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曹操:江雲料事如神,太恐怖了

第4章 曹操:江雲料事如神,太恐怖了

第4章曹操:江雲料事如神,太恐怖了

三日後。

袁紹軍營。

「主公,好消息,好消息啊。」

許攸握著密信,興奮的叫嚷着,急匆匆趕來帥帳。

「子遠何事啊?」袁紹疑惑道。

「主公請看,曹操斷糧了。」

許攸連忙遞上手中密信,滿臉興奮的提出建議。

「曹操屯兵官渡,與我軍相持已久,許昌必定空虛。若分一對人馬星夜掩殺許昌,則許昌可得,曹操可擒也。現在曹軍糧草已盡,正可趁此良機,兩路擊之。」

「曹操素來詭計多端,此書必定是他誘敵之計。」袁紹看了一眼密信,便將其扔在一旁。

「主公勿疑,此乃千載難逢的良機。」

許攸再諫道:「今若不取,必將反受其害。」

微一沉吟,袁紹凝眸深思起來。

他有些動搖了。

就在這時,郭圖走進了帳中,瞧了一眼許攸,露出一臉幸災樂禍的笑容。

許攸心神一動,暗覺不妙。

「主公,這是審配送來的密信。」

郭圖將密信呈上。

正是許攸的罪證!

說他收受賄賂,夥同族人貪墨軍餉,霸佔良田,審配已將其子侄收入牢獄,待主公發落。

「你作何解釋?」

袁紹將書信砸在許攸臉上。

「這......」

撿起書信一看,許攸大驚失色,卻又無從開口辯解。

為何?

因為這是事實!

不過許攸疑惑的是,這些事情他做得相當隱秘,審配是如何得知?

郭圖趁機進言道:「主公,許攸貪財無德,毫無忠心可言,恐怕早已被曹操收買,還望主公明鑒。」

聞言,袁紹想到了剛才許攸的建議。

他立刻就悟了。

埋伏!

這肯定是埋伏!

許攸肯定早與曹操暗中勾結,故而在此獻計,引誘他出兵。

不由得瞬間勃然大怒:「匹夫!竟敢暗通曹操,當他細作!來人,壓下去杖則三十!等我滅了曹操,再查他通敵之罪!」

「主公明鑒,我絕沒與那曹操來往,萬勿聽信審配、郭圖這等小人之言啊。」

許攸嚇得慌忙跪下。

「來人,快拖下去!」

袁紹再見他一眼都覺得臟。

帳外。

許攸挨了板子,仰天長嘆道:「忠言逆耳,豎子不足與謀!」

入夜,星空滿天。

曹軍軍營。

曹操躺在塌上輾轉難眠。

糧草每日都在消耗,一旦耗盡,等待他的只有兩個選擇。

破釜沉舟,拚死一戰。

或者撤回許昌。

毫無疑問,這兩種情況,都不是他願意見到的,而且軍中糧草情況已經泄露,若是袁紹分兵來擊,情勢將更加危急。

用江雲之計,這是一場豪賭!

曹操心中十分不安。

這時,忽然有軍士來報:「主公,外面捉住一文士,自稱您的兒時故友,想與主公一見。」

曹操神色一動。

莫非真是許攸來投?

「江子義真乃神人也!」

曹操讚歎一聲,高興得等不及穿鞋,光着腳就跑了出去:「子遠,子遠啊,是你來了嗎?」

遠遠看見那道將為自己送來勝利的身影,曹操腳丫子跑得飛快,眨眼間跨越二十多米,來到許攸面前。

「孟德兄,別來無恙啊。」許攸臉色蒼白道。

「子遠,子遠啊,你為何這般模樣?」

見他走路姿勢怪異,而且表情極為痛苦,曹操非常關切的噓寒問暖。

「那袁本初聽信小人讒言,說我許攸與你曹孟德暗中勾結,將我杖責......唉。」

許攸重重哀嘆一聲。

「袁本初有眼無珠,竟然識不得子遠這等棟樑之才,真是委屈子遠了啊。」

曹操與他攜手而行,關切道:「子遠有傷在身,快到我營帳中歇息歇息。」

轉頭吩咐道:「快去請醫官來。」

「諾。」

軍士拱手而出。

曹操則是挽著許攸的手臂,朝他的帥帳走去。

「孟德兄......」

許攸低頭一看,曹操居然是赤腳而來,頓時心中感動不已。

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當即眼中忍不住有淚花閃爍。

當然,也和他屁股上的傷口撕裂有些關係。

疼啊。

越疼,他對袁紹的仇恨就越深。

袁本初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

大半個時辰后。

重新敷了葯,趴在曹操的床榻上休息的許攸,看着守在床邊的曹操,瞬間變得有些飄飄然起來。

曹操這等人物,不也要守在我許攸身旁嗎?

「孟德兄,你可想擊敗那袁紹?」許攸忽然問道。

「願與子遠兄共謀大事。」

聞言,曹操立刻認真起來。

「不瞞子遠,再等幾日我軍糧草就要耗盡了。」

曹操如實坦白,急忙表達一番誠意。

反正這事許攸已經知曉。

果然,許攸得意笑道:「呵呵,這件事孟德你不說我也知曉,你差人送往許昌的信件,被我劫了。」

「竟有這種事?」

曹操裝出一副吃驚的表情,心中卻是暗笑不已:「沒想到吧,這信是我故意送給你的。」

「我將你的信件交給袁本初,讓他分兵攻官渡和許昌,結果他不聽......庸主!」

許攸長嘆一聲,語氣中仍舊帶着濤濤怒火。

「若是如此,我必敗無疑啊。」

曹操滿臉震撼之色。

然而,曹操露出這等震驚表情,卻並非因為許攸的建議,或是袁本初如果採納他的計策,將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而是......眼前的這一幕幕,幾乎與江雲所料完全相同,就彷彿他預先知道這一切似的。

「江子義料事如神啊,真是太恐怖了。」

曹操倒吸一口涼氣,心中震撼不已。

許攸見曹操露出如此神色,還以為是因為他的一番計謀,得意道:「孟德兄,要擊敗那袁本初卻也不難,只需燒毀他的糧草即可。」

說到這裏,他故意停頓下來,等著曹操求他。

「還請子遠教我。」

曹操立刻抱拳拱手,姿態謙卑,卻是眼中精茫四射。

見曹操這般低姿態,許攸會心的笑笑,而後重重吐出了兩個字。

「烏巢!」

......

曹軍營地另一處。

「稟告主公,我已將那江雲的情況徹底查清。」

許諸拱手道。

「此人祖上幾世為官,最高者曾官至太守,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士族。」

「其堂兄江鵬,便是花錢買的運糧官。」

「其父江文翰,十五年前去了蜀地為官,可是在回鄉途中,被流寇所殺,屬下已將其安葬。」

許諸將江雲家世背景,一一道來。

聞言,曹操嘆了口氣。

其父貪官一個,死不足惜,只是江雲確有大才,他欲將之收入麾下。

「準備準備,明日我們再去會會這個江雲,畢竟,現在我才是他的父親嘛。」

曹操捋著長髯,哈哈一笑。

話雖如此,可他並不打算繼續隱瞞,而是準備亮出身份,正式將他收入帳中。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曹操:江雲料事如神,太恐怖了

2.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