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別再戴著面具做人了好嗎

第290章 別再戴著面具做人了好嗎

返程的飛機上,敬少卿的座位和陳夢瑤的座位並在了一起,全程兩人沒有任何交流,這幾天彷彿將陳夢瑤掏空了一樣,一上飛機她就戴上眼罩睡著了,飛機落地,還是溫言將她叫醒的。

各自回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溫言先進門,穆霆琛在後面拿行李。原本林管家要帶人去機場迎接的,她拒絕了,因為不想引人注目,林管家出動必定排場浩大。

穆家的一個小保姆突然迎上前:「太太,有人送了東西來,說是給您的。」

她有些好奇會是誰送的:「什麼東西?誰送來的?」

小保姆搖搖頭:「不知道是誰,我沒見過,好像是一封信。」

說著,小保姆將信拿了出來,看到那信紙,她身體僵了僵,那是徐榮生慣用的信紙……

接過信,她拆開查看,信中的一字一句撥動著她的神經,逐漸的呼吸急促,手腳冰涼,身體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這封信不是給她的,是寫給穆霆琛的,但是送信的人卻指明是給她的,是希望她看到真相嗎?!

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她驚恐的回頭,然後後退,臉頰上早已布滿了淚痕。

穆霆琛停下腳步,鬆開了手中的行李箱。

在看見她手裡的那封信時,他就已經猜到什麼都瞞不住了,展池終究還是見縫插針的將信送來了。

「為……為什麼……?」她無法完整的說出一句話,呼吸像是被死死扼住,眼前也在一陣陣的發黑。

穆霆琛不敢靠近她,深邃的眸子里透著小心翼翼:「……對不起……」

對不起?他連問都沒問,就說了對不起,也就是說,他早就知道信上是什麼內容了,也承認了內容的真假性。她已經無法自主站穩,扶著樓梯扶手才勉強穩住身形:「你……你突然對展池……改變態度,是因為……信在他手裡……對嗎?是他害了瑤瑤一家,他也做了那些事,對嗎?你在幫他撒謊!你……不讓我查當年的事……是因為……呵呵……我爸是你的替罪羊?!」不用猜也知道信是展池那邊送來的了,她不傻。

她記得很清楚,當初他發現老徐寄來的信件時,反應很激烈,她當時還以為他是不想提及當年的事,現在看來,並不是。那時候,她還在為自己父親可能是清白的而高興,她終於不用作為罪人留在他身邊了,而他的反應,無疑是給她澆了一盆冷水。原來這其中,藏著更加陰暗的秘密!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閉了閉眼,要他說出一切都是他母親做的,他說不出口,母親和溫言一樣,是他心中的凈土,他不忍污染的凈土。縱然說出來,那又能怎樣?他母親做的,和他做的,意義都不大,終究是他欠了她的。

從罪人之女變成受害人之女,這個反轉讓溫言一時間喘不過氣來,她一直以為虧欠的人,竟然是一直虧欠著她的,這樣想來,當初的收留,不是他的善意,而是他的愧疚。過去這麼多年她活得如此壓抑、小心翼翼,到底為了什麼……?

他眼中一直對她的恨意,恐怕不是對她,而是對某些人吧?她的存在會讓他想到那些不堪,偏偏他又矛盾的將她留了下來!

最讓她害怕的是,穆霆琛在十九歲的時候竟然可以害死了自己一家人,還包括她無辜的父親!她無法想象那樣心思縝密的計劃是出自一個十九歲的少年:「為什麼……要那樣做?」

穆霆琛雙手攥成了拳:「我媽……為穆家付出了一生,我爸卻在她重病彌留之際做了那種事情,還讓她知道了,我沒辦法原諒。沒錯,我就是那樣的人,從來都是!」

她對他的話沒有任何質疑,他雖然對世人極好,沒有人會說他不好,可他在家裡對她,向來是嚴厲得可怕,那才是真正的他,他沒展露出來的,比那嚴厲可怕得多!

她現在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離眼前這個可怕的男人!

她跌跌撞撞的沖向門口,順帶拖上了自己的行李箱,在穆霆琛企圖攔住她的時候,她尖叫著:「別過來!求求你別靠近我……!」

他腳步生生頓住,眼底的害怕一閃而過:「有什麼明天再說行嗎?大晚上的你一個人出去不安全……」

可她此刻卻覺得他表現出來的關心和溫柔都是假的:「別再對我好了行嗎?別再戴著面具做人了好嗎?!你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人,不是的!」說完她頭也不回的沖了出去,手裡攥著的信紙已經被揉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0章 別再戴著面具做人了好嗎

24.66%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