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狗急跳牆了!

第221章:狗急跳牆了!

「控制住他!」

秦恆喊道。

安保人員反應很快,迅速動手,將這名中年男子迅速控制住。

「秦先生,問題在他身上?」

周克禮看著秦恆,疑惑的問道。

「嗯,即便他不是主謀,也會是參與者。」

秦恆點頭,自信的說道。

自從隱疾被秦恆治好后,周克禮對秦恆非常信任,下意識的便相信了秦恆。

周克禮轉頭看向被控制住的中年男子,神色嚴肅,眼眸冰冷道:「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叫劉騰吧,來我周家也有十好幾年了,為什麼要做這等吃裡扒外的事情!」

「少爺,我冤枉啊,我沒下毒啊,我今天一直幫著主廚,主廚可以給我作證啊。」

劉騰跪在地上,雖然臉色蒼白,但卻是一副冤枉的樣子,哭著說道。

周克禮聞言,眉頭一皺,看向一旁的主廚老陸。

老陸雖然也很驚慌,但老實的點點頭道:「劉騰今天的確是幫著我弄東西,沒有出去過。」

「少爺,我真是冤枉的,我在周家做了十多年,從來沒有不軌之心,是這小子拉我做替罪羊啊。」

劉騰一把鼻涕一把淚,彷彿比六月的竇娥還要冤枉一般。

秦恆看到劉騰這幅做派,嘴角微微一抽。

這傢伙,演技還真六,至少比已經進去喝茶的吳簽要號。

除了秦恆之外,劉騰的演技也讓周圍的員工甚至是周家的警衛隊,都相信了他的話。

周克禮仔細的盯著劉騰,卻沒有看出絲毫的問題。

他執掌周家也有好幾年了,遇到過不少陰險狡詐之人,所以也會根據眼神和表情來判斷一個人是否說謊。

但他卻沒有看出劉騰的問題。

「秦先生,您看……」

無奈之下,周克禮只能看向秦恆,尋求幫助。

秦恆點點頭,看向劉騰,微微一笑道:「若不是我正好熟悉藥材,你這演技恐怕連我也騙過去了,我猜你應該是受過訓練的殺手吧,在周家潛伏了很多年?」

聽到秦恆這句話,劉騰眼神里閃過一絲不可名狀的驚慌,但很快被他遮掩,只是小聲道:「我真是被冤枉的,我這十幾年在周家兢兢業業,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聒噪!」

秦恆眉頭一皺,厲聲喝道:「你以為我讓你們抬起手,沒有絲毫根據?」

秦恆一下子抓起劉騰的手,指著他指甲里一些漆黑的東西說道;「這便是證據!」

這話說出來,周圍人都有些懵,就連周老爺子也是皺著眉頭,沒明白秦恆的意思。

「我在廚房工作,碰到一些柴灰或者髒東西是正常的,這能證明什麼。」

劉騰依舊狡辯道。

「的確,在廚房工作,手指甲黑點也正常。」

秦恆笑著點點頭,心裡卻在為周家人擔心了一下。

畢竟廚房的工作人員手都這麼臟,可想而知平時吃的有多麼不幹凈。

咳咳!

秦恆輕咳一聲,將思緒拉回,冷笑道:「但你手指甲里的東西,並不是柴灰,而是蟾酥!」

這話一出口,劉騰再也偽裝不住,臉色微微一變!

「蟾酥這東西,色白,無味無毒,遇水變黑,蟾酥最令人詬病的地方,便是他的表層容易脫落,會留下黑色物質,這個物質清水無法洗凈,而你指甲里的,正是蟾酥的表層!」

秦恆說到這,又指著參湯道:「蟾酥本身無毒,且有滋補功效,但與人蔘混在一起,就會形成劇毒,致人死亡!」

轟!

這話一出口,劉騰只感覺腦子一炸!

他用蟾酥配參湯刺殺,是他計劃好久的方案。

這兩天他一直觀察周恩德吃飯的規律,在得知最近周恩德一直在喝參湯后,便打算用蟾酥來配劇毒!

原本這是一個天衣無縫的刺殺,即便事後被追責,也是主廚的問題。

但他萬萬沒想到,今天居然來了個中醫。

還特么知道蟾酥和人蔘的相衝關係!

秦恆看到劉騰的臉色,心中已經瞭然,開口道:「我相信主廚即便不知道蟾酥的藥性,也不會隨意添加,而這些廚房的人員里,只有你,手上沾有蟾酥,你還說你冤枉!」

「我……」

這一刻,劉騰再也無法辯解,原本委屈的表情瞬間變得陰狠起來!

「小子,你壞我大計,我殺了你!」

劉騰猛地一用力,居然掙脫了身後人,猛地沖向秦恆,從腰間居然跳出一把鋒利的三棱短刃,直直的刺了過來。

這是狗急跳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的五個徒弟都是戰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我的五個徒弟都是戰神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1章:狗急跳牆了!

51.76%
目錄
共42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