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女官

第60章 女官

第60章女官

鮮血噴了趙三一身,他彷彿又回到戰場。他殺過十來個人,無論多麼兇悍,只要挨了一刀,一切都消失。

現場鴉雀無聲,躁動突然被人砍斷了。

趙三活像個惡鬼,厲聲喝道:「準備!誰再敢往前一步,殺無赦!」他身後的士卒把長劍斜放,對準那些人。

兩側的士兵更加嚇人,他們的長槍也斜著,組成森嚴的長槍森林,令人膽寒。

來自世家的人,他們都害怕了,以往他們高高在上,單獨面對這些士卒中的任何一個人,他們都毫無畏懼,但當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就讓他們立刻無所適從。

他們發現思路錯了,面對這樣的士兵,講道理毫無用處,唯一的辦法就是把下命令的人給幹掉。

也不知道是誰,最先退後。反正也無法調查。但他們都堅稱,自己是看到旁人退後才開始退後的。

他們還把死掉那個人的屍體帶回去,士卒們並沒有阻攔。這讓他們頗有種兔死狐悲的感慨。

他們抬著屍體,重新返回縣衙內堂。尚留在縣衙里的諸人都很驚詫。

「江雲!你究竟想幹嘛?楊先生,江雲竟然敢動手殺人,您可要為我們做主啊!」

此話一出,許多人感到一陣悲涼,嗚嗚哭了起來,他們不是向江雲哭,而是向楊儒。

喜宴轉眼就成靈堂,大家都是一片愁雲慘淡。楊儒不敢置信地看看江雲,他不相信江雲真的敢這麼做,這豈不是與世家為敵?

從來沒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胆地與世家為敵,哪怕是皇帝也不能,更何況他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縣令。

江雲朗聲道:「不錯,他們只是奉了我的命令,此事與他們無關。人死不能復生,咱們還是商議商議借款吧。」

楊儒勃然大怒:「你!想不到,想不到啊!你竟然如此殘害士人!」

江雲朗聲道:「先生這話不對。在座的諸位,都是剛剛回來不久的,白馬城遭災,你們一跑了之,這我也不怪你們。

趨利避害,這是人之常情。但是,我與留下來的幾萬流民,合夥應對賊寇,保住了白馬城。現在賊人退守濮陽,夏將軍破賊在即。

他們也成不了什麼氣候。大家都能安心。設想若不是這幾萬流民,大家的房屋、土地,什麼都保不下來。

從這個意義上說,這些流民都是在座各位的恩人。古人常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現在恩人有了困難,你們怎麼能袖手旁觀呢?」

眾人啞口無言,楊儒也破了功:「胡攪蠻纏!胡說八道!」

江雲不為所動:「各位,今日咱們就商議商議此事,若是商議不出來個結果,那誰也別想離開。」

楊儒大怒:「我是斷然不會同意此事!」

「那大家就繼續商議吧。」

江雲才不把他們放眼裡,轉身走掉,下令把裡面的飯菜全部撤掉。老管家很是擔憂,待江雲在書房裡坐下,他立刻勸告。

「公子,事情不可做得太過分啊。這些人,以後可都是好大的勢力,咱們以後還得靠著他們,凡是留一線啊。」

江雲嘆息:「我是真想把他們全都幹掉,要是我有這個力量的話,可問題是我沒有。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再說了,就算是借錢,又不是白拿他們。白馬的稅收難道還抵不了他們的借款嗎?」

這屬於觀念的問題,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哪怕到了後來的朝代,國家若是沒錢了,就把商人抓起來砍一頓。

哪有好好商量著借錢的?萬事開頭難啊。

老管家道:「那接下來呢?」

「餓著他們,別給他們吃飽。」江雲搖搖頭,轉頭看到桌子上的名單,「接下來還是流民的工作,得趕緊安排他們幹活。」

老管家有些遲疑:「這些流民,公子為何要組織他們,給他們一口飯吃,就讓他們自生自滅不好嗎?」

「那怎麼成?以後他們不是什麼都不會幹,就等著發糧食了?我的糧食哪能那麼輕易就給他們。」

老管家很迷惑,公子一會兒很大方,一會兒又很小氣,就像是賑災,歷年曆代不都是這麼賑的嘛,也沒見出過什麼事。

江雲敲著桌子,「得先把他們分類。有勞動能力、有家口的。失去勞動能力,失去家口的,全都得分出來。」

這也是一項極為龐雜的工作。書院里那五十個孩子,現在還做不好這事兒。

楊平是個遊俠,根本就沒幹過。思來想去,也沒找到合適的人選,那些世家大族裡倒是有些人,可以勝任這些工作。

只是可惜,現在雙方還沒達成諒解,他們不可能出來替江雲幹活。不過事情不妨先做著,手裡沒人,那就把甄宓拉出來。

「你讓我領著他們去做這件事?」甄宓多少有些奇怪。但此時風氣比較開放,否則,曹節也不會出現在月旦評上。

所以他感覺甄宓應該沒問題。但結果卻出乎意料:「我不去。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江雲搖搖頭,表情真誠。

甄宓道:「出來拋頭露面的,除了那些青樓,就是商人。你見過哪個世家大族女子光明正大地出來做事?」

江雲有些驚訝,不過仔細一想,好像曹貴妃之前慰問傷員就很抗拒。

「唉,那我再找找人吧。」

「等等——」甄宓攔住江雲,「你要是給我個職務,我就可以光明正大了。」

「女子可以為官嗎?」

「沒有先例,不過在縣中,卻無人過問。」

江雲點點頭,道:「令史應該可以吧。」

「可以。」

白馬是個小縣,一般來說,任命縣令一人,縣丞、縣尉各一人,縣丞主政,縣尉主軍。

其餘的佐官兒,都由縣令任命。令史掌管的是檔案之類的文書,給甄宓倒是也沒什麼。

隨著建安年間黃巾起義爆發,朝廷對縣署的掌控更加鬆散,縣丞、縣尉基本上都由縣令或者太守推薦。

過了幾日,突然傳來消息,夏將軍在濮陽大破賊寇,沈揚兵敗自殺,流寇全都被消滅了。

夏將軍班師回朝時,特意來白馬城一坐。據他說,他是多次聽聞江雲大名,所以特來拜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章 女官

37.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