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人心難測

第71章 人心難測

第71章人心難測

江雲搖搖頭,他想的東西不能跟甄宓說,「這城現在我不想接手也不行了,朝廷肯定會以為,是我挑撥城中眾人,我成了亂賊頭子。」

甄宓道:「公子不必擔心,吉人自有天相。白馬城距離許都那麼遠,而且現在流民遍地,發生些許事情都是逼不得已。」

江雲嘆息,這種說辭,會有人相信嗎?他很懷疑。

「或許,該去賄賂一下曹丞相。」

但是只是心頭這麼一動,但他越想,這個辦法越是可靠,曹操南征北戰,白馬城死了一個太守,對他來說算不的什麼大事,假如江雲拿出一件讓曹操心動的東西來,這事他可能會一笑了之。

江雲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苦苦思索曹操最想要什麼。

曹操現在接近統一北方,他最想要的,還是能打勝仗的東西,火藥?江雲寫下來這兩個字的時候,忽然又劃去了。火藥這玩意,雖然很重要,但火藥的發明本身並不是什麼劃時代的事情。

直到火槍發明后,火藥才成為劃時代的東西。

而且,這種火藥著實太容易模仿了,不用拿到配方,只要盯著軍中的採購,推也能推出來大概的配方,再輔以實驗,早晚都能弄出來。

他捨去這個念頭。接著繼續想。

中午老管家叫他吃飯時,多了一句嘴,「咱們那馬似乎出了問題。這兩天焦躁不安。」

江雲隨口道:「那就去請個大夫來瞧瞧。」腦子忽然就被靈光一閃擊中,馬啊!

他急忙回到房間里,暗罵自己真的是愚蠢,居然沒想起來這事兒,馬蹄鐵,馬鐙!這時都沒有!

「哈哈,快去命人做出來,這兩種東西我急用!」江雲拿出來紙張,這是他從系統里得到的圖示,老管家一臉發懵。

早上下了霜,節氣已經過了霜降。江雲一早上起來,就感到很冷。走出屋子,撲面而來的冷風,讓他打個寒顫,天空是鉛色的,光禿禿的樹枝跟刺一樣,伸向天上。

趙三在江雲吃飯的時候來了。

「怎麼回事?吃飯了嗎?過來一起吃點。」

趙三跪地:「公子恕罪,在下該死!」

「起來說話,怎麼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趙三奉命徵收搶劫財物,本來挺順利的,但問題出在其中一夥士兵身上,這伙士兵的領頭人叫閻大頭。他拒死不交,還帶著人,將徵收財物的士兵打傷,現在流竄在外,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江雲皺眉:「財物現在對他們來說毫無用處,他們為何要死保?另外,一共有幾個人?他們都是怎麼回事?」

「四個人,他們都是老鄉。一起流落到白馬城,他們是濮陽的佃戶。」

「這背後肯定有事啊,你就沒查查嗎?」

「還沒查出結果來。此事影響很壞,那些士兵都不怎麼想上交財物了。」

江雲道:「城門都封死了,他們不可能出去,四個大活人,翻遍整座城也能把他們找出來,你去找吧。這種事不用向我彙報。」

「公子,找人容易,但收拾人心難啊。」趙三其實非常不理解,江云為何非要把這些搶來的財物收回去,對他們來說,雖然可以緩解部分問題,但還是得不償失。

這麼多人,他們早就懷疑江雲的動機。這麼大規模的追索財物,看起來像是有更嚴重的後果,誰也不知道背後還有什麼后招。理解了這種想法,江雲也思索片刻,看起來,這幾個人還真不能就這麼明目張胆地去追。

他的苦心,不被大部分人理解。因為這是個宗族社會,各種複雜的關係中,宗族關係才是最穩固的。

沉默了一會兒的江雲,重新堅定了信念:「不,他們必須抓回來,去找人。」

白馬城又一次沸騰起來。大批大批的士兵上街,有些人負責維持秩序,有些人負責找人。四個人一起行動,目標是很大的,總是會有人看到。因此抓捕他們不費吹灰之力。

他們藏在一個破舊的房子里,由同村的人為他們提供食物。

江雲有些憤怒,強行把火氣壓下去。他準備把這幾個人公審,無論他們做了什麼,都必須要接受律法的制裁。而且這個律法,依照的是大漢律。

漢律基本上繼承了秦法,不過沒有那麼嚴苛罷了,秦始皇制定的法律,是以法家為基礎。裡面具有很多現代法律思想,比如嚴格區分致死的動機,有過失,有謀殺。

嚴格區分兇器等等。實際上,到了這個時代,江雲看過秦法之後,才明白秦朝的法律並非是過分嚴苛,而是管理的過細,小到偷雞摸狗,大到殺人致死,都有相應的法律條款。

這樣的法律,在現代社會是理所應當的。但在古代社會,其實是切斷了門閥豪強控制地方的抓手,所以才會被黑成狗。

江雲選擇了城中間空地最大的一個地方,搭建一個檯子,審案就在這個檯子上。江雲親自坐鎮,四個人挨著跪在台下,一番常規詢問后,江雲道:「你們幾個犯罪事實充分,你們可心服口服?」

「我不服!」閻大頭高聲喊冤,「公子,我娘與妹妹都重病,沒錢如何能看病?在下不過是想要給母親和妹妹看病罷了,敢問公子,此事可違反了律法?」

江雲沉默片刻:「你的行為確實值得可敬,但你的做法我不認同。現在我宣布,閻大頭致多人死亡,不顧朝廷法度,絞。賀雲、龔老四、徐田,杖四十,勞役兩年。」

閻大頭嚎啕大哭,這個結局是他無論如何也不想承受的。

江雲道:「聽著,不要哭了,你母親和你妹妹,我會安排人看病,這算是我私下資助你的。雖然你的行為很不好,但你一片孝心,我很感動。就在此地,立刻執行!」

絞刑其實就是勒死,繩子套上閻大頭的脖子,他非但不生氣,反而還很高興,連連大聲喊叫:「謝謝公子,謝謝公子!」

兩個人扯著繩子頭,朝兩個方向拉去,閻大頭的脖子被勒緊,感覺呼吸困難,雙手不斷往脖子里抓,掙扎了不到盞茶時間,徹底咽了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章 人心難測

44.38%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