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不祥的預感

第109章 不祥的預感

第109章不祥的預感

甄宓感覺很奇怪,江雲沒有把她當做一個附庸,而是一個真正的夥伴。雖然不知道別人的婚姻關係都如何,但她認為這樣的關係讓她有安全感,而且很有勁頭。

這場宴席,江雲真正下了大功夫。主菜是鯉魚焙面,加上烤全羊。全程一共十二道菜,外加一道魚頭豆腐湯,巨大的圓桌上擺滿。江雲說,這是為了給她慶功,要是沒有她,白馬城就不可能撐住。

現在夏季即將到來,白馬城能活下去了。

甄宓嘗嘗魚肉,確實是江雲的味道。這是他親手做的。

雖然味道相差無幾,但心態完全不同。她細細吃着,滿足感爆棚。或許這就是戀愛的味道吧。兩人不可避免地談到最近的危機。

江雲滿不在乎,「我不怕,就算朝廷大軍真的圍城,咱們也能逃出去。」

「玉兒怎麼辦?」

江雲沉默片刻,忽而笑了,「我都不知道你居然還關心她?」

「我們在許都,是很好的閨蜜,接到你的信的時候,我正跟她在避暑會上玩兒。最後也沒有再見她一面,有些可惜。」

兩個情敵發展成了閨蜜?事情朝奇怪的方向發展了。江雲想起大詩人顧城,他一直就是這麼個願望,希望自己的妻子跟情人和平共處。他在這兒,一定會豎起大拇指。

「你先休息休息吧,不用擔心這些事。我要開始備戰了。」

自從上一次沈揚圍城以來,江雲意識到守城裝備的重要性。而現在的攻城戰,其實只有一種辦法——蟻附。這個詞非常形象地說明了攻城的辦法,就是像螞蟻一樣,爬上城牆,然後毀掉城牆。

所以他大量囤積了火藥原料,生產裝在瓷瓶里的炸藥。另外,瘋狂生產箭矢。上一次吃了箭矢不夠的虧,這一次他一早就注意準備生鐵這種戰略物資。

白馬城又一次被封鎖起來,許進不許出。城頭,江雲用許多水泥沏成方塊的形狀,擺好成方塊的形狀,方便取用,每個水泥石頭大約有一個人兩個巴掌那麼大,重約有七八斤。

金汁與沸水,也早早就準備着,到時候只要熬煮一番就行。城中的馬全部被徵調軍用,這些馬上都上了馬蹄鐵與馬鐙,可以用來騎着。但他沒有訓練騎兵,所以只能用來做交通工具用。

城中的壯丁,被分派到城外,挖壕溝,雖然護城河尚未挖掘,但壕溝不妨多挖幾道,防止敵人挖掘地道,二來也能讓敵人的行軍變得更為困難。除了壕溝,還有陷阱,陷阱底部用竹子削尖,倒著豎起來,只要掉下去,必然死亡。

城外的大路上,江雲命人挖出許多坑,用水泥澆注,另外還有許多林立的水泥柱子,只有大約一拃那麼長。

這些浩大的工程,一刻也不停地進行着。

在許都,夏侯淵再也無法拖下去了。荀彧已經徵集到了足夠的糧草,就算是支撐他們打上半年也足夠。軍需也備了個充足,他再也沒有理由拖延,只好去找程昱拿主意。

但是程昱也沒什麼好的辦法,他不知道為何丞相的信還沒到來,甚至懷疑,是不是丞相也想殺掉江雲。畢竟江雲遊離在外,不受朝廷控制。

五月初四日,天色陰沉,被荀彧逼迫得沒辦法的夏侯淵,只好點了一萬人馬,交給荀彧指揮。這一日,荀彧準備親自點兵,或者說是閱兵更加合適,誓師出征,實際上,當時的荀彧並不知道,在他漫長的一生中,這是最後一次接觸軍隊。

校場上站滿足足一萬人馬,看上去無邊無際,十分氣壯。無數的旌旗,在黑壓壓的人潮中,顯得格外鮮明。一萬人馬,衣甲鮮明,騎兵兩千,步兵四千,民夫四千。

但他們的士氣卻不怎麼高,因為他們聽說這次,是去攻打白馬城。白馬城附近沒有叛亂,他們清楚知道。另外白馬城去年剛剛受災,一萬人馬去打這樣的城市,豈不是大材小用。

荀彧從校場外,騎着馬走來,看到黑壓壓的人群,不由意氣風發,連馬蹄似乎都輕快了些。他今日並沒有穿文士服,而是頂盔摜甲。他上了台,靜靜地掃一圈下方的諸多將卒,領軍大將是曹仁。

他咳嗽兩聲,朗聲說道:「江雲無道,不敬天地,不敬祖宗,不敬朝廷。今日,我荀彧誓師征伐江雲,以朝廷的名義。諸位隨我殺敵,破城者,重賞之。爾等可願意!」

「願意!願意!」

士卒齊聲大叫,聲音在陰沉的天空下顯得格外清遠,接着便是祭祀天地,荀彧親自主持,之後每人發了一碗酒,眾人齊飲之。

荀彧大聲宣讀了他所寫的檄文,羅列江雲十大罪狀,包括擅殺,不敬朝廷等等這些罪狀確實是真的,但其實也沒那麼嚴重。

夏侯淵臉色鐵青,站在一旁觀看,不由憂慮起來。主公看人一向很准,荀彧被委以重任,主持中樞,近些年來一直都如此,從來未出過大錯。

但是今天,夏侯淵自己也不能確定。程昱臉色同樣不大好看,無論他怎麼勸說,荀彧鐵了心要弄死江雲,甚至不惜動用如此極端手段。

他們兩人眼睜睜看着荀彧誓師完成,一聲令下,大隊人馬陸續離開校場,出了城門,往北而去。

江雲在許都也有眼線,這裏發生的事情,兩天後江雲便已知道,白馬城被徹底鎖死,並且執行焦土戰略。被郭嘉勸住,勸他先觀望下發展的形勢再說。

江雲也不樂意焦土,實在是太扯了,再有半個多月,麥子、水稻都可以收穫了,現在卻還是青色的,假如現在就收回來,他的損失簡直難以估量。

大軍往北剛剛出城四五里,就被人攔住。

攔住大軍前行的,只有一個人:司馬懿。

荀彧皺眉,曹仁連忙道:「令君,司馬文學在丞相身邊,如今到了這裏,恐怕丞相已有了決斷,不妨聽他說說。」

荀彧生出很不好的預感,但他已經沒辦法,大軍只會聽曹仁的命令,不會聽他的。現在他若是把曹仁殺了,大軍必然亂起來,他也不要想活。

他仰天長嘆,「好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9章 不祥的預感

68.13%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