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水淹流民

第38章 水淹流民

第38章水淹流民

下午,水徹底蔓延上來。二十多棟別墅,是唯一能完好保存的房子。江雲命老管家搶先運送糧食,他集中了莊子裏的所有人,也不過搶了一千石左右。剩下的全都被泡在水裏。

也有人趁著亂搶走部分糧食,至於其他的家業,現在也都顧不上。

老管家十分沮喪:「公子,咱們的家業毀了。」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不過是這麼簡單的道理,你怎麼能不明白呢?放心吧,不過是家業而已,算不得什麼事。你現在立刻帶着家中女眷,與曹貴妃同住。

對於其他任何人,若是敢有冒犯者,殺無赦。」

實際上,混亂來的比想像的早得多,從下午開始,那些僥倖逃生的佃戶、窮人,便開始聚集到江雲的房子裏。他們有些人抱着自己的物品,有些人則徹底空手,還有些人連衣服都沒有。

江雲命令兩千五百人馬維持秩序,但他也知道,這個時候,任何的秩序都是空的,唯有握有武力的,才是正道,他對那些士卒們說:「丞相說了,很快就會來救援我們。

你們若是小心伺候,我保證你們,每人原地升一級;若是作姦犯科,定然斬殺不論。這幾日是最難的時期,外面數十萬難民湧進來,你們屍骨無存!

咱們只有在一起,才能成事!所有人,嚴防死守,每個房子,派三百人,其餘人給我留守在此地,若有人搗亂,立刻格殺!」

說的挺好聽,但江雲知道他不過是望梅止渴罷了,現在能用什麼方式救援呢?無非是災難過後,派人前來,所以現在究竟能不能挺過去災難,還是個未知數。

誰也不知道這場大水會蔓延多少時間,只能慢慢熬著。

當天下午,便有數十人被殺,全都是趁機作亂之輩。

江雲也遇到一個,他們所在的房子,裏面全都堆著糧食,所以他才會親自坐鎮。但下午洪水徹底爆發,不計其數的難民涌過來,這裏是附近唯一的高地,他們自然而然地選擇這個地方。

有無數的人試圖爬上房子,他們從各種地方試探。

有人從屋子后,有人從窗子裏,有人從房頂,還有人從前面陽台往上爬。

這些人都是百姓,一張張黢黑的臉,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江雲命令士卒用長槍驅散他們。士卒都不怎麼忍心,江雲怒喝:「你們是蠢豬嗎?有一個人上來,就會有一群人上來,到時候不但咱們的性命不保,就連這裏的糧食咱們也保不住!」

「可是,公子——」

有一個老農,渾身濕透,舉著自己剛剛幾個月的孩子,哭得驚天動地,「求求貴人,求求貴人,讓我把孩子送上去吧。」

江雲十分不忍,但他知道,這種混亂的時刻,倘若真的開了個口子,永遠都無法堵上!

「你,帶着老農去那邊的房子!」

水已經蔓延到齊腰那麼深,普通人,對這裏不熟悉,肯定沒辦法行走。士卒在這裏住了幾個月,自然熟悉的很,被江雲點名的士卒,點點頭,正準備帶着老農離開。

誰知道驚變陡生,那老農突然發作,抓住士卒的長劍,狠狠扎進自己的胸口,另外一隻手托著孩子,道:「救救、救救……」

那士卒嚇呆了,江雲也嚇得不輕,急忙命人把孩子送來。這老農怎麼會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要呢?

原來其他的房間里早就亂了套了,裏面擠滿了人,大家都很餓,有些地方,已經悄然煮孩子吃了,先來的,排擠後到的,老農帶着孩子,其他人看他,就像是看着糧食。

老農膽戰心驚,慌忙跑出來,去無可去,只能拚命往江雲這邊擠,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換取孩子活下來。江雲還不知道那邊的事,但到了晚上,他就全清楚了。

因為他聞到了很香的肉味,不是從一個地方發出來的,而是從很多地方!

這兵荒馬亂的時代,哪裏來的肉!

他渾身像長滿了刺,怎麼都不舒服。詭異是,天氣終於放晴,傍晚,太陽落下西山,天邊像是被點燃了一般,紅彤彤的晚霞萬里,水天一色,十分諷刺。

空氣中飄散著水腥味,肉味,他獃獃地坐在房間里,這一時刻他也茫然了。史書上說易子而食,不過是刺痛人眼球的四個字,可是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感覺到何等絕望。

禁,人要餓死,一千多石糧食,能夠多少人吃呢;不禁,那與畜生有何區別?他痛苦地閉上眼,腦子裏還不斷翻湧出那許多人鮮活的面孔。

「哥——」

一聲輕喚把他叫醒,睜開眼看到曹節來了,她渾身已經濕透,踩着水過來的。

「你怎麼來了?」

「我怕——」

「怕什麼,咱們離得這麼近,有我在不用怕。」

「他們殺了好多人,血淋淋的,我怕。」

曹節撲進他的懷裏,半晌才算安慰好,曹節居然睡著了。想來這一天經歷了這麼多事,心神俱疲,誰也不能過好。

江雲把她放床上,突然一個副校尉走進來,「公子——」

「先別說。」他替她蓋上被子,然後關上房門,冷著臉道:「說。」

「天色已晚,弟兄們都餓了。」

江雲沉默半天,終於開口道:「讓大家都吃飽,所有士卒全都吃飽,我家的人,減半,餓不死就行。貴妃與夫人足量。」

副校尉喜出望外,他們本來存的就有些東西,現在可以敞開了肚皮吃。剛剛吩咐完,突然又有人過來,天色黑了,完全看不清楚,等走得近了才發現是老程。

「公子——」

江雲點點頭:「老程,現在沒辦法,你們的口糧要減半了。」

「公子不必客氣。某家明白,只是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維持秩序,就算是都餓死了,也不能亂起來。待水下去后,把倉庫里的糧食都取出來,水泡了也能吃。」

程昱點點頭,道:「那今晚——」

「輪番休息,這些士卒認識你嗎?」

「自然認得,就算不認得,也有令牌。」

「那就好,你去安排他們做好值夜,萬萬不能放鬆,誰若是不聽,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水淹流民

23.7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