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誰教你的?

第270章 誰教你的?

溫言循著她的視線看去,心臟漏掉了半拍,穆霆琛的個頭和顏值在這種人群聚集的地方依舊那麼搶眼,她不想看見都不行!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緣故,她竟然沒那麼害怕,為了壯膽,她又倒了杯酒一飲而盡:「瑤瑤,我得先撤了,你有事記得給我打電話……」

很快,穆霆琛和眾多保鏢就聚集在了卡座旁邊,在他發火之前,溫言主動撲上去大膽的抱了個滿懷:「我是跟瑤瑤出來吃飯來著,吃完了想著還早,就來這裡了,你怎麼來了?」

穆霆琛陰沉著臉,看見她這幅醉醺醺的樣子,心裡的怒火在翻湧,強忍著才沒爆發:「來找你的,跟我回家。」

溫言偷偷的朝陳夢瑤揮了揮手,跟穆霆琛一起離開了酒吧。上了車她才知道,敬少卿也在酒吧,就是敬少卿給穆霆琛告密的!

「要不是少卿告訴我你在這裡,你還打算玩多久?誰讓你去那種地方了?你知道女孩子喝多了在那種地方多危險嗎?我的話你當耳旁風是吧?想上天?」

面對穆霆琛的憤怒,溫言唯唯諾諾:「我知道了……下次不去了,去也叫上你,可以了嗎?」

他深吸了一口氣,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沒有下次了!我也不會再去那種地方。」

她不敢吭聲,突然覺得有些反胃,堅持了一會兒實在扛不住了才招呼陳諾停車:「我想吐,快靠邊停!」

陳諾急忙將車停靠在了路邊,一頓驚心動魄的動靜之後,穆霆琛嫌棄的下車遞給她紙巾和礦泉水:「我真想把你丟在路邊!」

她撇了撇嘴,收拾完重新回到了車上,明明吐過了,酒精還是一點點麻痹了她的神經,帶走了她最後一絲意識。

車開回穆宅,穆霆琛帶著滿臉嫌棄將她抱回了卧室,直接丟進了放滿水的浴缸里。還沒等他動手幫她洗澡,她突然抬手撲棱了幾下,他身上的衣服瞬間濕透。他咬咬牙,將她身上的裙子褪下,自己也脫掉衣服坐了進去,他實在沒精力伺候完她再收拾自己。

「穆霆琛,你真帶勁!」

溫言抬手一邊掐著他的臉一邊說著極度大膽的話,完全不知道此時某人臉色黑得可怕:「誰教你的?」

她傻笑:「瑤瑤說的……我也這麼覺得。」

他懲罰性的在她腿上拍了兩下:「以後這種話不能隨便對別人說,只能對我說,聽見了嗎?」

她以同樣的方式回敬,在他臉上拍了兩下:「聽見了!你身上好燙,好像要燒起來了。」

他沉默不語,豈止是燙,他心裡的怒火早就燒起來了,要不是她識相,在酒吧上來就抱,他絕對不會就這麼罷休,一想到她喝醉酒的德性,他就不敢想放任她在那種地方的後果。

他眸子一沉,猛地低頭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她喝醉之後太吵了,他此時不想聽到她發出別的聲音……

……

零度酒吧,陳夢瑤獨自喝到凌晨十二點才拎起包搖搖晃晃的離開。

她沒有喝到忘卻煩惱的地步,如果可以,她想什麼也不管不顧,喝得爛醉如泥,但現實不允許,她身邊沒人,她得保證自己的安全。帶著殘留的清醒,她靠著馬路邊的樹等車,無聊時打開手機查看,有展池的信息,還有敬少卿的。

展池:對不起,今天我太衝動了,給你道歉。明天我去找你,我們好好談談吧。

敬少卿:喝夠沒?

敬少卿:看來還沒夠,別一個人逞強,待會兒打電話我送你回去。

她一條都沒回復,現在她只想回家踏踏實實的睡一覺。

突然,一直停靠在不遠處的一輛灰色轎車朝她開了過來:「美女,坐車么?我送你回家啊。」

她瞥了車窗處探出的腦袋一眼,忍住作嘔的衝動揮了揮手:「姐是你吃不起的菜,一邊兒撿漏去。」

對方罵罵咧咧的搖上了車窗,這種人她見得多了,專門在酒吧外等著喝醉酒的女人出來,意圖自然不用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0章 誰教你的?

22.96%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