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被發現了

第26章 被發現了

第26章被發現了

曹貴妃的車駕很大,除了儀仗外,還有三千軍馬護送,綿延幾里地。秋雨讓他們狼狽不堪,旗子被雨水打濕,無精打采地裹住旗杆。

整個隊伍都顯得無力。但秋雨也讓士兵們的鎧甲更加鮮亮,三千護衛軍馬,其中兩千步兵,一千騎兵,殺氣騰騰,氣勢洶洶。

江雲隨著楊儒,出城二十里迎接。跟著迎接的有世家大族子弟,也有星斗小民。從早上天剛亮開始,一直到快中午,才終於見到曹貴妃。

準確地說,他們並沒有見到曹貴妃,出面的是丁夫人——也就是曹貴妃的生母。長長的儀仗過去,曹貴妃的馬車映入江雲眼帘,雖然江雲距離的比較遠,但他還是從掀起的帘子后,看到了曹節那張臉,他不由笑出聲來。

曹貴妃如何安排,不由江雲操心,實際上他也沒心情招待曹貴妃,一顆心都被曹節勾走。自從看到她,這麼多日子以來的思念,澎湃爆發,就像是蓄滿河水的堤壩,被人挖開一個小口子。

洪水爆發,擋也擋不住。

第二日江雲得帶著曹貴妃參觀龍骨廟。楊儒主導,江雲只是一個講解員。唯一的好處是,終於見到了曹節。

曹節瘦了許多,臉頰都有些凹陷,可把江雲心疼壞了。曹節見到江雲的時候,眼睛里是掩飾不住地雀躍,眉眼都展開,笑意從嘴角溢出來。

她扶著曹貴妃,不緊不慢走過來。楊儒帶著人行禮,等江雲抬起頭,她沖著他眨眨眼。

江雲心中瞬間熨帖,比吃了棗花蜜還甜。

「咳咳,楊先生,現在就開始吧,娘娘不能多留,還要去為大漢,為陛下祈福。」

江雲這才注意到,說話的人是盧秀。作為易博士,他確實有資格跟隨。楊儒點點頭,說這都是江公子發現建造,所以還需要江公子帶頭參觀。

曹貴妃雍容華貴,戴著冕琉,她似乎知道江雲,上下打量一遍,笑道:「你就是江雲?」

江雲點點頭,連忙稱是。曹貴妃道:「早就聽人提起過你,千字文、龍文鞭影、聲律啟蒙都是你寫的吧?看著不錯,可是其中還有許多東西沒弄懂,日後還要江公子多多指點。」

江雲暗暗叫苦,他知道曹貴妃不懂的是什麼,不就是其中的典故嗎?很多典故都是沒發生的事,如何能解釋?不過這事不能認,只好回答:「聽憑貴妃吩咐。」

「那就帶著我們看看吧。」

曹節眼睛彎成一彎新月,看著江雲。

江雲精神抖擻,這些詞兒早就在心中醞釀多少遍,帶著一行人進入龍骨廟,妙語連珠,滔滔不絕,都沒給盧秀插嘴的機會。

參觀完畢,曹貴妃便帶著曹節、丁夫人到廟中祈福,江雲他們得退下。

江雲正有些可惜,也沒撈著機會跟曹節單獨說兩句,忽然來了一個小丫鬟把他拉到一旁。

「桃子?你沒事吧。」江雲又驚又喜,還以為桃子會被打出來個好歹,誰知道她居然什麼事都沒有,連呼幸運。

桃子笑笑:「婢子賤命,被主人家打了,也不礙事,勞煩公子掛心。我家小姐說,月夜三更,龍骨廟中等著你。」

江雲大喜,急忙道謝,解下腰間玉佩,塞給桃子,「有勞桃子,拿著,換點東西。」

江雲建造的龍骨廟,所以這裡有什麼名堂他最清楚。當天夜裡,趁著人不備,悄悄溜入龍骨廟,藏在龍骨後面,夜半時分,忽然聽到動靜,江雲露出腦袋一看,不是曹節還能是誰?

一燈如豆,佳人如玉,兩人多時未見,乍見之下,猶如乾柴烈火,江雲抱住曹節,柔聲道:「玉兒。」

曹節渾身發抖,顫聲道:「哥哥。」

兩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一時間思念如水,纏綿溫存。

卻說兩人你儂我儂,不妨有人早在旁邊窺見。這人是誰呢?不是別人,正是盧秀。

盧秀隨著曹貴妃一起來到這兒,掌管禮儀,入夜後,他卻不能留後面,思索白天江雲與曹節見面時情景,只覺得心痛如割,睡不著覺,披衣而起,聽階前細雨,點滴梧桐。

突然瞧見有個身影悄悄往龍骨廟方向而去,頓時起了好奇之心,跟著那個身影,到了龍骨廟才發現是曹節,氣得吐血,頓時忍不住,從黑暗中跳出去。

江雲與曹節兩人正在喁喁細談,陡然出現一個人影,都是嚇了一跳。

盧秀怒目而視,「好哇,你們兩個,不守規矩!瞧我不告訴貴妃!」

「站住!」曹節又驚又怒,出聲攔住,可是之後她也不知說什麼好,思索片刻,只得低聲道:「盧家哥哥,求你不要告訴姐姐,大不了回家我就求父親給你陞官兒。」

盧秀怒道:「盧某陞官與否,看自己本事,哪裡需要靠一個女人。」

曹節苦苦哀求,但盧秀就是不為所動。

江雲冷哼,拉過來曹節,柔聲安撫,道:「過來吧,讓他去告狀吧,反正他也是幸進小人,陞官不就是靠著這個嘛?」

「你胡說!」盧秀都快氣瘋了,紅著眼睛罵道:「你身為江家長房,不思發揚江家,反倒是勾引閨秀,做下此等喪盡天良之事,你居然還有臉罵我幸進小人!說不定你就是想靠著玉丫頭,一步登天!」

江雲呵呵發笑,道:「盧公子,聽說你給丞相獻上幾本書,所以就做了易博士。不知此言對否?」

盧秀差點吐血,這是實實在在的事實,他根本就不能反駁,指著江云:「你你你你……」

江雲厲聲喝道:「盧公子,你幸進也就罷了,可你半夜偷偷摸摸到龍骨廟中,究竟所為何事?難道你不知道,貴妃在此地就寢嗎?」

盧秀腦袋嗡地一聲便響起來,好似開了個水陸道場,一時間什麼聲音都有。他嘴唇發紫,哆嗦著指著江雲,連個聲音都發不出來。

盧秀又羞又惱,可是正如江雲所說,這裡是貴妃就寢之地,他摸過來,這算怎麼回事?真的要捅出去,那可是天大丑聞,雖然這種醜聞其實挺多,但萬萬不能放在他身上。

因此,他只能狼狽逃離現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被發現了

16.2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