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月旦評

第13章 月旦評

第13章月旦評

其實,江雲的想法錯了。他以為這個時候,大家都講究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其實不是,這個時代最看中的,是身世,與知識並無多大關係。

朝廷中的諸多官員,也沒有任何人出身寒門。所謂寒門貴子,那是以後的說法。至少要到唐朝武則天以後,才開始出現。

管家就這麼跑過去,顛兒顛兒一說,沒人會同意。

「公子,這馬上就要夏收,家裏半大小子都頂一個勞動力,哪有人會放出來學識字?」

甄宓也嗤笑:「他們讀了書能有什麼用?」

江雲噎住,這事還真是他考慮不周,沉思片刻,便有了主意:「你去告訴他們,誰若是來讀書,一個人免半成地租。」

管家啞然:「公子,這、這這不合規矩吧。咱們家吃什麼?」

「短了誰的吃的也不能短了你的。」仔細想了想,家裏幾萬戶佃戶,這麼多人小孩子還不得好幾萬,總不能都弄過來吧。

「男女都行,先弄來五十個吧,都要靈秀一點。」

管家迷迷糊糊又出去了,腦子裏不斷想着,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男孩讀些書,可能公子有什麼事情要他們做,女孩兒能幹嘛?難道公子想那些事了?

若是江雲知道他的想法非得吐血不可。

管家辦事也算是利索,很快他就帶來了五十個孩子,他也不知道江雲究竟要幹嘛,索性要了一半男孩,一半女孩兒,一個個都是八九歲,但身材瘦弱,衣不蔽體,一看就知道生活的不怎麼好。

江雲點點頭,對着眾多小孩道:「今日把大家召集到這兒,便是要教大家讀書。從今往後,你們都是學生。也就跟其他人不一樣了。好了,先帶下去洗洗吧。」

這些孩子都太小,而且個個木訥,江雲實在不知說什麼好。命人先把他們洗乾淨,之後再換上新衣服,半天就過去了,中午吃過飯,第一堂課開始了。

甄宓十分好奇,悄悄藏在外面,看江雲如何講課。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仄,辰宿列張。」江雲講的便是《千字文》,甄宓頓時驚為天人,雙手不由死命抓住柱子,心裏跟貓兒一樣百爪撓心。

後面是什麼?這是什麼文?如此雄壯大氣,是不是公子寫的?對於江雲所說,她並未聽進去半句,滿腦子都被這四句話砸得暈暈乎乎。

好容易等到中途休息,甄宓便湊上來,把問題全都問出來。

江雲笑笑,「這也沒什麼,不過是蒙文罷了,我這裏倒是還有幾篇蒙文,你也看看,以後你也來教吧。」

甄宓道:「我哪裏能教?倒是你的蒙文我要好好瞧瞧。」她揚了揚手裏的紙張,得意洋洋向江雲示意。

江雲背着雙手,揚了揚下巴,「沒什麼不能教的,這些東西比較簡單。而且我還有其他的東西要教。」

甄宓笑着跑回屋裏,迫不及待地先把千字文找出來,通讀一遍,讚嘆不已,喃喃道:「公子還真是大才。」接着又看《聲律啟蒙》不由痴迷,竟不知不覺念出來。

到了後來,手舞足蹈,喜不自勝,迫不及待把江雲叫過來,詢問他是如何有這麼許多蒙書,江雲笑說,這都是夢中神人所授。甄宓自然不滿意,卻也說不出什麼來,只得放過。

教了幾日,江雲便有些頭大。這些兒童都是適齡兒童,按說教起來應該簡單輕鬆,實際上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他經常帶着大家讀書,他讀一句,下面的人跟一句。

這種方式按說沒什麼問題,但這些兒童實在是被殘酷的現實教訓的太慘,木訥無比。江雲在上面讀,他們在下面木然看着,不會跟讀,也不用心學習。

江雲急到嘴裏冒泡,三天學了不到四個字,就這還有人忘記。這樣下去,指望他們幫上忙那得什麼時候?

甄宓倒是給他出了點子:「孩子本性淳樸,我看不如以利益誘之。」

江雲便命人準備一些飴糖——即熬制出來的麥芽糖,直接放在講台上,誰學的好,當場獎勵。這才把小傢伙們的積極性調上來。

匆匆幾日過去,轉眼到了月末,甄宓突然找到江云:「公子,月旦評要到了,聽說這次來的是楊儒。」

楊儒,在本地也是個名流,而且做的是州中正官兒,倘若入了他的法眼,那簡直可以說一步登天。

江雲跪坐下來,喝口茶,「不過幾個腐儒湊一起,談天談地,有何樂趣?」

甄宓搖頭,「公子可以不去參加,但以公子的幾本蒙書,也能將他們都比下去。如此好的機會,錯過了可惜。」

「有什麼可惜的?一個月一次,不過是品評人物,胡天胡地罷了。若是想去,你便去好了。」江雲不屑一顧,不過猛然記起什麼,若有所思看了甄宓一眼,「好,這次我便去。你同我一起。」

這月旦評——其實就是一種品評人物的聚會,不拘男女,都能參加,但卻限制身份,唯有世家大族之人方能參與,沒有這些身份,去了也無人將你放在眼裏。

江云為何突然改了主意?之前沒注意到,方才突然記起,甄宓家人皆被袁熙殺死,便再也沒參加過此等盛會,前些時日,曹操攻下冀州,袁熙死,她才逐漸放開心結。

月旦評也是極有好處,不但能拓展人脈,也可以讓大族之間的聯繫更緊密。同時,還有相親的意味兒,平日裏,可供消遣的樂子並不多。

此次月旦評放在白馬津。

白馬津是黃河上一個渡口,過了白馬津便入了冀州,渡口繁華,附近正巧有座小山,當地人稱之月牙山,蓋山似月牙,登山可觀黃河,品評人物最佳處。

月末這一日,江雲早早起來,與甄宓兩人一起乘坐牛車,緩緩往月牙山行去。這種活動,其實核心就一個詞兒:裝逼。看誰裝的更厲害。

白馬津倒是有許多人物,聽聞主持品評的人是楊儒,附近郡縣的人也都趕了過來,最遠的連陳留郡的人都有。這些人盛裝打扮,馬車轔轔,互相招呼,呼朋引伴,絲毫看不出來,其他地方還在戰火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月旦評

8.13%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