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姐姐?

第158章 姐姐?

第158章姐姐?

昨夜雨疏風驟。

早晨兩人起身。這個時候江雲才知道,她為什麼會成為這個部族的首領。原因就在於那一面鏡子,當地的人從來沒見過鏡子,一見之下驚為天人。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離開,還是有很多事要做。山谷肯定不能繼續居住。但要想重建,有許多困難。於是江雲與甄宓商議,可以派遣人來幫助他們,包括一些泥瓦匠之類。

而且,這裡還可以成為一個貿易中轉站。雖然目前無論是東南亞、還是朝鮮半島、東瀛四島上都沒有太多人口,商品經濟更是連影子都沒,但依然可以利用他們的物產發展。

安排好這裡的諸多事情,他們終於可以啟航。也就多花了兩三天的功夫。甄宓的船藏在水灣里,倒是還可以使用。所以他們準備乘坐她的船回去。

一路很順利,很快就開進入海口。甄宓新婚燕爾,有些痴纏江雲。但在海上有太多不便。進了入海口后,江雲突然覺得腿上很痛,他撩起褲管,仔細一看差點沒嚇死。

之前他背著甄宓上山的時候,在地上跪了一下,劃破了膝蓋,這幾日一直都沒好。他絲毫沒在意。誰知道了,這個時候已經化膿。整個傷疤都變得猙獰難看。膿水順著傷口往下流。

「你必須用刀子把傷口化膿的地方全都切了。」江雲道。

甄宓被嚇壞,在她的認知里,如果遇到這樣的傷口,必死無疑。能活下來的,都是僥倖。江雲堅持讓她動手,並且給她普及了一些傷口感染髮炎的常識,假如現在不切開,再發展下去,那就需要截肢了。

甄宓更是被嚇得想哭。

「千軍萬馬你也沒那麼害怕。怎麼一個小小傷口都怕成這樣?」江雲笑道。

甄宓搖搖頭,那傷口看起來太可怕。整個傷口大約有一拃那麼長,傷口中間的位置上,都是白色的、黃色的、褐色的物質,看著噁心,大約有一個手指頭那麼寬,要切只能把這一手指那麼寬的地方全都切掉。

甄宓道:「我怕做不好,把你傷了。」

「這你放心,一般不會有問題。」

「可是會很疼。」

「可能吧。但現在必須處理,也只有如此處理,才能保證我活下來。」

但實際上江雲心裡並沒有多麼擔心。這麼個傷口,去醫院的話頂多也就是幾分鐘的事兒,處理包紮,過了十天半個月也就好了。

但他忽略了一件大事,這裡並不是現代醫院,而是東漢末年。出現這樣的傷口,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有效手段。

船至千乘,江雲交代人買了些東西,包括酒、鍋爐、以及刀子等等。他教給甄宓該如何提取酒精,以及手術過程需要注意的問題。

甄宓忐忑不安,她從來沒做過這樣的事兒。但她相信江雲,相信江雲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也不會讓她陷入難看的境地。

酒精提取用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江雲嘗了嘗,濃度應該超過了六十度,但有沒有達到醫用酒精的程度,還是很難說。

只等第二天,就可以動手。當天晚上,江雲突然發起高燒。他知道這是身體的抗體在反抗。但這可把甄宓給嚇壞,很多人就是從發燒開始,然後各種藥物均沒用,之後才一命嗚呼。

她衣不解帶地照顧江雲,整夜就坐在江雲身邊,連眼睛都沒眨。她使用冷毛巾為江雲降溫,一旦感覺沒那麼涼,立刻更換。她不放心任何人,堅持要自己動手。

天亮時,她已經困得兩隻眼皮打架,江雲的燒終於退下一點,現在他清醒了,睜開眼看見憔悴的甄宓,伸手摸上她的臉頰,「我沒事了。你可以放心了。」

甄宓搖搖頭,「你醒了就好,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做些。」

「現在不用,等你弄完,我想喝些魚湯。」

「好的。我給你燉魚湯。」

江雲道:「現在去把酒精給我拿來,你可以動手了。」

江雲用酒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並且命令甄宓把自己的手腳捆上。甄宓一一照做,之後捲起他的褲子,動手開始挖。一刀子下去,膿水就開始往外流,她迅速用布擦乾淨。

接著用刀子一直挖下去。她不時地觀察江雲的表情,雖然他在昏迷中,但也經常皺眉,偏偏他的手腳不能動彈,所以掙扎的愈發厲害。

甄宓心中苦痛,手上卻不減慢,咬牙堅持,直剜到見了血紅的肉芽,流出鮮血,這才作罷。之後又用酒精擦拭,江雲痛得拚命搖頭,嘴裡含糊不清,差點掙脫手腳束縛。

挖完后,甄宓手腳發軟,命人把東西端出去,細心照顧江雲。

下午江雲醒了,睜眼便問:「怎麼樣,處理好了嗎?」

「好了。」

「辛苦你了。要不是你,這條命就真交代在這兒了。」

事情果然如江雲所說的那樣,江雲的燒很快就退下去了。江雲畢竟不是普通人,從小不知打了多少抗生素,這麼一點小傷確實要不了他的命。

又休養了幾日,身子漸漸好了。但腿上卻還沒好透。抵達白馬城時,江雲已經能走路,只不過還沒那麼利索。

江雲早就派人告知了曹節他即將要回來。曹節早早帶著人迎接。見江雲腿上有傷,忍不住落淚。江雲笑著解釋一番,這才算是遮掩過去。

曹節見到甄宓,倒是有點尷尬,低聲叫道:「姐姐。」

甄宓道:「可不能這麼叫,日後我得叫你姐姐。」

曹節詫異,江雲也不好解釋,倒是甄宓大大方方,說自己已經跟江雲結婚,甘願做小。曹節神色複雜,也不知說什麼才好。

江雲打圓場,「快些回去,這裡人來人往,耽誤事。好久沒吃家裡的飯菜了。」

曹節上前攙扶江雲。

回到家中,大宴賓客。同時也將那些犧牲的侍衛埋進了陵園,找不到屍體的,就做了衣冠冢。休息了好幾日,這才緩了過來。

眼前大家還是和和睦睦的,但曹節跟甄宓之間,總像是隔了些什麼,讓江雲很煩惱。但這種事情,他也沒有立場去勸,只好隨波逐流,看看再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8章 姐姐?

69.91%
目錄
共2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