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一戰

第45章 第一戰

第45章第一戰

曹貴妃是第二天上午到來的,隨之而來的,同時還有數萬流民組成的大軍。江雲把所有人都遷進白馬城,浩浩蕩蕩的隊伍,一直綿延了好幾公里。

但接下來的問題,依然很大。

首先是城市裡住房的問題,平日里,這裡大約也只有幾萬人常駐,一下子湧進來這麼多人,住房就成了個巨大的問題。

但是人類本來就是個需要大量空間的動物。如果在極限的情況下,全球人口都可以集中到澳洲大陸上。

江雲保留了幾處房屋,當作是戰時指揮部。原本是鄭家在城裡的一處房產,雖然在城中,但依然擁有完整的防禦系統,圍著宅子建造了十幾處堡壘,可以完美地防禦敵人。

其他的大部分房屋,都被拆掉了,尤其是南城附近擁擠的貧民窟,都是力巴才住的地方,房子挨得很緊,非常不符合防火要求。

江雲命人在此地搭建帳篷。雖然已經十月,但天氣還不是那麼冷,他們還能睡在帳篷里,再過一段時間,恐怕就不能繼續睡。

他把整個城市變成繁忙的大軍營,所有人實行戰時糧食管控。城中還有一部分小地主,城市中亂起來的時候,他們很快就從了賊,得以保存自己的財產。

但江雲來了以後,根本不給他們狡辯的機會,請他們到鄭家房子里一敘,開門見山直接了當:「你們的所有物資都需要被徵用。全力防備外患,可以先給你們寫下欠條,等糧食來了,再慢慢還你們。」

眾人面面相覷,江雲所說的,聽起來很公平,但實際上全然不是這麼回事。災荒年間的糧食,跟平日里的糧食,完全不是一回事。

現在他們之所以還能活著,就是因為他們有糧食,倘若都被徵收,到時候他們找誰要去?找官府嗎?那豈不是找死?剛剛上任的縣令,連自己縣裡什麼情況都沒摸清楚,就被幹掉了。

眾人唯唯諾諾,不敢分辨。

但江雲知道他們打的什麼心思,冷笑兩聲,對劉校尉道:「帶人去查封他們的倉庫,另外,安排酒席,本地鄉賢們受驚了,好生安撫安撫。」

「公子,我家裡還有事,能不能……」

「對對對,我們家裡還有事,不用吃飯。公子德行深厚,我們是深感佩服。」

江雲呵呵笑兩聲,指著那個最先說話的鄉紳,「把他拖下去,以通敵的名義,砍了。」

眾人目瞪口呆。兩個兵卒不理會那鄉紳凄厲的求饒,直接把他拉出去,過了一會兒,求饒聲戛然而止,一個士卒滿身是血,回來複命。

「聽著,」江雲擺擺手,讓那個士卒下去清理,「大敵當前,咱們都是一家人,我希望咱們能好好合作,收起你們的小心思,等敵人退了,咱們再來分說。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城中青壯,被江雲全部編起,每日里加強城池、整理武備。四千流民軍在御林軍的帶領下,分別把守城門各處。

時間匆匆而過,江雲不斷派人前往濟陰郡打聽各種消息。

義軍攻佔壽張,范縣縣令不戰而逃,義軍輕鬆佔領范縣,距離廩丘不足百里。濟陰太守如臨大敵,急忙調集軍隊,但是途中軍隊出現嘩變,皆因糧餉不足。

義軍開始攻打廩丘。

廩丘堅守舒日,終因寡不敵眾,廩丘失守,句陽有名為黃襖教的教徒聚眾起事,響應義軍。定陶、成武皆有人響應,他們演化成了流民,殺了地主搶糧,縣令被處死。

眨眼之間,整個黃泛區遍地狼煙,而程昱還未回來,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糧可運。但是整個河南岸的形勢都不容樂觀。

冬天馬上到來,被裹挾的數十萬人口,缺衣少食,會往哪兒發展,誰也說不出來。更可怖的是,荊州劉表收容劉備,據說正在整軍備戰。

曹操不得不加強南方的防禦,尤其是汝南一帶。河南岸一片糜爛,根本就抽不出軍隊來鎮壓起義。在北方,袁紹的兩個兒子尚且在逃。

江雲輕輕嘆息:「這就是我們目前面臨的狀況,等著朝廷來救援,已經來不及,我們必須要自己想辦法。尤其是冬天,黃河可能結冰。到春季又容易形成凌汛。

秦亭、鄄城、濮陽受災也很嚴重,過了濮陽,馬上就是白馬城。眼下農民軍愈演愈烈,實在是刻不容緩,大家有什麼想法,就說說看吧。」

曹貴妃微微嘆息,道:「公子,一切聽你吩咐,我們婦道人家,哪裡懂得什麼軍國大事。」

江雲道:「但你們的任務也不輕鬆。」

曹貴妃的任務其實很簡單,只要她以貴妃的身份亮相,讓大家都知道她還在這裡就行。但這遭到了許夫人的反對,這樣做是有違道德的,尤其是女子,雖然沒有那麼多限制,但依舊有許多條條框框要遵守。

江雲以強力的性格,壓下許夫人的反對。

隨後,義軍愈演愈烈,整個黃河南岸再無一寸凈土,除了白馬城。在江雲派出探子,埋伏在義軍內部,在此之後,傳來了消息,義軍準備進攻濮陽。

濮陽攻城戰並未進行多久,因為沒有糧食,一切都是白扯,義軍喊出了均貧富、等貴賤的口號。這就有些驚悚了,以前他們只是並無訴求的義軍,現在居然有了口號,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濮陽就是在這種口號下崩潰的,城中有人接引義軍,在攻城戰打得正熱火朝天的時候,突然有人打開城門,濮陽失陷。

白馬城中慌亂一片,濮陽距離白馬城並沒有多遠。但好在,城中實行戰時管制,所有物資包括食物,都是平均分配,青年男子一天一斤半,婦孺減半。

城中的人還能活得下去,所以暫時不會造反。

但均富貴的口號,實在太吸引人心,江雲便命人在城中著重宣傳所謂義軍的暴虐,有些是真實的故事,有些則是編造的。

義軍如烈火燎原一般,迅速燃燒起來。他們的頭領張潮,自認張角嫡孫,所以舉起的仍舊是五斗米道的大旗,佔領濮陽后,張潮認為他們勢力龐大,於是派人前來白馬城,勸降江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第一戰

28.13%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