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論英雄

第6章 論英雄

第6章論英雄

曹操大喜之下,脫口而出:「吾兒實乃曹孟德心腹也。」

喜得他親自給江雲斟酒一杯,「世人皆說,曹孟德乃是亂世奸雄,孰不知,天下紛亂,非大奸大能之輩,無以立足。」

江雲驚詫,突然問道:「老爹,你不會跟曹操勾搭上了吧?」

曹操一愣,方知自己多嘴,把心裡話說出來,惹人懷疑。他乾笑兩聲,喝口酒,「當今亂世,咱家猶如海浪扁舟,一個不慎,便有傾覆之危,焉能不早做準備?」

江雲沉吟片刻,不得不提醒他:「爹爹,曹操此人狡詐多疑,不得不防啊。」

許褚差點把嘴裡的飯菜噴出來,曹操趁機訓斥他一頓,掩飾自己的黑臉,又問他:「吾兒說的也是,為父自然多加防備,吾只是看這天下之人,唯曹操一人英雄爾,不得不歸附啊。」

江雲看他一眼,冷笑連連:「爹爹當真小覷天下英雄。」

「哦?吾觀本初乃冢中枯骨,劉表徒有虛名,劉璋守戶之犬,皆非英雄,至於劉備,織席販屢,如何能成大事?」

江雲點點頭,這不是當初曹操煮酒論英雄時的評語嗎?他看人倒是挺准。

「差了差了!」

江雲喝了點酒,有些上頭,「袁本初色厲膽薄,確實不是英雄,只是他家四世三公,門生遍天下,雖然不是英雄,也是一時豪傑;至於其他人,雖然算不得什麼,卻也是一時之選。

唯獨劉備,爹爹你倒是看錯了。」

「哦?劉備而今四處奔逃,急慌慌如喪家之犬,吾兒為何高看一眼?」

「劉備乃是皇叔,佔了大義名分,此乃人和也;天下大勢,浩浩湯湯,此時紛亂不堪,太阿倒持,日月無光,此乃天時也;若是讓他再得了地利,一飛而起,飛龍在天,再想困住,可就要花大力氣了。」

曹操陡然心驚,連忙問道:「吾觀那劉備不過如此,有何德何能飛龍在天?」

「爹爹,我問你,劉備自起兵至今,勝多少,敗多少?」

曹操略一沉吟,回道:「勝少敗多,屢戰屢敗。至今尚無棲身之地。」

「是啊。劉備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百折不撓。換了一般人,早就一蹶不振,哪裡來的那麼大雄心?以此觀之,劉備實乃梟雄,不輸曹孟德。」

說到這裡,江雲不由吃吃笑起來。

「吾兒為何發笑?」

「我笑那天下之人,皆傳劉皇叔仁義無雙,戰敗之際,攜百姓而行,一日不過三十里。敢問爹爹,劉備不怕死嗎?果真如此仁義嗎?」

曹操悚然而驚。

江雲繼續侃侃而談,「劉備是要做英雄的人,雖然貴為天潢貴胄,卻毫無勢力;攜百姓而行,收買人心。天下皆傳仁義之名,試問,這天下究竟有哪個英雄豪傑是真仁義的?

倘若英雄仁義,又為何攪得天下大亂,民不聊生?所以這天下英雄,只有一個。」

江雲打個酒嗝兒,抬手一揮:「誰能終結這天下大亂,誰便是大英雄,大豪傑!」

說完,他便栽倒桌子上——喝多了。

曹操心潮澎湃,自起兵以來,從來沒有仔細思索過這些事兒,今日被江雲一提醒,豁然開朗,忍不住仰頭長嘯,朗聲道:「吾兒說的是,大英雄豈是蠅營狗苟之輩!諸位,為這句話,滿飲此杯!」

見江雲喝醉,曹操便親自抱著他,送進卧房,又喚人過來照顧,他便等在卧房裡。

片刻后,忽地聞道一陣芳香,俄而環佩叮噹,走進來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子。

曹孟德頓時驚為天人,此女子當真是天下少有,世上無雙。忍不住多看兩眼。

女子見了曹操,也不驚慌,眼珠子咕嚕一轉,問:「你是何人?是你把公子灌醉的?」

曹操笑呵呵道:「我是公子的爹爹,你又是何人?」

「我、我乃是公子丫鬟。見過老爺!」

曹操道:「如此,便照顧好公子,吾得去當差,不可怠慢。」

那女子拱手為禮:「諾。」

曹操頓時心下懷疑,這禮可不是隨便見的。女子使用的禮,乃是士人見面的禮節,一個丫鬟,如何敢用這種禮節?他不放心,回到大營,便讓人立刻去調查女子身份。

過了不久,他便拿到消息。

此女名為甄宓,原本也是世家大族。前些時日遇到袁紹之子袁熙,遭了無妄之災,被袁熙看中,袁熙求而不得,一怒之下竟然把他家人都殺了。

「唔,此女倒是與吾兒頗為般配。區區袁熙,且看為父幫你擒拿來。傳令,兵發官渡。」

江雲睡了半晌醒來,迷糊半天才想起來昨天幹了什麼事兒,使勁搓搓臉,喃喃道:「這酒真不是好東西,不能再多喝了。」

只是他一動彈,便覺得腿上發麻,仔細一看,只見到自己腿上趴了一個人,又是好氣好笑,伸手捏住她的鼻子,不到一個呼吸,她便張開了嘴,睡得涎水橫流。

「嗯——公子,你醒了!」

甄宓猛然起身,伸手把嘴角的涎水擦掉,彪悍而又呆萌,美女就是美女,哪怕睡得釵頭橫落,也是漂亮的。江雲揪著她的鼻頭,擰了幾下,「醒了,快去洗漱去,今天我要給你做點好吃的。」

「好。」甄宓起身便往外跑,忽然又停下,「公子,要不要服侍你起身?」

「不用,你去吧。」江雲揮揮手,把她趕出去。

後院里,江雲帶著甄宓來到一個古怪的爐子前。

這爐子是泥糊出來的,用了好幾天時間方才弄好,怪模怪樣的,上方是一個圓乎乎的,類似墳包兒,下方則是用上好青磚壘就。

「公子,這東西怎麼能做出來好吃的東西?」

江雲嘿嘿笑道:「怎麼不能?你就等著吧。咱們先和面。」

麵粉是精麵粉,先用石磨磨出來,再仔細用籮篩出,所以精細得很。唯一不好的,就是這面有些發黑。

「這是做餅么?」

「自然不是。」江雲下手和面,突然想起來什麼,「我爹呢,你見到了嗎?」

「見到了,昨天見的,他說要去當差,所以今天就不回來了。」甄宓沒心沒肺,推了推江云:「公子快做快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論英雄

3.7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