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賦稅

第8章 賦稅

第8章賦稅

江雲上了後院牆頭一看,差點沒被射成刺蝟,數不清的箭從腦袋上飛過,篤篤篤扎在樹榦上直晃悠。

「奶奶的,看來得讓你們知道點厲害!」江雲破口大罵,翻身下牆頭,叫上幾個家丁,一起到了後花園,搬來幾個陶罐兒,他又搬出來一個木桶,交代幾個人:「裝進去,再裝些碎陶片兒!」

這些其實就是簡易的火藥,江雲並不想拿出來,主要的問題是,這玩意殺傷力實在太小,他也沒做多少。原先只是為了做炮竹準備的,不想今日倒是先用上殺敵了。

關鍵還是黑火藥威力太小,他曾經實驗過,一斤火藥,連條狗都沒炸死,也就是動靜挺大的,把那狗嚇得半個月沒敢出窩。

所以他根本就沒打算用這玩意打仗,但現在已經到了危急關頭,不用不行了。

這些士兵急匆匆裝了十來個陶罐兒,江雲立刻命他們搬去後門,炸死那些弓箭手。等他再次趕到,已經有潰兵爬上牆頭,雙方正在鏖戰。江雲帶來的生力軍,將潰兵擊殺。

「把這些玩意點燃,哪裡人多往哪兒扔。」江雲氣喘吁吁,擦擦汗吩咐家丁。

家丁將信將疑,但還是聽話地把抱起罈子,點燃引信,卻猶豫不知道該往哪兒扔。江雲臉都發白,直接搶過來,往下面一扔,說起來湊巧,正好有一隊潰兵正準備爬牆,聚集一起。

那罈子就在眾人腦袋上炸了。

轟——

一聲響,天地之間彷彿都被按下了靜止鍵。

說起來土炸彈的威力不大,沒看到那幾個倒霉蛋兒還站著呢嗎?但聲勢著實唬人,有一個傢伙被炸得滿臉是血,發狂了一般拚命往跑了。

剩下幾個人,也沒什麼好果子,震得暈暈乎乎,一個個血流滿面。

「妖法!」

五斗米道、太平道前些年還比較興盛,黃巾軍不就是五斗米道弄出來的么?大家思維轉不過來,這些潰兵竟然被唬住,一個個撒腿便跑。還攻個屁的城。

這些人原本就是來撿便宜的,看著這處莊園不錯,能搶一把就搶一把。

現在發現人家不是軟柿子,誰還想著來搶?

前門那邊也是如法炮製,不過江雲學聰明了,讓人吊著罈子下去,就在蟻附攻城那些潰兵的腦袋上炸開,轟轟轟,吊了三個,那些潰兵嚇得魂飛魄散,頃刻間便逃之夭夭。

這莊園竟然神奇地保了下來。

次日,曹操來到莊園時,發現莊園門前的景物都遭了破壞,防禦措施還沒有取消,牆頭上還放著許多叉子之類的東西。

曹操大驚,慌忙走進去,只見到江雲正在指揮著眾人,為那些傷了的家丁治病,滿院子都是哀嚎。

「吾兒,昨日可是遭了兵災?!」曹操又驚又怒。

江雲風淡雲輕地點點頭,「嗯,被我們打跑了!」

曹操上前探望說傷病,只見每個人身上都有傷口,有人正在拿著酒為他們洗傷口。

「家裡竟然沒個護院么?」

江雲搖搖頭,當然有,但他一直都不怎麼重視,也沒想著要稱霸天下,誰知道,居然這個時候遭了無妄之災。

「吾兒勿憂,吾遣人送來兵馬五百,足保吾兒無憂。」

江雲嘆息一聲:「五百人馬並不多,但沒有糧草,如之奈何?」

曹操仰天大笑,揮揮手,便有人搬上來三十個箱子:「此乃吾多年宦遊所得,與吾兒做軍資。」

江雲大喜,打開一看,卻見裡面全是金銀珠寶。隨手從裡面挑出兩隻金釵,塞給甄宓。甄宓歡天喜地戴上,突然瞧見一串珍珠項鏈,大聲嚷道:「這個這個,我也要。」

江雲隨手塞給她。

曹操仰天嘆息:這兒子,怕是廢了,一婦人而已,如此寵愛,連家業都拋到一邊去了。

晚上為了慶祝老爹回來,江雲特意下廚,做了幾道菜,有白斬雞,炒青菜、炒筍、炒田螺。曹操還未吃過這等菜,夾起炒田螺,往嘴裡一塞,頓時驚為天人。

「孩兒,這是如何做的?」曹操很驚奇。

江雲道:「哦,炒出來的。」

三國時候吃飯,大多都是煎、烹煮。哪裡能炒呢?主要是鐵鍋不易得,煉鐵工藝實在太過低劣,一年也得不到百萬斤鐵,哪來的鐵鍋可用?

所以江雲解釋了半天,方才讓曹操明白,曹操一看那鐵鍋,頓時驚訝,「吾兒可以煉鐵?」

江雲思索片刻,道:「煉是可以煉,只不過,太過麻煩。」

白馬城這裡又沒有什麼鐵礦,想要鐵礦,就得去北邊,或者南邊,他才懶得動,索性就拒絕了曹操讓他煉鐵的提議。

吃喝完畢,曹操喝些茶水,只覺得口舌生津,也不好意思問這是什麼東西,只好隨意聊起來。說來說去,又說到曹操拿下冀州之後的戰略規劃來。

江雲喝著茶,淡淡說道:「我若是曹操,此時就不想著繼續北上。天下大亂多年,民不聊生,此時當儘力與民休息,打仗嘛,拼到最後拼的是國力,是人口,軍隊的戰鬥力反倒可以往後放放。」

曹操大為驚奇,「軍隊戰鬥力如何能往後放放?拼國力倒是可以理解。」

江雲指著空中,呵呵冷笑:「曹操佔據豫、冀、等地,皆是熟地,倘若能招募屯墾,多加撫恤,必然糧食豐收,軍糧不虛,失敗即使敗了,也毫無關係。

反之,若是不屯墾,不發展種植,一次潰敗,便可傾國覆地,有死無生。」

曹操思索半晌,「若你是曹操,你如何屯墾?」

「哈哈,」江雲笑道,「若我是曹操,必然實行鈞田。每個成年男丁,分永業田二十畝,口分田八十畝,戰時出征為兵,閑時卸甲為農,兵馬自備。」

江雲說的這些,其實是唐朝時期實行的均田制,這比屯田制更進一步。屯田制的賦稅著實太狠,用官牛者,國六民四,私牛者五五分賬。

雖然能保證軍需,但其他任何產業都發展不起來,國力始終無法上升。

均田制則不然,賦稅下降不說,而且能調動農民的積極性,又能降低養軍成本。這可是兩晉南北朝時,為了戰亂的需要而制定的制度,遠比屯田更為先進。

曹操聽完,驚為天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三國:不會吧,我爹居然是曹操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賦稅

5%
目錄
共16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