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他的憤怒

第25章:他的憤怒

說完,他再度埋首在她唇邊,帶著酒精味道的呼吸輾轉在她唇齒間,屋內的氣息漸漸升溫。

溫言雙眼迷離,驀地想到了在機場挽著他手臂的女人,她下意識將他推開:「你酒醒了再說!」

在機場時她就看得出來,他對那個女人很溫柔、很寵溺。

如果他現在是清醒的,一定不會想碰她吧……?

她……不想讓他對她的恨意再深一層了……

穆霆琛深幽的瞳孔間透著一股清明,看了她好一會兒突然低吼出聲:「滾!」

她渾身一震,連忙起身攏了攏睡衣離開卧室。

隔著一道房門,她重重呼出一口氣,慶幸今天劉媽幫她搬房間的時候,沒有將她原本屋子裡的被褥收起來。

可她躺在那張空蕩蕩的床上卻怎麼也說不著……

翌日一早,她剛到飯廳坐下,就看見劉媽匆匆將她原來房間的被褥收起來了,連床墊都讓人搬走了。

溫言愣了片刻,很快明白了怎麼回事。

穆霆琛的命令。

想到昨晚那一幕,她耳根不自覺地發熱,冷不防就見穆霆琛從樓上下來,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就驅車離開了。

溫言緊張複雜的情緒在她離開后慢慢平復,吃完早餐后就拎上包出了門,只有在工作的時候,她才不用擔心怎麼跟他相處。

剛到公司坐下,主管陳鑫將一份文件放在了她辦公桌上:「你把這個送去凱悅公司,記住,要親手交給穆總的秘書,你要有能耐也可以交給穆總本人,不能給其他人。」

溫言怔了怔,沒記錯的話,凱悅是穆氏旗下總公司,穆總當然就是穆霆琛……

「陳主管,可以讓別人去么?」她不想去,或者說,是不知道怎麼跟穆霆琛相處,哪怕不一定能見到他,她也不想有幾率去碰撞那可能遇見的百分比。

陳鑫往她辦公桌上一坐,手插進了西裝褲兜里:「我沒聽錯吧?這可是肥差,讓你去見世面的,接觸的全是凱悅那邊的精英,有可能還能見到穆總,你居然不去?我這麼照顧你,你好心當驢肝肺啊!去去去,趕緊去,你這實習期剛過,就開始『叛逆』了?」

她自從來到這家公司,逆來順受慣了,被人使喚得不少,陳鑫是最照顧她的,她也不想這樣,糾結半天,還是起身將文件拿了起來。

陳鑫伸手拍了拍她的肩:「這就對了嘛,我很看好你哦,別讓我失望。對了……今晚下班,一起吃個飯?」

她想也沒想就說道:「不了,我要回家,謝謝。」

溫言一走,一旁的人就調侃陳鑫:「人家從實習到現在幾個月了,你也追了幾個月,連一起吃個飯都沒有過,嘖嘖,陳主管,你這花名在外的,我開始懷疑你的本事了啊。」

陳鑫瞪了那人一眼:「她就是靦腆,性格內向,慢慢來嘛,不著急,我就不信拿不下她!今晚,我非得帶她出去吃飯,不信你等著看!」

……

穆氏集團大廈,溫言抬頭看著高聳的建築,彷彿看見了高高在上的穆霆琛。

向前台說明了來意,她乘電梯抵達了第46層,也是最高層,這層樓很安靜,連保潔阿姨的動作都是輕手輕腳的,好像生怕驚擾了什麼人。

硬底的鞋子踩在地板上發出了突兀的響聲,保潔阿姨皺起了眉頭:「這位小姐,這層樓不可以穿動靜這麼大的鞋子。」

溫言低聲說了句不好意思,立刻將鞋子脫下拎在手裡,即便隔著絲襪,地板冰涼的溫度還是傳到了腳底,凍得她一個哆嗦。

找了一圈兒,她看見走廊盡頭有一個辦公位,辦公位對面就是總裁辦公室。

她走近,辦公位是穆霆琛秘書的,周圍除此之外沒有辦公區。秘書現在不在,她決定在這裡等,總好過敲穆霆琛辦公室的門……

突然,從穆霆琛的辦公室里隱約傳出了女人的聲音:「討厭,還騙人家說你沒空,你不是也沒忙嗎?我看上一款包包哎,超喜歡的,霆琛哥你給我買好不好?」

溫言呼吸一滯,像是有一雙手捏住了咽喉。

她聽不見穆霆琛有沒有說什麼,很快,女人出來了,四目相對,她微微一怔,是上次機場那個。

她視線沒有在女人洋洋得意的臉上停留,而是定格在了女人腳上的高跟鞋,穆霆琛不允許所有人擾亂這層樓的安寧,卻允許這個女人穿高跟鞋來。

「又是你呀,你跟霆琛哥是什麼關係?雖然我以前不認識你,但是,從現在開始,我討厭你。回國之後每次我找霆琛哥都能遇見你,討厭死了。」女人說話時的語氣像是撒嬌,就算話再過分,有了語氣的加持,也讓人討厭不起來,就好像在開玩笑似的。

「我是來送文件的。」溫言平靜的說道。

「我才不管這些,霆琛哥是我的,別的女人……休想跟我搶。」女人將一張金色的卡放進了限量款手提包,臨走,還輕哼了一聲。

溫言在辦公室外等了半個多小時,秘書依舊沒有回來,她想過將文件放下直接離開,但是看著文件封面上印著加密,她又猶豫了,萬一出了事,她擔不起。

辦公室內,穆霆琛盯著電腦屏幕上的監控視頻,神色冰冷,他倒要看看她能在外面站多久。

兩個小時之後,他煩躁的合上筆記本電腦,沉著臉撥了個電話:「告訴她,你今天休假,讓她將文件送到我辦公室。」

兩分鐘之後,溫言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她壓低了聲音摁下接聽鍵:「喂?」

「你好,是飛躍集團的吧?我是穆總的秘書,今天我休假,要是有重要文件,請直接送到總裁辦公室交給穆總。」

還沒等溫言說話,對方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萬般無奈的敲了敲門,裡面傳出了穆霆琛富有磁性卻冷漠的嗓音:「進來。」

溫言推門進去,將文件放在辦公桌上,用公式化的口吻說道:「穆總,這是我們公司送來的文件,請您過目。」

穆霆琛眸底覆上了一層陰霾,隨手將文件丟在了一邊:「當我看過了。」

她怎麼會不了解他?他現在心情肯定不好,那她就更要讓他親自看了文件再離開,要是之後有什麼差錯,她就別想在公司待了:「穆總……您還是先過目一下吧。」

穆霆琛身體稍稍後傾,靠在椅背上,雙手交疊在身前,冷眼看著她:「我要是不看呢?」

溫言懷疑他在故意為難她:「那……您想看的時候再看,有問題可以到時候告訴我。」

「滾!」他閉上眼,雙手指節因為用力過度,捏得泛白。

但是溫言這次卻沒有跟從前一樣轉身離開,而是站直了身體:「穆總,請不要把私人問題帶到工作上來,要是我工作上有讓您不滿意的地方,您儘管說。」

他驀地的睜開眼看著她,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你是在教我怎麼做人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他的憤怒

2.13%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