放出一些黑血之後,系統內已經探測出太子所中之毒,竟然是好幾種毒藥混在一起的複合毒,只可惜系統只分析出其中的四種,還有一種系統沒有分析。

秦葉悠估計是這種毒在現代已經銷聲匿跡,所以系統沒有記錄。

診斷之後,秦葉悠收起銀針,然後對太后和皇上說道:「太子所中的是複合毒,好幾種毒混合在一起,妾身只能分析出其中四種毒,還有一種毒,我實在是看不出來,無法救治太子,還請皇上恕罪。」

「奕王妃,朕知道,你跟太子殿下有些過節,你不會因為這個故意不為太子醫治的吧?」皇上冷冷問道。

在場其他人大多都知道,秦葉悠曾經愛慕太子,後來太子竟然跟她的妹妹在一起,而且還曾預謀搶奪她的優品閣。

在他們看來,秦葉悠不願意救太子也是合情合理。

「皇上,妾身雖然醫術不精,但是也是一名醫者,醫者父母心,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患者,我是真的無能無力。」秦葉悠說的不卑不亢。

這時候門口傳來一陣響動,原來是宮裡的太醫已經趕到了,皇上瞪了秦葉悠一眼,然後就讓太醫趕緊為太子診治,太醫們又是試脈,又是扎針,都知道太子中了複雜的毒,可是沒人最多只能說出其中的三中毒,誰都看不出隱藏最深的毒是什麼。

這樣看來,在場所有的太醫竟然都不如奕王妃。

皇上的臉色變幻莫測,氣憤不已的說道:「一群廢物,救不活太子,你們都跟著陪葬!」

一群太醫慌慌張張的跪在地上,不聽的求饒,其中一個稍微激靈一點的太醫說道:「皇上,此地距離藥王谷很近,微臣聽說沒有藥王谷解不了的毒,不如派人去藥王谷求葯。」

太后一聽立即說道:「那就趕緊派人去啊……」

「奕王妃,你擅長解毒,朕就派你前去藥王谷取解藥。」皇上立刻命令秦葉悠。

「皇上,藥王谷新任谷主東方昱,生性殘忍,喜怒無常,最喜刁難折磨別人,您派王妃去,只怕會有去無回。」

「既然如此,奕王武功高強,就由你陪奕王妃前去吧。」

秦葉悠簡直想要破口大罵,這是什麼強盜邏輯,那什麼藥王谷,一聽就不是好地方,祁元修竟然都說有去無回,肯定十分危險。

「本王領命,願意帶王妃前去取葯。」祁元修說道。

秦葉悠惱怒的轉頭看了他一眼,你願意去,我還不願意呢,就在這時她不應以間瞥了一眼大殿一旁的一個身影一閃而過。

那好像是文如意的身影!她怎麼在這裡?

就在她愣怔的一瞬間,皇上已經吩咐道:「好,來人,為奕王爺和王妃備馬,你們速去速回!」

其他太醫都鬆了一口氣,他們留在宮中,先解除其他四種毒藥的毒性,維持住太子的性命。

急速行駛的馬車上,秦葉悠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答應?你應該有很多理由不去的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章:所嚮往的自由

17.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