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失控

第226章 失控

溫言有些錯愕:「你說什麼?」

他沉默了一陣,才用最平淡的口吻說道:「你記得莫叔提起過的那件事么?上次我在書房跟穆家慶的對話你也聽到了,那個私生子,就是展池。他很危險,你和陳夢瑤都要離他遠點。記得你還在大學時的那次么?食堂阿姨的傻兒子突然對我動手,是你擋了那一刀,那就是展池唆使的。最重要的,是陳家珠寶材料失竊的案子,也是他操控的,被火燒死的那個人只不過是替罪羊。

離開陳夢瑤之後展池突然開了公司,還買了那處爛尾樓,你覺得他錢是哪裡來的?這些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多的我也不能說,他那些行徑都是針對我的,但你要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性的,不要把他當做普通人對待。」

這些真相讓溫言有些難以消化:「你的意思是……一開始展池接近瑤瑤就目的不純嗎?不光把她當做墊腳石三年,還親手導致了陳家……怎麼會這樣……太過份了,瑤瑤明明那麼喜歡他,對他那麼好,他怎麼能這樣?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有一天能扳倒你嗎?他就算是穆家的私生子,想要家產的話,有很多種解決方式,哪怕大張旗鼓的公開身份,也比他做這些惡劣的事情要好!

還有……三年多之前那場聚會,我跟沈介的那些照片,難道也是他……?後來我跟沈介在酒店的事,也跟他有關嗎?不然我想不到還有誰會這樣做了,我懷疑過姜妍妍,但好像不是她。」

她能聯想到這些是因為那些事情爆出來之後對穆霆琛都有一定的影響,展池為了對付穆霆琛,不光利用了陳夢瑤,還利用了她,這是她絕對沒想到的。現在回憶起來,有些細思極恐。

穆霆琛不想把話題延伸到更深的地方:「你還不算太笨,他要的不是錢,不是穆家的家產,是為了幫他和他母親討回公道。一個情婦和見不得光的私生子,有什麼公道可言?真是可笑。這些事情我會解決,你不用管太多,記住我的話,離他遠點就行了。」

得知這些之後,溫言根本無法平靜下來,她想過或許是穆霆琛搞錯了,因為這樣對陳夢瑤來說太不公平了,可是展池跟陳夢瑤分手之後很大手筆的拿出兩百萬來償還陳夢瑤,還突然變得很有錢,這些又怎麼解釋?

她忍不住想要挖掘更多的疑點:「我……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想知道,展池和他媽媽,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處心積慮這麼多,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事情能解決當然最好,這樣下去誰也不會好過,你國外的分公司關閉跟他也有關吧?」

穆霆琛沉默了,他想到了空難前夜家父的坦白,也想到了母親病入膏肓的慘白容顏,那個為穆家付出一切的女人……最終跟那個負心的男人一起上了飛機,然後再也沒能活著下來……

展池和其母親都是他不願意觸碰的底線,那是穆家見不得光的東西,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逐漸收緊,情緒有些失控,不得己將車停靠在了路邊:「穆家的事,跟你沒關係。我說得已經夠多了,別問了!」

溫言被他突然的態度轉變嚇到,不敢再說話。她突然意識到,他提起私生子的時候看似淡然,實則是在面對穆家過去的不堪,他肯對她講,已經是鼓足了勇氣,她不應該再逼他。

「對……對不起,我不該問的。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會讓瑤瑤不再跟展池聯繫的,我們回家吧?」她這才知道他也有脆弱的一面,所以並不怪他對她發火。

車重新啟動開向穆宅,兩人都沒再有任何交流。

回到穆宅之後,進門時,他冷聲提醒道:「暫時別出門,天氣太熱了,對你身體不好,等過了一個月,想去哪裡都行。」

用最冷淡的語調訴說著關心,除了他,恐怕沒人能表達得這麼自然了。

她沒計較他的口吻,畢竟是她問了不該問的東西才讓他不高興的。

當她準備回客房的時候,發現劉媽已經將客房的床被都收起來了,她找到劉媽詢問:「怎麼把客房的東西都收了?」

劉媽有些疑惑:「之前分房睡是不方便,現在又沒事了,難道要一直分床睡啊?你們還年輕,感情需要近距離才能好好延續,哪有年紀輕輕就分房睡的?聽話,回少爺房間去。」

她有些無奈:「劉媽!我睡客房挺好的,你幫我把床弄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6章 失控

19.22%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