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風邪之辯

第88章 風邪之辯

第88章風邪之辯

江雲告訴他們,水裡的生物其實只是其中一種,我們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其實都是微生物在作祟,你們可以好好觀察觀察。

初次看到微生物的世界,無疑是打開一扇大門。華佗與幾個學生此前從未想過,他們日常所見所用的物品,居然還有這麼多生物。

他們瘋狂觀察每一種東西,他們的皮膚、頭髮、衣物,饅頭、窩窩頭、酒、甚至還有他們的排泄物。

杜仲,杜衡都反對,因為顯微鏡太過珍貴,如果觀測排泄物會污染這珍貴的「天眼通」。華佗堅持,為此他們還把官司打到江雲身上。

江雲這才發現,自己到底低估了他們。面對一個全新的世界,沒人能忍得住好奇,他將觀測的規範寫給他們,包括如何取樣,如何觀測,又該如何記錄。

如果不規範的話,很難想象,再過幾天顯微鏡會成為什麼樣子。

有了這份規範,華佗他們如虎添翼。徹夜不休地觀測,晚上,他們捨不得休息太多時間,因此便輪流休息,每個人休息兩個時辰。而且他們不捨得離開太遠,就在觀測室旁邊搭了個窩棚。

一日三餐,他們都在門口吃。華佗變賣了自己的所有值錢物品,包括父親留下的一塊玉,只希望江雲能夠專門僱人給他們送飯。

江雲無奈:「觀測是一件長時間的事情,肯定不是短時間內能完成的,你們這樣弄下去很快身體就會吃不消。」

華佗扯著自己的鬍子,給江雲看,「你看看我的鬍子,我的時間已經沒那麼多。」

面對華佗這個倔強的性子,江雲也只能搖頭,「對了,就你們幾個人觀測,誰來研究醫學呢?而且你們人也比較少,很難真正做出什麼來。」

華佗大驚:「公子難道要將這份神通也公之於眾?」

江雲想了一下,默然半晌才回答:「還是不要了,你有沒有什麼朋友,可以推薦過來,先研究醫學吧,現在醫學實在太差。」

華佗本人擅長外科、兒科,但對內科卻遠不如另外一個人:張仲景。他想了想,覺得如果張仲景能來,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於是華佗便寫了一封熱情洋溢的信,在信中,他宣稱,「此前的醫學理論都是錯的,愚兄已發現疾病原理」,「疾病之於人,實非風邪之說,乃是微生物」云云。

張仲景接到信大吃一驚,他與華佗其名,兩人又年齡相仿,是以對華佗他還是非常仰慕,兩人年輕時曾經在洛陽見過一面。

華佗給他的印象是穩重、心細,雖然少年時頗有些傲氣,但沒有傲氣的少年還能叫少年嗎?但此信給他的感覺,完全是胡說八道。

甚至他一度覺得,這是某個人冒充的華佗,但問送信的使者,那使者道:「先生如今在白馬城,江公子門下,日日鑽研醫道不綽。」

他再次拿起信,仔細看一遍,信中華佗大言不慚:「倘弟前來,合你我二人之力,定能解醫道之謎,接骨移髓、斷頭重生,手到擒來。」其中又提到,江雲治療好曹節與郭嘉之事。

張仲景也接近六十歲,這麼大年紀他並不想走這麼遠的路。但信中提到的願景,著實令他著迷。

他仔細盤問使者,使者一一對答。當使者說水中果然有八萬四千蟲時,他的震驚簡直無以言表。他對使者道:「你容我思之。」

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張仲景便把使者叫過去,「我想好了,這就出發,只是家中尚有雜事需要處理。」

使者點點頭:「先生知曉您會欣然前往,因此命我帶足盤纏。先生盡可處理,在下候著便是。」

張仲景用了三天時間,把事情都處理完畢,把自己的幾個徒兒叫上,然後一行人啟程前往白馬城。

這短短几百里路,張仲景他們一行人足足走了一個月,等到了白馬城時,整個白馬城都活躍起來。

蓋房子的、修築水渠的、整理房屋的、種地的……如此繁忙景象,很難想象這只是區區一個縣城。

江雲聽說張仲景來了,慌得連衣服都沒換,穿著一身剛剛下過田、到處都是泥巴的衣服,出城五里迎接。

「這位就是江公子,那些器具都是他製造出來的。也多虧了他,愚兄才能窺探天機啊。」

華佗感慨萬分。張仲景卻十分納罕,完全不知道現在白馬城是個什麼情況,江公子年紀不大,也就是二十來歲,他能做出什麼好東西來?

華佗迫不及待地帶著張仲景要去看顯微鏡,被江雲攔住。

「先生遠道而來,尚未休息好,暫且不用著急,待洗塵接風后再說不遲。」

一行人敲鑼打鼓,回了縣衙。好酒好菜擺上一桌,為張仲景接風。次日一大早,華佗便早早敲張仲景的門。

張仲景這一夜著實睡了個踏實,此時天色剛蒙蒙亮,他還在犯困,被吵醒后忍不住抱怨,「元華兄,我這一夜都還未睡穩,你就來敲門。」

華佗感嘆:「愚兄是睡不著啊,時不我待啊。」

張仲景完全不能理解華佗為何會這麼著急,變得一點都不像他。但也不好意思再睡,於是起來,隨著華佗去往觀測室。

不出預料,當他看到一滴水中居然有那麼多蟲子的時候,也是如遭五雷轟頂,震驚得說不出來話。

華佗得意洋洋:「不但這水裡有東西,就連傷口上也有各種東西,我懷疑,生病其實就是這些小東西在作祟。」

張仲景茫然道:「果真不是風邪?」

華佗不屑一顧:「哪裡有什麼風邪,都說是風邪,可是誰見過?誰又真正懂得?不過是這麼一說而已。」

張仲景沉默半晌,收到的衝擊太大,完全不能接受。就好像是一個奔騰電腦,突然接到命令,要運行孤島危機,直接卡死了。

華佗卻絲毫不覺,洋洋得意地把自己的發現一股腦兒全都給張仲景說了。

又過幾日,又有個人背著包,風塵僕僕到了,那少年年紀輕輕,約有十來歲,守城老吏詢問他所為何來,又姓甚名誰。

少年擦擦汗,朗聲道:「我叫董奉,是來跟醫聖學醫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 風邪之辯

5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