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埋伏一撥

第69章 埋伏一撥

第69章埋伏一撥

「求求你,我什麼都沒幹!」守衛頭領帶着四五個人,跪地求饒,大勢已去,再掙扎也是徒勞。

趙三本來想把他們捆起來,之後再說,誰知道小鬍子恨恨道:「我們死了那麼多兄弟,怎麼能便宜了你!殺!」

他們幾個一起動手,殺了守衛頭領等幾人。

趙三厭惡至極,一句話沒說,邁步走進後院。院子裏黑黢黢的,所有燈光全都熄滅了。趙三命人點上燈,在床底下搜出一個女子,柜子裏一個,門后又一個。另有丫鬟八個。

這些弱女子全都被捆起來,丟在正堂里。

趙三道:「把他們都捆起來,把房子燒了。」

小鬍子道:「這些人跟着張澤作威作福,死了也是活該。」

其中一個女子立刻淚流滿面,「劉哥,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素娘,我、我、我是被搶來的。」

小鬍子仰頭哈哈大笑,聲音悲憤又凄涼,「素娘,虧你還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你可還記得李大哥?你說你被搶來,可真是天大笑話,若不是你故意拋頭露面,那些人怎麼可能看到你?

李大哥早就知道你不守婦道,偏偏還信了你。那日你見人來,就說要去借個針線。李大哥何曾短了你針線!你這個**,賠李大哥的命來!」

小鬍子越說越激動,說到最後,忽然挺身而出,按住那女人的腦袋,刀子一劃,鮮血飆出來,灑了一地。

所有人都震驚。

小鬍子指著那些婦人,道:「你們落我手裏,只怪你們時運不濟,來世還是做牛做馬吧!全都殺了!」

一共十一具屍體,倒在血泊中的。小鬍子仰頭哈哈大笑,笑得眼淚都出來,這才停下。趙三默默地看完整個過程,他忽然意識到,自己可能想錯了。

大火終於在城西的鄭家燒起來。大火燒透半邊天,他們已經退出老遠,但熱浪還是一波接着一波撲面而來,趙三平靜地看着大火,確定已經沒辦法撲滅,這才道:「走!」

張澤負責看守兵器庫,這裏是非常重要的地方,他們這五百兵馬、白馬城中原本的兵馬,所有的兵器都在這裏。晚上他吃完飯,坐在公房裏,有些心神不寧,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最近這些日子,有個機靈的手下獻上來一個女子,名叫姜女。漂亮至極,年紀才十八歲。這女子起初也是剛烈非常,一夜過去,也算是認了命。

張澤食髓知味,妙不可言。姜女的父母,被張澤接過來,妥善安置了,她就更死心塌地了。不過,張澤總覺得她有什麼事瞞着,但問了也沒什麼結果。

他琢磨著,是不是姜女有什麼事情了?想到這裏,就叫過來一個僕役,吩咐他:「你去家裏看看,若是沒事,那最好,若是有事,你快些回來告訴我。」

兵器庫里並沒有什麼事,晚上更是空閑,在一燈如豆下,張澤在看書,這也是他作為太守親衛為數不多的福利,他看的是春秋。

但心裏一直都撓心撓肺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春秋反正也看不下去了,就叫人送來美酒一壇,小菜兩個,自斟自飲,喝了半醉,忽然僕役倉促跑進來,撲倒在地上。

「家裏着火了!是被亂賊點燃的!少爺,一個人沒跑出來哇!」僕役聲音凄厲,哇哇大哭,張澤的酒頓時醒了,木然又問一遍。

僕役哭着又說一遍,一股怒火從他胸前直往腦門躥,他猛地一拍桌子,蹭站起來,「什麼!反了天了!天殺的亂賊!別哭了,隨我來,殺賊!」

張澤穿上披掛,召集來所有人,匆忙往家趕去,行至半路,突然從旁邊的黑衚衕里鑽出一群人,二話不說就襲擊他們。

這些人不知道是什麼身份,但他們的武器都是就地取材,或者是削尖的木棍,或者是石頭,或者是瓦片,總之完全不是正規軍。

張澤還在發矇,就被三個人一擁而上抱住,按倒地上,砰砰腦袋上挨了兩下重砸,片刻之間便沒了出的氣兒。他的手還死死抓住劍,臨死也沒抽出來。

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經歷,這二十多個人,居然就這麼掛了,就算是沒死,也被後來檢查的幹掉。楊平拿起地上得火把仔細照着看看,張澤的腦袋上被砸得血肉模糊,看着十分可怕。

「呸,還以為你多厲害呢。」楊平罵道,轉頭又看了看自家的兄弟,「走,去兵器庫,小三,你去把所有人都叫過來,現在他們總該相信了吧。」

兵器庫的鑰匙在張澤的身上,他把鑰匙拿走了。

半個時辰后,兵器庫前擠滿了人。

許多人都已經聽說城中的亂象,鄭家的火到現在還沒熄滅,城西的半邊天空都是紅的。但他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當楊平派去的人,通知他們時,他們的驚訝可想而知了。

太守把江雲的所有政策全都改了,這些政策大多數都有利於普通民眾,他們心裏也積攢了很多怨氣,被煽動后立刻熱情洋溢。他們一個接着一個從居住的窩棚走出來。

從天空上來看,一個人就像一滴水,從城市的縫隙里中流出來,匯聚到小路上,然後又往大路上涌,最後匯聚成一條河,拚命地往兵器庫涌,最後在兵器庫前變成汪洋大海。

這些人主要是流民中招募的士兵,之前被江雲解散了大部分,剩下一小部分。剩下的一部分最先保證擁有兵器,其他人或是能分到盔甲,或者是能分到武器。

楊平厲聲喝道:「江公子給我們指了一條路,現在有人不讓我們走,你們說怎麼辦?」

「不答應!」

「現在,按照之前的分組,所有人找到你們的長官!所有長官,豎起旗子,找到你的人手!」

兵馬解散后,再想成建制,那就需要花費許多功夫。亂鬨哄的兵器庫跟個菜市場一般,無數的旗子在黑暗中豎起,人們大聲吆喝着,他們不像是造反,反倒是像趕集。

這裏的亂象早早就傳到太守所在的鄭家。

太守正抱着小妾胡天胡地,忽然被打斷,怒氣沖沖地出來,問:「什麼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章 埋伏一撥

43.13%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