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不再是朋友

第98章:不再是朋友

太子也看到了秦葉悠,他面色冷淡的說道:「聽說那天我中毒,是你救了我?」

「你不必感謝我,我本沒有那個意思,只是無奈被文鳶拉過去,然後在皇上和皇后的逼迫下,不得已為之而已。」秦葉悠對太子十分厭煩,說話自然不客氣。

太子一怔,他清楚看到秦葉悠眼中的厭煩,這個女人之前恨不能整天黏在他身邊,現在居然用這樣的眼神看他?

哼,肯定是因為嫁給了奕王,覺得自己身份不一樣了!太子暗自腹誹道。

「秦葉悠,你什麼態度?不要以為嫁給了嫁給了奕王,又救了我,就可以對我趾高氣揚!」太子叫囂道。

秦葉悠根本就懶的理他了,這人跟秦秋燕簡直就是天作之合,都是喜歡胡攪蠻纏之人,真不知道天下如果落入這樣的人手中,得是什麼結果。

她冷哼一聲,不再搭理他,直接往裡走去。

太子卻不肯放過她,「秦葉悠!」他喊了一句,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就要用力把她扯回來。

秦葉悠拿出一根銀針剛剛想要一下給他紮下去,結果還沒有出手呢,就聽到太子一聲慘叫放在她。

秦葉悠轉身,看到太子抱著胳膊慘叫:「誰!那個膽大包天的狗東西,敢用石頭打我,你給我出來!」

剛剛喊完這一聲,啊!他又慘叫了一聲,一顆小石子正好打在他的嘴上,立即打的太子不敢說話。

秦葉悠眼神好,一眼看到那個小石子來源的方向,有個緋色身影一閃而過,是樊毅恬!

太子口齒不清的怒罵旁邊的侍衛,讓他們趕緊把人給找出來,秦葉悠閃身進了店裡,不再搭理外面的叫嚷。

在後院找到婉兒,囑咐了她幾句:「以後老夫人問起來的時候,你就說我在京城待膩了,想要出去散散心。」

婉兒說道:「這話還是王妃您自己跟老夫人說比較好,不然她到時候會傷心的。」

秦葉悠何嘗不知道,可是她不敢說出口,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知道,唉,祖母眼神太厲害了,我不怕開口,就怕到時候她看出來,會擔心我。」

婉兒點了點頭,勸慰她:「王妃,您放心吧,老夫人擔心是肯定會擔心的,只是老夫人一生,什麼事情沒有經歷過,她會明白的。」

秦葉悠答應回頭會跟祖母提這件事,讓婉兒做好配合。

從優品閣出來,秦葉悠看了一眼四周,沒有太子和樊毅恬的身影,現在這兩個人,她誰都不想看到。

她曾經是把樊毅恬當成自己的朋友,可是樊毅恬跟拓跋宏扯上了關係,而且還是利益關係,他就已經不能做她的朋友了。

秦葉悠跟著祁元修去北疆,親歷戰爭,親眼看著那麼多戰士衛國戰死,她無法原諒投敵叛國之人,即使那人曾經是她的朋友。

回到奕王府,已經是傍晚了,秦葉悠忽然想起來,之前祁元修讓她給分析的毒藥,結果已經出來,臨走之前,她把要把結果交給祁元修。

怡然居寂靜無聲,想必祁元修又出門了,不知道去了哪裡?

秦葉悠苦笑一聲,她這個王妃做的確實不怎麼稱職,自己的夫君每日忙些什麼,都去哪裡了,她竟然什麼都不知道。

既然如此,不能當面告知,那就給他留個紙條吧,他不在家,正好方便她可以悄悄的溜走。

坐在祁元修的書房內,寫好了紙條,她剛剛起身,突然就見有人推門進來。

「秦葉悠,你在這裡做什麼?」文如意一臉不善的冷冷問道。

「我在我夫君的書房裡,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為何要告訴你?」秦葉悠故意刺激她,在清涼宮,她差點被文如意給害死,這個仇她可記著呢。

「呵,夫君?你還真好意思稱呼,你是來找元修哥哥的吧,他大清早跟我說,去虎翼營,難道你不知道嗎?看來你這夫君也並沒有把你當回事啊。」

文如意十分得意的說道,其實祁元修去虎翼營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只不過找不到祁元修,讓蕙娘出去打聽的而已。

「不管如何,在這奕王府我就是名正言順的奕王妃,王爺有事還是要帶著我一起,某些人就只能不明不白的住著,偷偷摸摸的跟著,真是可憐了。」

秦葉悠一句話,就刺激的文如意怒火騰騰的升上來。

想起秦葉悠落水,祁元修為了救她,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這個女人留不得!

文如意猛然從袖中掏出一把匕首,目露凶光:「秦葉悠,你竟然敢侮辱我,今天我就要讓你以死謝罪!」

秦葉悠感覺到她身上的殺氣,不動聲色的從系統內取出一把激光搶,這本來用來為病人做激光治療的,關鍵時刻做武器也不錯。

秦葉悠輕易不想暴露自己,可是文如意今天是真的想殺她,她不能大意。

就在文如意身手敏捷的手持匕首,朝她而來的時候,秦葉悠猛然出手,激光槍射出的激光,直接投射在文如意的手臂上,一陣刺痛。

文如意一低頭,只見手臂紅腫一片,卻不見任何傷痕,也不見任何暗器。

「哼,你動作再快,能快過我的槍?」秦葉悠十分不屑的想著。

「秦葉悠,你竟然給我來陰的!」文如意氣急敗壞的喊打,卻不敢上前。

「自保而已,文如意,你如果再敢上前一步,我下一個目標就是你的眼睛!」秦葉悠用激光槍標準了一下她的眼睛,紅光閃過,文如意嚇的後退好幾步。

「哼,看你平時裝的單純無知一樣,我一定要告訴元修哥哥,你竟然還藏著這樣的武器。」文如意威脅完了,然後就倉皇逃走。

秦葉悠冷笑一聲,你儘管去告訴,說不到到時候我已經離開了,祁元修也從未把我當成什麼單純無知之人。

夜裡睡夢中的秦葉悠,問道一股異香,她睜開眼睛,果然看到樊毅恬出現在她的卧室里。

「樊公子,你經常這樣大半夜出現在我的卧房,您是不是有點太不把奕王府放在眼裡?也太不把我的名譽放在眼裡了?」秦葉悠冷冷問道,氣勢絲毫不因剛剛起床而受影響。

「悠悠,你既然已經看清楚祁元修的真面目,為何還要留在這裡?」樊毅恬避重就輕,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

「這些都與你無關了,請你現在立即離開,不然我就喊人了。」秦葉悠依舊冷著臉。

樊毅恬感覺到她的排斥和疏離,之前的秦葉悠雖然表現的也很冷淡,但是跟現在不一樣,現在少了那份熟絡。

「你在怪我當時沒有跳下江去救你是不是?當時我被拓跋宏拖住了,等我要去救你的時,你已經被祁元修救走了。」樊毅恬解釋道。

「我本來就沒指望你能救我,我們恩斷義絕的原因,在船上我已經跟你說過了,不想再重複第二遍。」

樊毅恬臉色一白,他想起拓跋宏在船上,也說過類似的話,人家根本就沒指望你救!祁元修對她如此薄情,她還是想要依靠祁元修?

「我是商人,當然要以利益為重,祁元修跟我同為大魏子民,卻毀了我的黑市,拓跋宏雖然是北燕人,卻能給我帶來巨大利潤,如果是你你怎麼選擇?」

樊毅恬冷著臉問道。

「如果是我,根本就不會存在這個選擇題,你有沒有想過,拓跋宏給你的利潤,上面有我大魏無數子民的獻血!你走吧,我不想跟你這樣賣國求榮之人說話!」

秦葉悠耐心全無。

「來人!有刺客,快點抓刺客!」就在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喊聲。

樊毅恬一驚,隨即竄上屋頂的房梁之上,同一時間,文如意帶著人直接闖進秦葉悠的卧室,後面跟著驚慌失措,來不及阻攔的綠蘿。

「秦葉悠,刺客呢?」文如意質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文如意,你不會是半夜睡懵了,夢遊的吧?」秦葉悠淡淡問道。

「你!秦葉悠,有人看到有個男人溜進你的房間,既然不是刺客,難道你是的野男人?」文如意兜頭就是一盆髒水潑下來。

文如意下午在祁元修的書房內吃了虧,本想趁著秦葉悠睡著,再對她下手的。

卻不經意間看到有個男人進入秦葉悠的房間,而房間里並沒有傳來喊叫或者打鬧的聲音。

文如意看到這一幕欣喜若狂,她認定是秦葉悠偷男人,這事如果被祁元修知道,他定然不會饒了秦葉悠的,天底下有哪個男人願意自己的老婆給自己帶綠帽子的。

文如意當然不會自己獻身,她立即喊了幾聲有刺客,引來侍衛,然後跟在後面沖了進去,想要當場捉姦。

可是現實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樣,她不知道在她進門之後,忙著奚落秦葉悠的時候,樊毅恬已經身手敏捷的從房梁處溜出去了。

文如意轉了一圈,秦葉悠的房間布置簡單,根本沒有能藏人的地方,她終究還是不死心。

「秦葉悠,那個野男人被你藏在哪裡?」她轉頭質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章:不再是朋友

17.9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