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獻書

第22章 獻書

第22章獻書

江雲絲毫不知,當他興沖衝來了楊儒家裏,接到的卻是一封令他心碎至極的信——永別信。

這個年代,一次離別,可能就是永別。

他呆若木雞地拿着信,五味陳雜。活了兩世,以為心已經練得足夠強大,然而,那是因為情未到深處,到了這個時候,心中痛苦無以言說。

江雲咬牙,「我這就去許都。」

楊儒攔住他:「你去許都做什麼?」

江雲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我去把她搶過來。」

楊儒呵呵冷笑,跪坐在江雲面前,「你與玉丫頭的婚事,主要問題是你們的家世相差太遠。你可知玉丫頭她爹是誰?」

江雲搖搖頭,其實這事他從來沒放心上,從後世帶過來的思維,到現在還沒完全轉變過來,他以為只要自己展現出過人的才華、超人的能力,就能隨意婚娶自由。

只能說他想得太多。

世家大族才是這個時代的主導力量。一個士族,如果娶了非士族,有可能讓整個家族蒙羞。更何況,江雲連個士族也算不上,頂多只能算是地主。

像他們這樣的士族,是處在鄙視鏈的最底端,根本就上不了枱面。曹節作為最頂級的家族女兒,怎麼可能會嫁給他?

「縱然丞相願意,可是曹家也不會願意。你去了許都,也不過是自取其辱,能有何益?你做的事,已經觸怒了許夫人,難道你還要一錯再錯,徹底忤逆許夫人,那樣你們的日子能過好嗎?

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倘若你真是想要娶了玉丫頭,那就拿出來你的本事,拼一個錦繡前程,到時候若是許夫人不同意,老夫親自跟她分說。

你好好想想吧。」

江雲還是剛剛才知道,曹節居然是曹操的女兒,聽到這個消息他自然大打吃驚。

楊儒的話,更是讓他無地自容,但他擔心一件事:出師未捷身先死。萬一他在這兒努力,結果曹節被迫嫁人了,那又如何是好。

楊儒多年人情磨礪,哪裏看不出來江雲的猶豫,開口道:「你現在就算去了許都,許夫人也不會聽你說話。倒是不如把這麼點時間節省下來,奮發向上,倘若真的事不可為,我相信玉丫頭也會給你一個交代。」

江雲猶豫半晌,最後咬牙道:「多謝先生,聽先生一席話,茅塞頓開。小子這就回去。」

楊儒說的很對,他現在去許都,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

盧秀昨晚就知道曹節回去,踟躕半夜,終於下定決心。把老二盧毓叫過來,兩兄弟對面跪坐,盧秀開口:「三弟,我有個想法,不知你意下如何。」

「大哥請說,如今盧家也就剩下你我二人。」

盧秀長長嘆息,沉默片刻才開口,「今天下混亂,我們必須得有所依仗。不如二弟先說說看,看好哪一個?」

說白了就是站隊,不站隊能行嗎?他們兩個又不是盧植,可以憑藉碩大名氣,在各個諸侯之間遊刃有餘。他們若是站錯了隊,迎接他們的只能是屠刀。

「曹操佔據北方,距離大一統,也只有少數幾步。孫權佔據江東,劉表廣有荊州,袁術佔據淮南,劉璋據川蜀,張魯居漢中,馬騰居西涼。

袁術色厲膽薄,袁紹新敗,孫權偏安一隅,劉表昏暗不堪,張魯無進取之心,馬騰野蠻未開化。觀天下英雄,也只有曹操堪堪一觀。」

盧毓也不是死讀書之人,對於這幾個當下有名的反賊頭子,一一點評。實際上他的選擇已經很明顯——就是曹操。

盧秀也是這麼個意思,笑道:「英雄所見略同。只是咱們想要依仗曹操,卻也不是那麼容易。」

事情很簡單,如今曹操勢大,又佔據着大義名分,想要投靠的人不知凡幾,他們就算是投靠,也不過是無關輕重,如果是他們的爹,那分量自然不同。

思來想去,盧毓也沒什麼眉目。反倒是把腦子裏攪得一片迷糊,心思也煩了。恰巧這時外面下起了雨,嘩嘩拉拉,不一會兒的功夫就下得頗大。

盧秀笑道:「我準備把父親的遺著交給丞相。」

盧毓腦子急轉,很快就想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盧植晚年沒什麼事兒,就在家裏著書立說,他把儒家的那一套東西全部整理一遍,使得更加符合集權需求。不過,他死得很着急,所以書還沒寫完。

可是這一半,也是了不得成就,拿出來足以嚇死人。

還有另外一層:盧秀把書獻上去,這是給曹操一個信號,盧家的學問都獻上去了,那麼以後盧家子弟也會效忠丞相的。

曹操早有不臣之心,他不敢稱帝,是因為麻煩眾多,就連他自己的陣營中,也有許多人仍舊效忠漢室。更別提,在西南還有個大耳賊,立着匡扶漢室的大旗,招兵買馬。

他若是敢稱帝,估計有很多中間勢力立刻就會倒向劉備,甚至孫權。

在這樣的情況下,儘力爭取士族,就是曹操的大政方針。盧秀這一手,並不在他們的投靠,而是盧植的學問已經歸屬曹操所有,那些門人子弟、莘莘學子,自然而然就會聚攏過來。

盧毓也沒有別的辦法,而且投靠丞相還有個好處,可以說自己效忠王室,跟丞相關係不大。所以,原則上他也同意這麼干。

過了幾日,曹操果然來了,一進門就哈哈大笑,拉着楊儒的手,「先生真是好對策,改成自由租佃,人數多了好幾倍,接下來的,我準備推向全國。先生真是謀國之言。」

楊儒哪敢自己專享,立刻說明情況。當曹操聽說是江雲獻策的時候,心中驚訝萬分,之前只是覺得這傢伙稀奇古怪,有大用,卻沒發現他居然還能有這樣的見識。

如果江雲知道他的想法,一定會說那是自然的,歷史這東西,成千上萬人研究,他是直接竊取他們的成果。那是這個時代的人所能比擬的?

「此子果然神奇,既然是這樣,那就得好好賞他。」

兩人進了正屋裏跪坐,二盧陪着,說了一會兒話,盧秀突然道:「丞相,盧某有事稟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獻書

13.7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