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處.子之身

第97章:處.子之身

東方昱帶著兩人來到藥王谷後面的一片草藥田,指著一片紫色的草藥,轉頭看著這兩人說道:「我的第二個條件,就是讓你們幫我這一塊葯田的草藥採摘了。」

祁元修狐疑的看著他一眼:「這不會是什麼毒藥吧?誰碰誰死的那種吧?」

顯然他對東方昱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十分的警惕。

東方昱搖了搖頭:「你可以懷疑我的人品,但是不能懷疑我的藥材,它們都是能聽懂人話的,你這樣說它們該傷心了。」

祁元修十分不屑的瞥了一眼:「故弄玄虛。」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伸出要去採摘,可是他的手剛剛碰到那淺紫色的花瓣,花瓣瞬間就枯萎脫落了。

東方昱故意大驚小怪的說道:「我就說吧,我的草藥是認人的,你們都不行的,回去吧,本谷主不送了。」

祁元修不信這個邪,接連採了幾株,都是相同的結果,東方昱趕緊抬手阻止了他。

「喂喂喂,這些藥草我種植出來不容易,你別都給我禍害了。」

秦葉悠突然上前說道:「東方谷主的草藥真的很奇特,讓我來試試看看吧。」

其實剛才秦葉悠已經通過系統認出來這種草藥,它最大的奇特之處在於,採摘它的人必須是處子之身。

祁元修顯然不是了。

東方昱不敢小覷秦葉悠,問道:「你可知道這是什麼草藥?」

「不知道的話,我怎麼會確定我可以採摘呢。」秦葉悠說完,然後拿起旁邊的一個小花籃,看了一眼祁元修,就開始採摘草藥。

祁元修不太確定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他怎麼感覺秦葉悠看他的那一眼,有些嫌棄呢,他不會採摘草藥,就被嫌棄了嗎?祁元修感覺到有些鬱悶。

看著秦葉悠熟練的採摘草藥,東方昱再一次睜大了眼睛,一臉震驚的看著祁元修,上下打量他。

祁元修誤會了他的意思,以為他是在震驚秦葉悠可以採摘草藥,心裡有些得意。

「這女子真的是你的王妃?」東方昱問道。

「你說著,是我奕王府名正言順奕王妃,我祁元修的夫人。」祁元修十分自豪的說道。

東方昱又看了一眼秦葉悠,突然嘖嘖嘆息著說道:「這麼一個美人兒可惜了……」

然後十分同情的看著祁元修,稍微靠近他,壓低聲音說道:「王爺,我們雖然是對頭,但是也算是舊相識,我這藥王谷什麼葯都有,你要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一定要告訴我,本谷主一定竭盡全力幫你。」

東方昱突然改變的態度,讓祁元修頓時感覺到好像有什麼不對,這時候秦葉悠一驚采完了所有的藥材,挎著小籃子走了回來。

「秦葉悠,採摘這個草藥有什麼訣竅?」祁元修冷著臉問道。

「沒有什麼訣竅,只有處子之身之人才能採摘而已。」東方昱見秦葉悠不願回答,直接代替她回答了,他實在是太想看看祁元修吃癟的表情。

果然,祁元修的臉色變得額十分難看,想起剛才的對話,不知為何,他感覺到一股恥辱。

秦葉悠忽然感覺到空氣中噼里啪啦的似乎有火星子爆炸,她轉頭一看,

「谷主,現在可以說你的第三個條件了吧?」秦葉悠直接問道,東方昱果然如傳說中那麼喜怒無常,她只想速戰速決。

「本谷主今天累了,不想再說了,不如你們兩位在藥王谷住下,我們明天再議?」東方昱說的十分不在意。

明天估計太子就死透了!

「不行,必須今天就解決完!」感覺受到恥辱的祁元修,突然之間戰鬥力十足。

「本谷主就不樂意今天解決完。」東方昱故意寸步不讓。

祁元修二話不說,直接開打,東方昱似乎早就等這一刻,立即接招,兩人對招很快,秦葉悠看的眼花繚亂。

唉,最終還是打起來了,這兩人不會是一開始就憋著這口氣的吧,早知道一開始就讓他們打去吧,一決雌雄,她也不必折騰了。

看著那兩人越打越遠,似乎暫時沒有結束的意思,她無奈早旁邊的涼亭里坐等。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終於回來,秦葉悠轉頭一看,剛剛喝了一口的茶水,一下子全部都噴了出來。

這兩人衣衫襤褸,蓬頭垢面回來,祁元修還稍微好點,東方昱的臉上都掛了彩。

「好了,沒有第三個條件了,我現在就給直接給你解毒的解藥,你趕緊把這頭憤怒的獅子給我牽走!」

東方昱氣急敗壞的說道,這樣看來,這一次居然是祁元修勝了。

兩人終於拿到解藥,坐上會回城的馬車,祁元修一直面色不善。

秦葉悠回想一下,知道肯定是採摘草藥的時候,東方昱不知道怎麼刺激到祁元修,她很明智的選擇保持沉默,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唯恐一個不小心的,祁元修又想起來圓房之事。

一路沉默回到皇宮,太子還在昏迷,他身上其他的毒性已經控制住了,秦葉趕緊把東方昱給的解藥讓太子服下。

不一會兒之後,太子猛咳嗽了兩聲,然後直接吐出兩口黑血。

眾人的大驚,皇后更是緊張,她一把揪住秦葉悠問道:「你這個狠毒的女人,是不是故意害死太子?這是怎麼回事?」

「皇後娘娘,太子這是正常的排毒反應,請您淡定一點好不好?」秦葉悠無奈的說道,她來去這麼辛苦,救活了太子,他們連一句好話都沒有,反而對她十分戒備,這讓她感覺到有些惱怒,管她什麼皇后不皇后的,她依舊不客氣。

「皇后,這樣緊張太子,倒是讓本王有些意外呢,即使是親生母親,怕是都沒有皇後娘娘傷心呢。」祁元修突然開口說道。

皇后臉色一變,眼神有些躲閃的看了祁元修,勉強說道:「我是皇后,這本是我應該做的。」

好在這時候太子吐出黑血之後,臉色已經慢慢恢復,氣色也好了起來,眾人鬆了一口氣。

皇上這時候才假模假樣的說道:「有勞奕王和奕王妃了,這一次要不是你們,太子怕是凶多吉少了。」

哼,這時候才來說好話,如果治不好,現在怕是已經開始治罪了。

秦葉悠一刻也不想留在這裡,面對這群虛偽之人了,剛剛想要找借口離開,卻突然聽到祁元修開口問道:「皇上,是否找到下毒之人?」

皇上一聽這話就來氣,怒氣沖沖說道:「一群廢物,到現在還沒有查出來,奕王可是有良策?」

「臣弟只是過問一下而已,並沒有什麼良策給皇上。」祁元修直接把皇上的話給堵上了。

秦葉悠若有所思的看著祁元修一眼,他還是在為文如意擔心呢,回去的路上,兩人一直沉默,彼此之間似乎都有心事。

回想過去兩人說說笑笑打打鬧鬧的日子,似乎一去不復返了。

從皇宮回去之後,秦葉悠繼續坐著離開的準備。

選了一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秦葉悠拉著一車的禮品,前去單家探望老夫人和她的舅舅及舅母。

單老夫人一見她就不滿的說道:「怎麼瘦了這麼多?奕王府出了什麼事?」

「奕王府能有什麼事,祖母您不知道,現在正流行纖細身材,我這還算胖的呢。」秦葉悠故意笑嘻嘻的說道。

「什麼纖細,在我看來白白胖胖的才是最好的,就像你舅母這樣就挺好。」單老夫人說道。

秦葉悠的舅母慈眉善目,身材圓潤,聽了老夫人的話,頓時有些裝作不樂意的樣子說道:「娘,我那麼多優點,您隨便找個誇誇我都好啊,就是不要誇我的身材好不好。」

眾人都笑,老夫人作勢要去拍她:「你這個做長輩的在小輩面前,還這樣沒形狀!」

秦葉悠跟著笑,心裡卻苦澀,現在她感覺有多幸福,內心就有多不舍。

她故意像個小孩子一樣在蹭到老夫人跟前說道:「祖母,您一定要一直這樣開心幸福。」

單老夫人笑著說道:「你經常來看看我,我就會開心幸福了。」

秦葉悠笑而不語,她沒有辦法告訴老夫人,以後她可能有好長時間都不能來看她了。

這一次她在單家待了很久,陪著老夫人一起喝茶,賞花,一起吃過午飯,然後一起午睡,醒來又為老夫人做了全面檢查,給她列出嘗嘗的飲食單子,讓她平時注意養生。

單老夫人高興之餘,卻十分瑞敏的發現了異常。

「悠悠,你這怎麼好像要把以後的事情都安排一樣,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老夫人看著她問道。

「怎麼會,祖母,您不要多想了。」秦葉悠有些心虛的說道,不敢看她的眼睛。

從單家出來,秦葉悠想到老夫人的疑問,自己雖然敷衍過去了,估計以後她還是會再找婉兒問的。

於是讓車夫繞路,先去一趟優品閣,她想先跟婉兒對對說辭,老夫人眼神犀利,別到時候再被她發現什麼,秦葉悠不想老夫人再為她多操一點心了。

剛剛走到優品閣門口,秦葉悠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太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7章:處.子之身

17.7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