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爹,我的三十箱財寶呢?

第2章 爹,我的三十箱財寶呢?

第2章爹,我的三十箱財寶呢?

懵逼樹上懵逼果,懵逼樹下你和我。

懵逼的曹操與懵逼的郭嘉對視一眼。

好傢夥!

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啊,哪有見人就叫爹的?

許諸則是一臉疑惑的扣扣腦袋,這位......主公在外面的私生子?

但曹操與郭嘉都是精明之人,想到這位丰神如玉的年輕公子候在府門前,似乎是在等人,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不用說,認錯爹了!

曹操狐疑的打量一眼這個年輕人。

他一門心思都在如何解決斷糧的問題上,此次來訪,本就是為了求問良策。

所以讓江鵬指了路,遠遠的又命人將他壓回軍營,以免江雲感覺這是威脅。

那隊負責保衛安全的軍士,自然也是布衣打扮,避免暴露身份,迎來刺客。

對待人才,曹操素來尊敬有加。

當然,如果這小子有計謀卻死活不肯說,緊要關頭,那也休怪他曹孟德不當人。

見他認錯了爹。

曹操當下心思一動,立刻就承認了這層關係,還笑呵呵的為他介紹起人來。

「這位是老郭,你爹身邊的智士,那個是老許,你爹的得力幹將。」

郭嘉眼珠子瞪得差點掉出來。

曹孟德真他娘會玩,我郭奉孝服了,三言兩語就忽悠出一個兒子來。

許諸則是憨憨一笑,信以為真,連忙拱手:「見過公子。」

「進門吧。」

江雲淡淡道。

言罷,他走在前方帶路,曹操主臣三人緊隨其後。

路過庭院時,一陣秋風吹來。

「啊!」

忽然一聲痛呼,曹操抱住腦袋,幾乎站立不穩,就要栽倒在地上。

「爹,你這是?」

江雲轉過身來,急忙將他扶住。

郭嘉與許諸頓時慌了神。

自家主公一直患有頭風病,時不時就會發作,只是這一趟出來可沒有帶軍醫隨行,這可如何是好?

「不礙事。」

曹操忍著痛擺了擺手道:「老毛病了,休息一會兒就好。」

聞言,江雲心中一陣感動。

在與老爹的書信中,他可從未提到過這頭痛病,肯定是怕自己擔心吧。

可憐天下父母心。

感慨萬分,江雲回過頭來,瞪了一眼郭嘉、許諸。

「傻愣著幹啥,還不給我爹搬把椅子來,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屬下是怎麼當的。」

郭嘉一陣臉黑。

想我郭奉孝,堂堂曹軍帳中第一謀士,即便主公對我也是客客氣氣的,讓你一個小毛孩吆五喝六?

不過他沒還嘴,而是急忙上前,幫忙攙扶。

許諸則是屁顛屁顛的,連忙將那把搖椅一手舉了過來。

曹操躺在搖椅上,一手捂著額頭,一手抓著椅子,臉上滲出了一層冷汗,表情極為痛苦。

「爹,你把手伸出來,我給你把個脈。」

江雲語氣關切。

接著,又沖郭嘉、許諸二人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還不給本少爺搬根凳子來,沒點眼力見。」

郭嘉一向體弱,氣得差點咳嗽,轉頭瞥了一眼許諸。

許諸咂咂嘴,為什麼干雜活的總是我?又飛快的搬來一條凳子。

「你......我兒還懂醫術?」

曹操有些驚訝,目光將信將疑。

「伸手!」

江雲坐在曹操旁邊,並不廢話。

多少年了,曹操這還是第一次被人凶,不過心中卻莫名的暖洋洋,乖乖伸出了手去。

江雲靜心凝神,為他切脈。

片刻之後,江雲鬆開手指,對他的病情已經瞭然於胸。

「我這病如何?」

曹操忍痛問道,心中卻並未抱有多大希望。

這些年來,為了治療頭風病,他請了不少名醫,但都束手無策。眼前這誤認的兒子,就算知曉醫術,但看他年紀輕輕,醫術造詣能高過宮廷御醫?

「目前無法根治。」

江雲嘆了口氣。

要想根治這病,得刨開腦瓜做手術,不過很可惜,系統現在還沒有獎勵他這門技術。

曹操聞言,不免露出一絲失望之色。

不料,江雲卻接著道:「不過爹無須擔心,我這裡有一味自製的秘葯,發病時可以很快止住頭痛。」

他手伸入袖子中,憑空一掏,便從系統空間中取出一個藥瓶,裡面裝滿了紅藍相間的膠囊。

「這是何葯?」

接過幾粒藥丸,曹操滿臉疑惑,這些年他吃過的葯不少,但如這般形狀的,卻是從未見過。

「獨家秘制,吃吧,一次性五粒。」

二十一世紀的止痛藥,系統獎勵,解釋不清,江雲也懶得解釋。

曹操忍著如針扎一般的劇痛,不斷地盯著藥丸瞧,就是不肯放入嘴中。

郭嘉瞥一眼許諸,眼神示意。

許諸咂咂嘴,一時間上哪裡找人試藥去?

他心一橫:「我來。」

江雲一陣無語,心中不由得吐槽:「扭扭捏捏的,像個大娘們,我這老爹也太怕死了吧,連兒子也防?」

「我兒豈會害我?」

這時,腦痛欲裂的曹操突然止住許諸,混著茶水,一口氣將五顆膠囊全部吞了下去。

郭嘉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許諸則是虎目瞪圓,暗自握刀,若是曹操有個三長兩短,莫說你是公子,就是他許諸的親爹,他也要砍。

江雲呷了口茶,臉色淡然,心道:「沒想到,這兩人對我爹還挺忠心的。」

不久后。

腦中劇痛悄然散去,曹操長出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抹驚喜之色。

「這藥丸,真神葯也!」

他拿著那藥瓶,反覆翻看,滿眼的驚喜。

這小小的膠囊,讓曹操看到了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

他再打量一眼江雲,不禁有幾分期待起來,說不定此子真有良策,可解我軍糧草之急。

「子義,你說這三十裡外,誰更有希望啊?」

曹操聊家常話一般,將話題往官渡之戰上扯。

「曹操必勝,袁紹必敗。」

江雲隨口回了一句。

聞言,曹操頓時打了個哆嗦,只覺得渾身如同被電流擊中一般。

郭嘉、許諸二人對視一眼,同樣神色振奮。

「袁紹兵多將廣,糧草充足,我覺得曹操機會不大。」

影帝曹老闆上線。

江雲隨口道:「袁紹色厲膽薄,好謀而寡斷,干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難成大事。而曹操為人才是舉,知人而善用,乃治世之能臣,亂世之梟雄,此戰必勝。」

曹操又看一眼江雲,目光灼灼。

評論袁紹的話,與他當日煮酒論英雄時如出一轍,想不到這年輕人也有這般眼界。

與他曹孟德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而那句治世之能臣,亂世之梟雄,更是讓他露出一抹自得的笑容。

雖說引用了許劭的評語,但誰都喜歡聽馬屁不是,他曹孟德也不例外,更何況這句話還如此的氣勢磅礴。

一時間,曹操臉上多出幾分喜悅,不動聲色的,又將話題引到糧草上。

「不瞞我兒,為父這次繞道許昌,知道了一個大秘密,許昌無糧了,你說曹操怎麼贏?」

「爹,你不會想押寶袁紹吧?」

江雲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在這個時代,世家與軍閥綁在一起,那是常事,故而他才有此一問。

「曹操即將深陷困局,難道還押寶曹操不成?」曹操順著他的話說道。

江雲一聽,頓時就不淡定了,立馬想到那三十箱金銀珠寶,若是老爹押寶袁紹,豈不是要竹籃打水一場空。

「爹,那三十箱金銀珠寶呢?」

「怎麼不見人抬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爹,我的三十箱財寶呢?

1.2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