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寶鏡

第116章 寶鏡

第116章寶鏡

糧食危機在兩個多月後引爆了。因為糧食價格上漲了一半還多。江雲拚命壓制消息,仍舊沒能阻止留言,在人群中傳播。

哪怕是再不關心外面的世界,白馬城的人口是肉眼可見的增多。為數不多的工坊、工作都已經被人塞滿,街面上出現大量無所事事的人。

江雲又組織人手開始挖掘引水渠、修整道路,甚至他還想建一個大壩,只不過工程量實在太大,所以就此作罷。但他決定建造小型水庫。

但是小型水庫地址也不好選擇,白馬境內有條金堤河,連通黃河。江雲便命人在金堤河上建一座水庫,以便蓄水、排洪。建造水庫使用了大量的人手,這才讓白馬城裡空閑的人口有了去處。

甚至,他還想修建一條運河,連通濮水與黃河,但是最窄處也有一百多里,而且還需要佔據大量耕地,工程量巨大,且風險非常大,尤其是黃河水不定時泛濫。

這樣一條運河只得作罷。

但現在龐大的工程量,雖然消化大量的人口,卻也消耗了大量的糧食。目前白馬城除了少數人之外,沒有任何人從事糧食生產。

很快,這個巨大的難題就擺在他面前。

八月中旬的時候,縣裡的糧食稅收告急。朝廷已經下令,免征今年的稅,但江雲依舊徵稅了,這些稅收用來實施大量的工程。

到了八月中,稅收已經接近用完,但仍舊有許多流民今年剛剛開墾荒地,無法自給自足,必須依靠縣衙的供應。

而縣衙卻沒那麼多的糧食。並非是江雲不努力,他已經命人設立了糧倉,豐年儲糧,災年放糧,但現在他們無法收上來糧食。

經過了解,最重要的原因是,剛剛經歷災荒,人們普遍對糧食惜售。無論縣衙糧倉出多高的價格,都不能讓他們心動。

江雲很發愁。晚飯都沒怎麼吃下,甄宓在夜裡給他做了粥,端過來,隨後坐下,道:「公子,你又發愁了。」

江雲丟下毛筆,嘆息道:「收上來糧食,怎麼能不愁。」

「為什麼不下令征糧呢?」

「不到萬不得已,我不希望使用這樣的辦法,因為這會遺禍無窮。」戰爭時當然可以使用這樣的辦法,但現在並非戰爭,使用這樣的辦法,只會讓人心惶惶。

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人心,又散了,再想凝聚,要花費遠遠超過的代價。

甄宓道:「那如果是贖買呢?」

「贖買?」江雲同樣搖搖頭,這不同樣是強買強賣嗎?不過,這倒是提醒江雲,他還可以依賴許都的糧食販子。

「你在許都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大商人?糧商也行,或者是其他人也行。我們現在可以利用的,只有玻璃了。」

「你想怎麼弄?」

「搞一個招商大會吧,你派人回許都散播消息,就說你有意出讓大量玻璃製品。現在顧不得飢餓營銷。」

甄宓的消息傳回許都,曹節最先知道,立刻把傳信的使者叫進家裡,呵斥道:「姐姐回去,怎地也不跟我說一聲?這次你回來,姐姐可有什麼消息?」

送信使者是個機靈的人,一聽曹節語氣不善,似乎在生氣。可他也弄不明白曹節跟甄宓之間的關係,於是他便含糊其辭。

「白馬城最近不怎麼好,缺糧食,甄姑娘跟公子都在努力應對。」

曹節一聽,立刻啊了一聲,要他仔細說說,使者便將白馬城的消息說給曹節。當聽到白馬城擠進去了十幾萬人時,曹節忍不住驚嘆。

「怎地有那麼多人?其他的縣令呢?東郡太守呢?」

使者道:「其他人哪有這個本事?他們也為難至極。」

「我知曉了,我也湊些糧食,到時候你順帶帶回去。」

使者眼珠子一轉,忽然道:「小姐放心,我一定會將小姐心意告知公子。」

曹節眼神羞澀,想起江雲不由有些臉紅,但還是問他最近如何。使者一一告知,臨行前,使者便把玻璃換糧食的計劃說出來,同時拿出一面巴掌大的鏡子。

「小姐請看,這是公子剛剛製作完成的鏡子,送給小姐。」

曹節拿起鏡子,這鏡子裝飾的金銀,瞧起來格外奢侈,但她什麼樣的鏡子沒見過?只有巴掌大,她有些不高興。

待接過來,瞧見鏡子里出現一個栩栩如生的人,不由徹底驚呆,啊了一聲站起來,伸手摸摸鏡子:「怎地如此清晰?」

使者不知道原理,只是把江雲誇上天,還極力言說這種鏡子的難以製作。但曹節此時哪裡還聽得進去,只顧著瞧自己身上的花容月貌。

曹節忽然道:「此物還有么,我要送給二姐一面。」

使者有些尷尬,這根本就不是江雲的意思,要不然也不會只帶這麼一面小鏡子,起碼也要有個半身鏡才是。他只帶了三面,是用來給各大商賈展示用的。

想了想他只得又掏出一面,送給曹節。曹節命人厚賞一番,這才讓他離去。

曹節立刻請求進宮,見到曹貴妃,獻寶似的獻上鏡子,道:「姐姐,這是江大郎製作出來的,特意讓我送給你的。」

曹貴妃噗嗤笑出聲,「你這個妮子,還沒嫁出去,便先胳膊肘往外拐了。他有什麼稀奇古怪的寶貝,才不會想著我,多半是你討來的吧。」

曹節嘿嘿一笑,「姐姐果然聰明。」

曹貴妃一見那鏡子,頓時驚為天人,連連驚呼,兩姐妹湊到一起,雖然那鏡子比較小,但還是讓人覺得不錯。

想想看,多少年來,女人們只能從銅鏡中模模糊糊看到自己的輪廓,突然一下變得這麼清晰,就好似瞎子陡然見到光明,怎麼看怎麼愛不釋手。

曹節離開后,獻帝也回來了,瞧見鏡子不由稀奇,詢問何處而來。曹貴妃自然不會隱瞞,將江雲的事情說了一遍。

獻帝心裡又有些意動,上次命伏完把衣帶詔送給江雲,後來卻沒了動靜,屢次詢問,伏完卻說目前還不到時機。現在江雲又回到白馬城,伏完還是沒消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6章 寶鏡

72.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