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來自幾百年前的法令

第30章 來自幾百年前的法令

第30章來自幾百年前的法令

有好多生意都可以做,但江雲在這兒這麼長時間,越發覺得,生意完全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糧食。拿現在局勢來說,全國上下不過三四千萬人口。

市場還被切割的亂七八糟,到處都是在爭地盤,有貨你也賣不出去。更不用說,現在還處在人少地多的階段,但凡有點自由的人,都會選擇自己種。

所以,搞來搞去,一沒市場,二沒勞力,其他都是白扯。

思來想去,唯有糧食。

不提江雲思考,盧秀在那邊當了二五仔,見到江雲被抓,正高興萬分,哪裡知道忽然又放了出來,氣得吐血,思前想後,也不知該怎麼辦。

江雲就是個普通百姓,又不在朝為官,誰能奈何得了他。

盧毓道:「兄長,何故如此難過?」

盧秀不好意思說出口,但是他也實在苦惱,面對弟弟還是把事情簡略敘說一遍。盧毓聽完呵呵冷笑,「此事易耳,江雲在旁邊白雲山日夜煅燒,毀壞樹木,不知凡幾,兄長想要治他的罪,豈不是輕而易舉?」

盧秀一拍額頭,哈哈大笑:「險些忘記了。」當下立刻去了白馬城,尋了縣令,三言兩語一說,那縣令拍著胸脯,大言不慚說管教江雲有來無回。

這裡面究竟有什麼事兒呢?

其實就是鹽鐵專營令,管子曾說:「官山海。」也就是山海由國家專營。山海能有什麼產出?在當時可不就是鹽鐵嘛?武帝時期,下令官山海,以後也大約照此辦理。

不過這玩意不好說,當初明令的是,山海的一切產出,都歸皇帝所有。江雲在白雲山燒石頭,理論上也是國有資產,只不過,從來沒人想過石頭能有什麼用,至於樹木、鳥蟲,國家大多都不管。

但是只要認真起來,那就必然是有說法的。連山上砍柴,都可能觸犯法令,更何況大規模採石燒石。

可惜江雲一無所知,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怎麼樣,東郡郡守乃是盧植的學生,說起來跟盧家還有些親戚關係,一個小小縣令,自然是聽郡守的。

這縣令名叫陳唐,得了盧秀託詞,也沒多想,隨便派了幾個人,就把江雲拘來。江雲也是倒霉,就沒過安生日子,陳唐道:「你也是讀書人,該給你些體面,來呀,賜座。」

江雲莫名其妙,在家裡好好的正準備大幹一場,被叫到縣衙里來。自從穿越,他還從來沒來過縣衙,畢竟這個時候的縣衙,權利真是小的不能再小。

東郡屬於司隸校尉管轄,有點類似於大明時期的南北直隸,而東郡東邊,又屬於東平國,是個郡國。所以白馬的縣令可謂是小之又小,啥事都管不了。

「縣尊,您這把我拘來,到底什麼事兒?」

陳唐嘿嘿冷笑,「世宗武皇帝曾有詔令,山海一切產出,皆歸國所有,你擅自在山上煅燒,不顧國家法度,你有什麼說的?」

江雲旁敲側擊詢問半晌,方才知道世宗武皇帝是誰,搞了半天是漢武帝,這都過去好幾百年,他老人家的法令你拿出來說事,而且,現在東漢都快亡了。

等他搞明白這個法令究竟是什麼玩意,真快吐血而亡了。這都什麼事啊,他黑著臉,看著縣令:「縣尊,明人不說暗話,你想怎麼辦,那你就說。」

「這好辦,你把工坊交給我,其他的事就沒了。」

這傢伙也不是個好東西,想要兩頭通吃,吃完原告吃被告,打的一手好算盤。

「縣尊容稟,我不過是燒幾塊石頭而已,能有什麼事,真有朝廷法令,我自當遵守,可是白雲山上砍柴打獵的人如此之多,也不見縣尊下令,怎地專門找我?難道縣尊以為我是好欺負的?

我們江家在這裡繁衍生息百十年,也從未聽過此等事!」

陳唐冷笑兩聲:「當真不從?」

「嘿嘿,讓我從了也行,你把朝廷法度拿出來。」

「好,那請你回去吧。」

江雲納悶,這傢伙能有這麼好說話?不過人家讓走,他便走了,回了家,越想越是不對,這傢伙大張旗鼓地把自己弄過去,結果輕輕落下,難道還有什麼后招?

管家一聽直拍大腿,「哎呀,公子,你可是上了大當了。縣尊這是故意尋你晦氣。」

原來,每年的八九月,都要核查戶口,江雲這個時候被叫過去,肯定是陳唐已經琢磨好的。哪有人隨便就放棄自己的產業的,所以陳唐必然已經料到此事,但還是叫過去,這裡就有很大問題。

審查戶口,其實算不的什麼大事。主要依靠大家自覺前去申報,然後胥吏前去核實。漢代租稅制度也比較坑,一般勞役、賦稅都要交,人丁稅更是繁重。

比如,從三歲到十五歲,每人繳納二十三個銅子兒,以為天子之用。十五歲開始,每年繳納一百二十銅子兒,以治車馬兵卒。

田賦倒是輕的很,一般十五稅一,或者三十稅一,哪怕是曹操掌控北方,也沒大改動田賦。

所有這一切都需要依賴戶籍,編戶齊民嘛。但是大戶人家許多僕役,這怎麼搞呢?一般來說也不統計,大戶人家過去隨便搞個數字,也就差不多了,至於那些佃戶,大都依賴大戶人家庇護。

否則,他們哪裡能承受如此之重的賦稅?

這就是逃戶。

江家好歹是個世家,隱戶也不少。往常就是隨便統計下,反正也不交稅。老管家聽江雲說了,立刻就想到這裡,「公子,陳縣尊若是在戶籍上動動手腳,咱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

也不能不怪管家膽小,而是此時對戶籍管理的十分嚴格,不能隨便遷移,若是有隱匿逃戶,主家也要受到懲罰。如果嚴格按照律例行事,江雲就算是不死也脫層皮。

江雲這才知道這裡的坑,驚嘆道:「奶奶的,老子誰也沒招惹,怎麼就找到我頭上來了?」

「公子,怕不是得罪了什麼人吧?要不,我去找縣尊說說去?」

江雲思索片刻,道:「也好,拿幾塊葯玉過去。該送點禮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來自幾百年前的法令

18.7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