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戰鬥力

第238章 戰鬥力

穆秋拒絕的很是乾脆。

村民們失望地散去了,有幾個膽子大的還朝他們吐口水,罵他們小氣。

這都是小事,開了這個頭,以後村民們就不會輕易來妄想撈好處。

扶松出去挑水,佳瓊和穆秋負責做飯。

用的是昨天剩下的柴火,燒的是他們從山上挖來的野菜。

吃過飯,穆秋和扶松一同上山砍柴,佳瓊收拾碗筷。

在京城時穆秋也是和她一起做飯做家務的,鍛煉了一些技能,因此來到這裡凡事親力親為並沒有覺得多困難。

「可以采些山貨去鎮上賣。」路上,穆秋還和扶松商量。

來鄉下就得有鄉下人的樣子,不然怎麼麻痹敵人。村子里猛然多了外人,那些人也是警惕的吧。

穆秋的話被一些盯著他們的人聽了去。

「怪不得不肯買我的東西,原來是沒錢了啊。」

「昨天出手那麼大方,看來把家底子都抖露出去了。」

「還以為是闊少爺,其實就是窮燒包。」

這話很快傳遍了村子,村民們很失望,還以為來了財神爺,誰知竟是打臉充胖子的。

穆秋扶松二人對那些議論充耳不聞,從山上砍了柴回家去了。

下午,時間還早,他們就去了一趟里正讓他們開荒的山上,果然收穫頗豐,光山貨就裝了滿滿一大筐。

穆秋還打到了一隻野兔,晚上可以打牙祭了。

回去的路上,當然又收穫了一大波羨慕嫉妒的目光。

這下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山上有乾貨了,除了腿腳不利索的,基本上都提著籮筐去了山上。

半天過後,被村民掃蕩過的山上,山貨基本上蕩然無存,除了那些躲起來的動物。

村民們手無寸鐵的多,就算野雞野兔在他們跟前蹦躂,他們也是干著急的份。

這件事讓里正知道了,又氣的半死。

為什麼好事又沒輪到他?不行,他必須馬上給那三個小子找點事做。

里正說的找事,就是給他們小鞋穿。

這天還是扶松出去挑水,還沒到水井邊,他就看見井邊有人。

一個老太太坐在井沿上,也不怕失足掉下去。

還有兩個婦人在一旁嘻嘻哈哈的,哦,還有個年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青年男子。

扶松隱約感覺到這些人不會平白無故出現在這裡。

等他走到井邊,都把水桶放下了,老太太依然沒有要挪走的意思。

沒辦法,全村就這麼一口井,扶松沒得選。

「您老讓一下。」扶松客氣地說。

老太太支棱著耳朵說:「我聽不清。」

那幾個人就咯吱咯吱的笑。

說不是故意的誰都不信。

「我說老奶奶,你耳朵聾了眼睛也不好使是嗎,沒看見我要挑水。」扶松看著自己的腳尖咕噥道。

老太太聽到了,還聽的很清楚。

「你叫誰老奶奶呢。」

不管在京城還是在別的地方,女人貌似都不喜歡別人說她老。

扶松瞪眼道:「我家裡有個奶奶,今年五十九歲了,您看起來比她老很多,您是長輩,我當然要叫您一聲老奶奶了。」

扶松說的是老祖宗,老祖宗過的是人上人的生活,在她身上罕見歲月痕迹。

她比五十九歲的看起來還要老,老太太很受傷。

京城人會保養了不起啊。

老太太一下子跳了起來,腿腳靈活的根本不像上了歲數的人。

「看清楚了,你叫聲嬸子才不過分。」一個圍觀的婦人說。

扶松裝作吃驚的樣子觀察老太太。

「不像啊,眼角、嘴角、額頭皺紋那麼多,眼袋那麼重,就連脖子上的皮膚都鬆鬆垮垮的,就是老奶奶呀。」

旁邊那兩個婦人正要笑,扶松又問她們:「請問兩位大娘,她到底多少歲了,不會比我祖母還年輕吧。」

被他叫大娘的婦人怔住了。

小夥子,年紀不大嘴巴挺毒的呀。

婦人沒了看熱鬧的心思,只想腳底抹油溜了。

「讓我想想,」扶松一本正經地說:「你們臉上的皺紋雖不如老奶奶多,不過魚尾紋也不少,還有頸紋,歲數也是奶奶級別的了吧。」

婦人生氣、羞惱,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比那位「老奶奶」好受不到哪去。

「你長個人樣,咋不會說人話呢。」小青年語氣不善地說。

扶松看看他:「索性讓我猜猜你的歲數吧。」

小青年心想反正我臉上沒有皺紋,隨你猜。

「我去了幾趟田裡,都沒見你去幹活,去山上砍柴也不見你,采山貨也不見你,挑水就碰見你這一次,你還不是來打水的,你什麼活都不會幹,年紀肯定比我小很多,我猜你最多十歲,才十歲就長這麼大個了,你娘怎麼把你養成這樣的?」

小青年憋壞了,這是罵他好吃懶做無能廢物一個呢。

可人家說的有道理,他就是不願意幹活,還做些偷雞摸狗的,每天躺著做夢發大財。

「讓你瞧瞧爺是大人還是孩子。」小青年惱羞成怒,一拳朝扶松揮過去。

和扶鬆動手,簡直是自不量力,扶鬆動動指頭就能把他打的滿地找牙。

一個回合后,小青年跌坐在地上。

嗚嗚,這個外鄉人欺負小孩子。

三個婦人和青年男子很受傷地走了。

這次交鋒扶松大獲全勝,他挑了滿滿兩桶水哼著小曲離去。

回到家裡,趕緊得意地把戰況告訴了穆秋和佳瓊。

村子里的人開始給他們顏色看看了,不用說又是里正背後攛掇的。

穆秋一本正經地對扶松說:「你贏了不是因為你戰鬥力強,而是他們戰鬥力太弱,下次遇到強的對手,你不一定還佔上風。」

「還有下次啊,他們有完沒完。」

穆秋意味深長地笑了:「既來之,則安之。」

不出所料,扶松在村子西頭很快就遇到了第二波找茬的。

還是那個青年,這次他糾集了一幫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小混混,扶松數了數,一共五個人。

才五個人啊,還不夠他塞牙縫的。

不是他胃口大,三哥說的對,是對手太弱。

他們纏著扶松,扶松下意識地往後退。

小混混一看他退縮了,來了盡頭,一口氣把他逼到牆角沒了退路。

「聽說你傷了阿藍。」一個流里流氣的青年說。

扶松看著昨天和他動手的男子:「這就是你的名字?到底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的籃還是爛大街的爛。」

「他嘴巴很毒的。」阿藍小聲對大哥說。

村子里的幾個小混混拜過把子,年紀最大的是他們的帶頭大哥。

大哥「嘿嘿」一笑:「我倒要看看是他的嘴巴毒還是我手中的寶貝毒。」說罷他就亮出袖子里藏的東西。

扶松定睛一看,居然是條小花蛇,看偷和嘴巴還是條毒蛇。

可了不得,幸虧他們圍堵的是他,不是佳瓊,不然以她怕蛇的本性,能嚇到靈魂出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富人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我是富人佳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8章 戰鬥力

98.76%
目錄
共2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