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憤怒的獻帝

第104章 憤怒的獻帝

第104章憤怒的獻帝

「誅?」獻帝的酒咽不下去,心中的憤怒已經不可抑制。他很好地隱藏著自己顫抖的手,「我記得江雲不過是一個區區縣令,何事要誅?」

「擅殺天使,該誅!」

荀彧簡短給出了解釋。

獻帝從位置上站起來,踱了幾步,「此事可與丞相商議過?」

荀彧搖搖頭:「未曾商議,此乃大逆不道之舉,丞相也會同意,懇請陛下下旨。」

獻帝的怒火,幾乎要從胸口噴出來,你們要殺人,還要我下旨。我怎麼不記得聖旨這麼管用了?他的指甲都掐進肉里,手掌里熱血流過。

「朕——若是不想殺他呢?」

荀彧道:「他必須死!否則天下大亂,國將不國。蘇青代表的是天家顏面,一個區區的縣令,竟然敢擅殺天使,罪無可恕,請陛下下旨。」

他很堅決不容辯駁。獻帝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拗不過荀彧,差點憋出內傷來。他的憤怒無法表達,最終只好用甩袖走人來發泄。

荀彧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這件事已經告知獻帝,他也就是走個過場而已。無論獻帝同意還是不同意,江雲都必須死。

獻帝回到寢宮,把所有人都趕出去,他對著床狠狠地捶,掄圓了胳膊,用儘力氣捶下去。同時他緊緊咬著嘴唇,生怕自己會失聲痛哭。眼淚無聲地流下,身上的衣服被大力撕扯爛了。

床板發出咚咚咚的悶響,空蕩蕩的宮殿里空無一人,聲音聽起來像是無聲的控訴。他發現自己的手腫了,完全是因為錘腫的,發泄完畢就跟那種事一樣,他無力坐在黑暗的宮殿里,獨自流淚。

荀彧回到家裡,程昱在客廳等候,見到他回來,立刻起身問事情辦得怎麼樣。荀彧把事情簡略說了,道:「而今正好趁著他殺蘇青之事,殺之。」

程昱有些猶豫,在白馬城,丞相特意給他許多書信,詢問江雲之事,還囑咐他,江雲若是做什麼,只要不是原則上的大事,都可盡量滿足。白馬城中救命的糧食,也是丞相特許撥調來。由此可見丞相對江雲的喜愛。

「要不告知丞相一聲。丞相對此子多有喜愛,雖然不是親生,可勝似親生。君若是如此殺之,怕有不妥,萬一丞相責怪,又該如何是好?」

「不行,」荀彧搖搖頭,「他必須死。丞相怒火,自有我承擔,絕不牽連仲德。」

「我不怕你牽連,但此事事關重大。且不說江雲曾經獻計取烏巢,又獻上曲轅犁、印刷術、造紙術,於國於民,皆大有利,丞相若是知之,如何能放過你?令君還是在思索思索,能不能用其他辦法。」

「不,這是最好辦法。」荀彧重重在桌子上錘了一下,「你不用勸我,有什麼後果,我自然承擔,勿需仲德承擔。」

「令君,你……」

「仲德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心領了,此事我意已決,無需多言。」

荀彧命人立刻起草一份詔書,大致意思是,江雲獻上造紙術、印刷術有功,故,特命江雲前來許都覲見,接詔之日即可啟程,不得有誤。

寫好詔書,荀彧用印,封好,遣一快馬,送至白馬城。

程昱在一旁看得心驚膽戰,往大了說,這是偽造詔書,罪不容誅;往小了說,這是欺上瞞下,蒙蔽君上。他還試圖說些什麼,但被荀彧堅決拒絕。

回到家中,程昱坐立不安。雖然他並沒有太多證據,但還是察覺到曹操對江雲的喜愛。如果這件事真的被程昱做成,恐怕不會善終,因此他急忙寫了一封信,叫來一個心腹:「快馬送至主公大營,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可。」

心腹稱是,程昱又道:「此去小心些,不能讓旁人知曉。」

「是。」

而對此一無所知的江雲,仍舊在忙碌白馬城的事兒。天氣日漸轉暖,禾苗出土,今年頗有些風調雨順,種上種子后,連續下了三場大雨,預示著今年可能會大豐收。

白馬城中也修建的差不多了,水泥的妙用,被大家都看在眼裡,這簡直就是神器一樣的建築材料,讓他們的工期大大縮短,原本需要四五個月才能修建好的房子,現在只需要一個多月就能完工,而且可以立即入住。

江雲並沒有現在主持分房。

這些房子究竟該如何分配,也是個頂大的難題。總不能白白送給他們,這樣會養出一大批的懶人。他還在思索與思考。

四月十五日,突然有一快馬進了白馬城,宣稱詔書道。一路閑雜人等,全部退避。這匹馬就像是一道箭一樣,沖入白馬城這潭水中,硬是衝出一條路。宣讀詔書的快馬被送至縣衙。

當值差役急忙尋找江雲。賈詡聽說此事,與郭嘉一道回了縣衙,此時兩個人一個人在處理農桑事物,另外一個人則在四處遊玩。他們在去縣衙的道路上相遇。

郭嘉詢問:「我久不在中樞,此為何意?朝廷下詔,子明以為是何事?」

賈詡搖搖頭,他已經出來許久,自然不可能知曉,而且他覺得多半是好事,他把話題轉了個彎兒,「公以為,印刷術與造紙術,價值幾何?」

郭嘉立刻變得嚴肅,「此乃無價之寶。」

自從許都回來,賈詡尚未與郭嘉討論過此事。荀彧的態度有些奇怪,但是也不難理解。而郭嘉的態度,則顯得積極得多,尤其是最近,江雲似乎在籌建什麼報紙。

成品賈詡看過,粗糙不堪,不忍卒讀。但郭嘉卻很高興,連連稱讚,甚至也寫了一篇文章,被江雲斃了。哪怕如此也沒打消他的熱情。

賈詡隱隱約約覺得,此事可能與這兩樣東西有關。

兩人剛進縣衙,江雲隨後也到了,他身上有很多泥點子,星星點點,一看就知道,他肯定又去監督房屋修造,或者是道路修造。

三人互相寒暄兩句,不一會兒,信使出來,展開詔書,念了起來。

賈詡聽到,因為造紙術與印刷術兩樣東西,而被獻帝召見時,他的心突然就漏跳一拍,他覺得這件事並沒有那麼簡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章 憤怒的獻帝

6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