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就這樣而已

第207章 就這樣而已

紅衣女人傻眼了,站在展池身後不敢再言語,她不過就是個秘書,項鏈也是買給女客戶的。

陳夢瑤沒想到展池會以這樣的方式送她東西,她冷笑一聲:「你之前的煎餅果子我吃了,項鏈就免了吧,我買不起,你送我,我也受不起。」

溫言從包里拿出了那張黑卡來:「刷我的卡吧,我要了。」

展池堅持刷他的卡,對陳夢瑤的排斥和冷言冷語毫不在意。

刷卡期間,他隨手指了另一條項鏈:「幫我把那條也一起包起來。」

陳夢瑤突然間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似的,將包裝好的項鏈摔在了地上:「展池,你是在向我展示優越感嗎?這樣讓你覺得很爽嗎?因為從前我為你花錢的時候就是這樣,是嗎?你把那看做是一種羞辱嗎?所以現在要加倍奉還?!」

展池抿了抿唇,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沒有,你想多了,你喜歡,就送你,就這樣而已。」

羞辱的感覺是那麼鮮明,分手時的場景還歷歷在目,陳夢瑤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需要,你已經把錢還給我了,我們兩清了,別在這裏顯擺你有錢你很闊綽了,我現在的確是個窮光蛋,我們之間,也沒有任何關係,那項鏈,你拿去送別人吧。」說完她轉身離開,溫言只能快步跟了上去。

「池……池總,沒事吧?」紅衣女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事。」展池將地上的項鏈撿了起來,看着陳夢瑤離開的方向輕輕舒了口氣:「你不認識剛才的人嗎?」

他這話是向櫃姐說的。

櫃姐有些迷茫:「啊……?」

「懷孕的那個,是你們老闆娘,溫言。這裏的東西可以說都是她的,以後看人不要只看衣着,太膚淺。」說完他拿着要送給陳夢瑤的項鏈朝商場大門口走去。

紅衣女人在身後叫道:「總裁,那剩下的這條我給嚴小姐送去嗎?」

展池沒回頭,只是揮了揮手表示同意。

到了外面,陳夢瑤把車從車庫挪出來就被堵了半天,這時候商場人多,車庫都快不夠停了。

好不容易能上路了,溫言剛坐進車裏,展池就冒了出來。陳夢瑤看見他就來氣,搖下車窗怒視着他:「你信不信我從你身上壓過去?要不是這車不是我的,我剛才就這麼幹了!」

展池將項鏈遞給她:「能不能不要渾身是刺?從前你對我不吝嗇,現在我對你也一樣,這是人與人之間的互相,跟羞辱什麼的沒關係。」

陳夢瑤將臉別到了一邊,展池將項鏈塞進她手裏,頭也不回的轉身走了。她想丟掉項鏈,想到價格,又忍住了,罵了句『男人都是狗』,然後一腳油門沖了出去。

回到穆宅,溫言將買的那些小衣服都一股腦的拿出來整理,劉媽見她這麼早就開始準備衣服了,笑着說道:「你這是不是準備得太早了?要是我看走眼了,生了小少爺呢?這粉嘟嘟的衣服穿起來不太合適吧?」

溫言越看那些衣服越喜歡:「沒事,就算生了兒子,也一樣的穿,我希望是女兒呢,女兒都是小棉襖,男孩兒太調皮了。」

下午六點多,陳諾開車回來了,今天劉媽沒早早的開飯,直到陳諾推著坐在輪椅上的穆霆琛進門,她才知道是為什麼。

看劉媽的表情就知道,所有人都曉得今天穆霆琛出院,就溫言一個人被蒙在鼓裏,中午還傻傻的去送雞湯了,以為他還要住一陣子院。

「少爺,先吃飯嗎?」林管家問道。

穆霆琛微微點頭,冷峻的臉上平靜如水,陳諾推著輪椅到了飯廳,溫言也跟了過去:「這麼快出院?」

「嗯,在醫院獃著也沒什麼用,還要防止被媒體拍到。」穆霆琛在陳諾的幫助下從輪椅上挪到了椅子上。他頭髮似乎剪短了,類似於寸頭,頭上的傷口也重新包紮過,可能剪頭髮是為了方便恢復。

「你腿……」溫言好奇的想問,又不知道具體怎麼開口,他腿好像也傷到了。

「放心,下半身沒廢,就腿有點骨折。」他望着她,深邃的眸子裏帶着一抹戲謔。

她臉一紅,輕咳兩聲跟孩子似的拍了拍桌子:「劉媽,開飯啦,我餓死啦!」

劉媽應了一聲,笑意盈盈的端著菜上桌:「少爺終於出院了,這樣太太就不用半夜往醫院跑了,今天下午太太還去買了好多小孩子的衣服,粉嘟嘟的,可愛得很。」

溫言頭埋得低低的,劉媽總是這樣什麼都說,弄得她尷尬得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7章 就這樣而已

17.6%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