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還是為了救別的女人

第96章:還是為了救別的女人

「沒有什麼原因,這一次太子不能死!」祁元修似乎不想解釋太多,閉上了眼睛。

秦葉悠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冰冷,突然說道:「王爺,您為何不直接娶了如意姑娘?我這個王妃本來就名不正言不順的,我願意讓位!」

祁元修突然睜開眼睛,說道:「你又胡說八道什麼?你就是我的王妃。」

「我一點都不想做這個窩囊王妃了!」秦葉悠忽然忍無可忍的喊道。

「你時時處處的護着她,一切都為她着想,我留在王府就只是個笑話。」秦葉悠一邊說着,一邊用力吸氣,忍住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秦葉悠,你到底鬧什麼?你如果不想救太子,我們就不救,我帶你回去!」祁元修也有些着急了。

「哼,我怎麼能不救太子,如果太子出事,皇上怎麼會放過下毒的文如意!」秦葉悠冷眼看着祁元修,冷冷說道。

祁元修一怔,下意識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這一句話就證實了秦葉悠心裏的猜測,她看到了文如意,祁元修就站在她的旁邊,他怎麼會發現不了。

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文如意,出現了,太子十分蹊蹺的中毒,而且種種跡象都表明,下毒之人想要把秦葉悠牽扯進去。

她就是再遲鈍明白髮生什麼事了,這件事從頭至尾都是文如意的計謀,太子只是她的棋子,她想要陷害的人是秦葉悠。

從秦葉悠開始為太子搶救,就一直置身事外的祁元修,最後卻答應陪她去取葯,肯定就是因為他也知道下毒之人是文如意。

他最在意的果然還是文如意!

秦葉悠氣氛不已,文如意如此陷害她,他竟然還護著文如意。

眼淚終於還是不爭氣的流下來,祁元修豎起全身刺的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如果我說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你是不是已經不再相信?」

秦葉悠轉過頭,不再看他,留給他一個後腦勺,無聲的表達自己的意見:她一點都不相信。

皇家馬車速度飛快,不到半天時間,就到了藥王谷。

在谷口的時候,他們兩人被一名小廝攔了下來盤問。

祁元修毫不客氣的說道:「我們要見東方昱!」

小廝白了他一眼,秦葉悠一看這小廝還是見過世面之人,根本不把他倆放在眼裏,她也不知道祁元修能說出多麼委婉的話了,只能親自上陣。

既然已經答應下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這是她的性格,所以即使勉強救太子,那也一定要竭盡全力去救。

「麻煩通報一聲谷主,就說奕王和奕王妃有要事求見谷主。」秦葉悠對小廝客氣的說道。

小廝轉身就往裏走去,祁元修等的不耐煩,直接就要往裏沖。

「等一下,這裏氣味怪異,恐怕裏面也有機關,我們還是等一下吧,你再心急,也請有點耐心。」秦葉悠不滿的看着他一眼。

祁元修冷哼一聲,顯然沒有把藥王谷放在眼裏,秦葉悠沒有動,他只好陪着站在門口。

小廝過了很久才回來,有些吃驚:「你們居然還等在這裏,居然沒有忍不住往前走。」

「如果我沒有猜錯,前方定然有一種香料佈陣吧?」秦葉悠問道,她對香料最為靈敏了。

小廝這一下對秦葉悠刮目相看了,谷主在這裏佈置的香料陣,放倒了不知道多少個想要擅自闖進藥王谷之人。

這個女人竟然直接就能看出來谷主佈置的隱秘機關,他在也不敢怠慢,雙手輕輕一揮,然後就帶着祁元修和秦葉悠往裏走去。

「谷主,他們來了。」小廝在一扇房門口說道。

「知道了……」房間內傳出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小廝對秦葉悠和祁元修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就離開了。

小廝走後,祁元修和秦葉悠對視一眼,他眼中的耐心幾乎已經消失殆盡,抬腿就踹開了房門。

「東方昱,你還有完沒完?本王已經夠給你面子的了,你給我滾出來!」祁元修對着門口大喊。

秦葉悠大驚,小聲說道:「這到底是在人家的地盤上,你能不能客氣一點。」

「幾年不見,你的脾氣見長啊,就是不知道武功是不是也見長,嗯?手下敗將?」

房門突然打開,裏面走出一個笑意盈盈的男人,只是這個笑容,太過玩世不恭,長的挺好看一男的,偏偏帶着一臉壞笑,破壞了那份美感。

「你就是藥王穀穀主?」秦葉悠有些驚訝,她本以為成為谷主的都是老頭了。

她喃喃自語:「沒有想到藥王穀穀主這麼年輕,而且還貌美。」

東方昱笑嘻嘻的說道:「多謝,這位美人好眼光。」

秦葉悠被他的口吻噁心的一哆嗦,正好這時候祁元修不動聲色的擋在她身前。

「她是我的王妃,你不要這樣色迷迷的看着她!」他的話又狠又直接。

秦葉悠一看這架勢,這兩人還是舊相識啊,那祁元修為何在扭扭捏捏的,在谷口都不願自報家門。

想起剛才東方昱所說的話,她頓時醒悟:「你曾經輸給他?」

祁元修竟然微微臉紅了一下,硬邦邦的說道:「那都是幾年之前的事情了,現在不一定誰輸誰贏呢。」

東方昱笑着說道:「那就再比試一番咯。」

此話一出,兩人都躍躍欲試,秦葉悠一頭黑線,不滿的瞪了一眼祁元修,心裏想,大哥,你是不是忘記我們是來幹什麼的了?我們可不是來打架的!

看着大眼瞪小眼的兩人,她覺得還是由她來出面交涉吧。

「東方谷主,實不相瞞,我們此次前來是因為有一種毒藥裏面摻雜幾種毒,我只看出其中四種,想要請谷主給辨別一下,最後這種毒是什麼?」

「好說,我們藥王谷的規矩就是,不管你是來尋醫還是問葯,都要答應我三個條件,完成之後,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東方昱笑嘻嘻的靠近她說道。

秦葉悠不動聲色退後一步說道:「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給我答案。」

這顯然是激將法,居然還很管用,東方昱見有人敢挑戰他的權威,直接說道:「把毒藥拿來給我聞聞。」

秦葉悠趕緊遞上自己收藏的毒血,東方昱聞了一下,緊皺眉頭,然後又從懷中拿出一根稍微有點長的銀針,放在毒血上試了一下。

然後他就笑了,從他得意的笑容里,秦葉悠知道他肯定有答案了,鬆了一口氣。

只有他能知道這是什麼毒,解毒就不愁了。

「有什麼條件,谷主儘管提吧。」秦葉悠直接說道。

東方昱笑了笑:「小美人,說話就是痛快,看到你人美的份上,我不會提苛刻的條件。」

「什麼條件趕緊說,別說廢話!」祁元修一聽到東方昱調戲秦葉悠,就感覺頭頂要冒火。

「真是的,你猴急什麼?」東方昱戳了一下祁元修的胸膛,秦葉悠一陣惡寒,這傢伙怎麼男女通吃啊。

「第一個條件,就看看你有沒有資格,我取出三種藥材,你只要猜出其中一種藥材的名字,就算你過關。」東方昱說道。

聽起來很簡單嘛,不就是猜草藥名字,秦葉悠從小也是在中醫世家長大,這點肯定難不倒她。

「谷主,就開始吧。」她信心滿滿的說道。

東方昱轉身回房間,祁元修小聲對秦葉悠說道:「這傢伙狡猾的很,你小心一點。」

「說人壞話能不能躲遠一點。」東方昱的聲音從房間內傳出來。

很快他在房間的桌上擺了三個碟子,招呼祁元修和秦葉悠進去看。

秦葉悠掃了一眼,就知道自己低估東方昱了,這個條件看似簡單,可是人家有藏品,這三種藥材她一樣都不認識。

東方昱見她有些茫然的眼神,頓時就笑了:「美人,你猜不出也不要緊,只要你……」

他的話還沒說完呢,秦葉悠突然開口:「半夏,急虞,蠓蟲。」

東方昱頓住了,一臉震驚,這可是藥王谷的密室里私藏很多年的珍貴藥材,一般人能猜出一種就很不錯了。

這個女人竟然一下說出三種。

祁元修看到東方昱震驚的有些獃滯的神情,頓時感覺十分解氣,趾高氣揚的說道:「切,這樣簡單的條件,好了,現在你可以提下一個條件了。」

說的好像猜出藥材名稱的是他一樣。

東方昱不滿的白了他一眼,一轉頭就滿臉笑意的秦葉悠問道:「美人,你是怎麼猜出來的,跟我說說?後面的條件我可以都不提了。」

秦葉悠有些心虛,其實她全是憑藉系統內的識別設備猜出來。

「機緣巧合而已,我正好認識這幾種藥材。」秦葉悠推脫道。

「你管我夫人是怎麼猜出來做什麼?趕緊說你的第二個條件!」祁元修不耐煩催促道,語氣里油然而生一種得意。

東方昱冷哼一聲:「第二個條件也很簡單,我種的草藥成熟了,你們幫我采一下。」祁元修都愣住了:「就這麼簡單,東方昱,你不是耍詐吧?」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秦葉悠也不敢相信東方昱了,他說的簡單,背後肯定另有陰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章:還是為了救別的女人

17.5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