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誤認曹操為爹

第1章 誤認曹操為爹

第1章誤認曹操為爹

東漢末,漢獻帝建安五年。

即公元200年。

這年正月,許昌宮廷之中,爆發了「衣帶詔」事件,曹操殺國舅,縊貴妃,夷滅八百餘人。

二月,袁紹趁機以奉「衣帶詔」為由,起青、翼、並、幽四州之兵,共七十萬眾,征伐許昌。

曹操率軍二十萬拒敵。

官渡之戰,正式打響!

現在已是九月,雙方屯兵於官渡,以黃河為界,形成南北對峙之勢,已經僵持兩月有餘。

三十裡外,白馬城城郊。

一座靜謐優雅的庭院中,假山流水環繞,樹木盆栽錯落有致,楓葉紅,菊花香,在這亂世之中,恍若一處世外桃源。

「明日,老爹就到家了吧。」

江雲悠閑的躺在搖椅上,懶洋洋的曬著太陽,心中卻是唏噓不已。

十二年!

他自二十一世紀,穿越到東漢以來,整整十二年了,竟然還從未見過自己的那位便宜老爹。

一面也沒見過!

因為他穿越來時,這具身體五歲,聽他母親說,自己的那個便宜老爹,在他三歲時,就去了蜀地當官……

不曾想,一去就是十五年!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相隔萬里,路途艱險,交通極為不便,所以這十五年來,老爹竟然一次都沒有回來過。

期間雖有書信往來,但對於老爹,江雲的確一丁點印象都沒有!

而她的母親,也在三年前一病辭世。

幸運的是,這是個官宦世家,家境殷實,即便一輩子不務正業,江雲也不會為吃喝發愁。

然而,就在一個月前,江雲突然接到老爹的來信,說他要衣錦還鄉了,算算日子,估計明天到達。

而且,信中特別提到:

「我可憐的兒啊,這麼多年來,你竟然沒有體會過父愛……不過,老爹在外為官十五載,賺了整整三十箱子金銀珠寶,全都是留給你的。」

秋高氣爽,陽光明媚。

思緒紛飛間,江雲輕輕一笑,心情格外的好。

「嘖嘖,我這個便宜老爹,還真是為我著想啊,有了那三十箱金銀珠寶,下半輩子可以隨便揮霍了。」

這時,一名身披甲胄的將官,滿頭大汗,風塵僕僕的闖入園中。

「賢弟,你果然料事如神。」

「快給我來一碗水喝。」

來人名叫姜鵬,是江雲的堂兄,現在擔任曹操帳下的運糧官。

「我料中了什麼?」

江雲淡淡一笑,吩咐僕人,為他送來一壺茶水。

提起茶壺,江鵬咕嚕咕嚕灌水:「當日,我奉命前往許昌運糧,順道來探望你時,你不是說許昌無糧么?」

「還真沒有,一粒都沒有!」

當時江鵬還完全不信,前方二十萬大軍整戈待戰,若是沒有糧食,這場仗還怎麼打?

「果真斷糧了么?」

江雲心中思忖:「看來歷史的軌跡,並未發生變化。」

熟讀三國的他,自然很清楚,這個時間點曹軍將斷糧,之所以向姜鵬說出猜想,就是為了驗證歷史。

江鵬忽然道:「賢弟,你說曹丞相知道許昌無糧了么?」

「應該知道。」

江雲喝了口茶。

曹操乃是運籌帷幄之人,心思何其縝密,後方有無糧草,這等大事,他豈會不知?

「那他還叫我運糧?」

江鵬頓時瞪大眼睛。

「當然要命你繼續運糧,這是做給將士們看的,穩定軍心。」

江雲道出了其中關節。

「賢弟所言有理。」

思考片刻,江鵬點了點頭。

隨即,卻眉頭緊皺:「假運糧……雖然可以安定軍心一時,但軍中斷糧乃是大事,說到底,這事還是沒解決啊。」

「我倒是有一計,可解曹軍斷糧的燃眉之急。」

江雲淡然一笑。

「賢弟有何計策?」

江鵬臉色激動。

江雲呷了口茶,卻是笑而不語。

見此,江鵬倒是冷靜下來,沒再繼續追問。

他一個小小的運糧官,位卑言輕,平日里,連曹丞相的面都見不到,知道計策也無用。

休息片刻。

「賢弟保重,我先回營復命去了,改日再來與你一醉方休。」

說罷,江鵬起身就走。

卻在這時,江雲突然叫住了他:「二哥若想活命,萬萬不可再回曹營。」

「這是為何?」

江鵬滿臉疑惑。

「曹操絕不會當眾承認許昌無糧食的,他只會追究你運糧誤事之責,必定要借你人頭,安穩軍心。」

江雲耐心解釋。

江鵬是他堂兄,而且二人關係不錯,江雲不願見他糊裡糊塗送了性命。

「賢弟多慮了。」

江鵬騎上馬,哈哈一笑:「丞相素來關愛將士,絕對不會讓我背黑鍋的,賢弟保重。」

「希望如此吧。」

望著他率領一隊運糧兵揚長而去,捲起一路灰塵,江雲只好搖了搖頭。

官渡,曹軍軍營。

黃昏時分。

江鵬剛剛回到營地,就被傳令兵叫去了中軍大帳,向曹操如實稟報了許昌無糧的情況。

喝退眾人,曹操冷漠的瞥了一眼運糧官。

「我想問你借一物,望你千萬不要吝嗇。」

想到堂弟所言,江鵬頓時一驚,顫聲道:「丞相要借何物?」

「借你人頭一用。」

撲通跪在地上,江鵬慌忙哀求:「丞相饒命,屬下一向盡忠職守,丞相明鑒啊。」

曹操嘆了口氣,眼中狠色不改。

「我亦知你盡職盡責,放心去吧。」

「汝妻子吾自養之。」

未聽江雲勸告,江鵬後悔莫及。

但他並非愚蠢之人,靈機一動,急忙大呼:「丞相且慢,我知一人,可以徹底解決軍中斷糧之事。」

「是么,誰有如此本事?」

曹操狐疑的審視他一眼。

雖有此問,但他並不相信。

在他帳下,謀士何止百人,郭嘉、荀彧哪一個不是謀國大才,軍中斷糧,為何誰都束手無策?

原因無他,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即將斷糧,這是事實,誰也不可能憑空變出糧食來,要不然他何須用一運糧官的人頭,暫時安定軍心?

「是我堂弟。」

「江雲,字子義。」

江鵬冷汗涔涔,急忙回答。

見一線生機繫於江雲身上,江鵬那還不得把他往天上吹,添油加醋,急忙將江雲說過的話,誇大的全盤托出。

簡直把江雲吹成了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人。

曹操暗暗驚詫。

許昌無糧,這是何等機密之事?

除了他與鎮守許都的荀彧之外,無人知曉。

想不到運糧官的一個堂弟,竟能推斷出來,而且還斷言自己會殺他堂兄,穩定軍心。

「此人不簡單吶。」

「江雲,江子義?」

他默念一遍這個名字:「說不定此人真有良策,可破我軍中斷糧之困局。」

曹操微微動容,雖然依舊沒有抱有多大希望,但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不得不嘗試。

因為這場戰爭,他輸不起!

「江子義現在何處,帶我去見他。」

「稟丞相,我堂弟住在白馬城城郊,距離此地三十餘里,現在天色已晚,還是明日去吧。」

江鵬擦了一把冷汗。

翌日,秋高氣爽。

江雲領著幾個僕人,早早的就在府門前等候,老爹在外多年,如今帶著三十箱財寶歸來,該有的禮儀和孝道還是要盡到。

千等萬等,正午時分,終於來了一隊人馬。

江雲仔細打量眾人。

只見為首之人,身高約莫七尺,細眼長髯,相貌儒雅,眉宇間卻帶著一絲不怒自威的霸氣。

一看就是為官多年之人。

想必這位就是正主。

在他身後,緊緊跟隨著一文一武。

文士眼神深邃,一副病懨懨的猥瑣樣,一看就知,貪官身邊的狗頭軍師。

而那個五大三粗的武夫,虎背熊腰,手握長劍,壯實如牛,顯然是老爹手下的馬仔。

雖然這聲爹叫出口有些難為情,但該面對的,終究還是要面對。

江雲深吸一口氣,拱手作揖。

「孩兒拜見爹!」

迎面走來,正要開口說話的曹操,一個踉蹌,直接差點跌倒在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誤認曹操為爹

0.63%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