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情債難解

第35章 情債難解

第35章情債難解

陳唐尚且不知道江雲入城,因為他已經嚇得快尿褲子。

得知司隸校尉府里沒有姓江的功曹,陳唐膽子也就大起來,把曹操拖到正堂審問,「你可知罪?」

曹操冷冷發笑,「真是沒想到,爾等居然如此做縣令!」

陳唐冷笑連連,「本官還輪不到你來教我怎麼做。就是當今陛下,又能奈我何?還是說說你們江家的事吧,歷年拖欠賦稅,都交齊,我還能往開一面。」

「多少?」

「二十萬緡,糧五萬石。」

曹操大怒,一郡之地,也沒有這麼多賦稅,否則他何苦為糧食發愁,「這筆錢,縣尊是如何得出的?」

「自然是根據人數算出來的,」

「我要是不繳呢!」

「那就按法辦事,江家全部充軍,女子沒入官籍,家主處死。財產充公。你也不想走到這一步吧。你想想看,你的子子孫孫,男的世代為奴,女子世代為娼。到了泉下見了祖宗,你該如何訴說?」

曹操氣得都笑起來,「果然好大的狗膽,你如此糊塗辦事,就不怕朝廷律法嘛?」

「白馬城裡,我就是朝廷,朝廷就是我,我勸你還是趕緊繳納罰款,免得受罪。」

曹操仰頭哈哈大笑。

陳唐很不喜歡曹操這樣的態度,強忍著怒火,誰知道他笑不到頭了,一直都在笑。笑得他不耐煩起來,「來人,給我用刑!」

正在這時,郭嘉突然闖進衙門。

陳唐勃然大怒,厲聲喝道:「左右,把這個賊子給我拿下!擅闖衙門,徙三千里!」

郭嘉舉起手中令牌,朗聲道:「縣令陳唐,還不跪迎丞相!」

陳唐腦子嗡地一聲,身子晃幾晃,早有佐官兒把令牌接過去,仔細一瞅,差點沒昏死過去,丞相府的令牌!

陳唐由此被嚇得尿了褲子。

郭嘉趕忙給曹操見禮,曹操嘿嘿冷笑,「當真是好縣令。」

陳唐哪裡還能說出來話,腦子裡一直都亂嗡嗡的:不是江家人么?怎麼會是丞相?難道江雲是丞相的私生子?不得不說,這個強大的想象力,瞬間讓陳唐腦洞突破天際。

接著再去想,一切都能說得通了。陳唐真是欲哭無淚,暗罵江雲,你小子早說你是丞相私生子啊,早知如此,哪裡會貪圖那麼一點小利。

郭嘉不僅僅帶了一張令牌過來,他還帶了士兵,這些兵是郡兵,從太守處調過來。兩千士兵把縣衙捂得嚴嚴實實,連蒼蠅都飛不出去。

正在這時,曹操接到通報,「江雲帶著三千亂兵,進了縣城。」

郭嘉低聲詢問:「怎麼辦?」

「先把他們扣起來,找個機會,全部……」最後曹操並沒有說出來,但凜凜殺氣表露無疑。郭嘉默默地讓人把陳唐投入死牢。

當曹操從縣衙出來,江雲正帶著佃戶與兵丁對峙,雙方劍拔弩張,曹操笑著走進來:「哈哈,兒子,你怎麼帶了這麼多人過來?」

江雲喜道:「爹!」

「好了好了,我沒事,這麼多人在這兒,讓朝廷知道,可是要重罰,咱們先回去。」

這是江雲第一次起事,他向三千名佃戶宣布,今年仍舊可以免租,人群歡呼起來。守在城門口的兩千士兵也得到這個消息,大家興沖沖就地解散,簇擁著江雲與曹操,回到江家。

江雲特意做了一大桌酒席慶祝,等郭嘉回來,爺倆已經喝得差不多。江雲問那個縣令怎麼處置,郭嘉嘆息:「這個縣令肯定有問題,只不過,暫時查不出來,他的賬做得天衣無縫。」

江雲嗤笑不已:「賬還能做得天衣無縫?頂多也就是做平了,從表面上看不出問題來而已。」他不相信一個縣令的賬能做多好。

一切都因為現在的賬目比較簡單,無法完全反應經濟活動,所以才給了他們機會。

「賬面上看不出問題,那就已經很可怕。」

「賬本拿來,明天我就給你結果。」

江雲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他已經天還沒亮,迷糊半晌才想起自己幹了件大事,回想起來后怕不已。朝廷知道了,還不一定怎麼處理?

他晃晃悠悠從床上起來,卻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你醒了,喝些醒酒湯吧。」

是甄宓。

甄宓眉目如畫,醒酒湯送到他嘴邊,不涼不燙剛剛好,張口喝完了。

「你頭疼嗎?我給你按兩下。」

甄宓殷勤的有些不像話,不由分說便坐在江雲身後,輕輕為他按太陽穴。氣氛沉默了,一絲尷尬緩緩升起,江雲嘆息:「你是不是有什麼事?」

「妾能有什麼事?」甄宓不改口,堅稱自己沒事。月光如水,撒進窗子,猶如一片冰涼的雪,燈光如豆,與月光交戰。

江雲突然想起杜牧的詩,張口念出來:「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階夜色涼如水,卧看牽牛織女星。」

甄宓手停頓片刻,雖然只有短短剎那,但江雲感受得無比清晰。

「你是在擔心我嗎?」

「我擔心你什麼,她都不擔心,我又能算得了什麼?反正我也是無家無戶之人,哪有人心疼?有人關心?我就是覺得你念得好聽,只怕她聽到,又該一陣叫好。」

江雲腦袋瓜子痛,這明顯話裡有話。

「別陰陽怪氣的,有什麼話直接說好了。」

甄宓突然停下,然後又狠狠把江雲推開,嘴裡嚷嚷著:「好,我陰陽怪氣,找你不陰陽怪氣的小狐狸去吧!別跟我說話。」她氣嘟嘟走了,融入夜色月光中。

江雲說錯話了,他看到外面月色很美,月光輕柔,樹影婆娑,偶爾還能聽到幾聲鳥叫,月亮高高掛天上,露出一角,他走到門外,月光溫暖,將圓未圓的月亮,他恍然,馬上快要十五了。

他還是擔心甄宓,跨出房門,走到後院,月光如水,甄宓背對著他,捂著臉嗚嗚哭泣。

「別哭了。」江雲輕輕撫著她的背,拉過她的手。她抬起頭,月光像在她的臉上渡上一層光芒,淚珠像兩行鑽石。甄宓說她擔心他會死,會消失,以後天大地大,再也沒有她可以牽挂的人。

想起這一切她就很痛苦。

江雲把甄宓摟懷裡,柔聲安慰。

唉,又一筆情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 情債難解

21.88%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