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舊事重提

第326章 舊事重提

陳夢瑤立刻閉了嘴,順帶給藍湘使了個眼色,藍湘會意,埋頭做事去了。

晚上回到家裡,溫言拿著那張紙看了半天,陳夢瑤一邊吃著敬少卿交代人送來的飯菜,一邊抱怨:「哎喲,你用就用,不用就不用嘛,我都支持你的,你不要再盯著那張紙看了,看得都魔怔了。」

溫言將紙收了起來:「吃你的吧,我看敬少卿就是在養豬,養你這頭肥豬,照這樣下去,天天吃夜宵,你遲早要胖起來,就跟氣球似的!」

陳夢瑤看得很開:「怕什麼?我這輩子都沒想找個對眼的結婚啥的了,過自己的日子,舒坦,想怎麼來怎麼來,人生短暫,及時行樂,別虧待了自己的嘴巴和胃,死了可就什麼都吃不著了。」

這些話可不像陳夢瑤能說出來的,都是女孩子,陳夢瑤從前也很怕胖,也討厭被人說胖,溫言遲疑了片刻問道:「瑤瑤,你老實說,你被綁架之後,有沒有發生什麼?我了解你,從那之後,你變了許多。」

陳夢瑤臉上的輕鬆之色逐漸消失,手指下意識的攥緊了手中的筷子:「沒……沒有啊,就在姜妍妍手裡吃了點苦頭,別的沒有,幹嘛要提那種事啊?」

當時陳夢瑤被敬少卿找到之後,溫言很高興,加上一直沒休息,狀態不好,沒有仔細查看陳夢瑤身上的傷是怎麼造成的,現在細細想來,有些不對勁,如果是姜妍妍指使人毆打陳夢瑤導致的傷,應該是呈大面積的紅腫和淤青,可當時陳夢瑤脖子上明顯有一塊塊的紅色印記,不像是打的,倒像是……

這種事情的確難以啟齒,陳夢瑤不願意說出來,溫言也能理解,但是倘若真的發生了那種事,就不應該這樣一聲不吭的讓事情過去,必須要討個說法:「瑤瑤,我知道你不再想提起,事情也過去這麼久了,你難道一直沒想過討回公道么?這是女孩子的清譽。」

陳夢瑤抬頭看著她,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道:「你想什麼呢?會不會有點邪惡了?」

溫言也覺得略微有些尷尬:「不是……我只是想知道展池有沒有對你做過什麼……畢竟關了你兩天。」

陳夢瑤搖了搖頭:「不是他,他沒有。」是啊,展池沒有,是姜妍妍指使人做的,她想過報警,又顧慮太多,加上沒有第一時間驗傷,當時還有把柄在展池手裡,也只能作罷。

現在若舊事重提,想追究到底,傷的也只能是她自己。還有,她不想讓溫言知道她代替她所承受的一切。就當用那不堪的過去和折磨換來了當前的美好和安寧,看開些,總是好的。

溫言聽出了陳夢瑤話里包含的東西,展池沒有,不是他,那難道還有誰嗎?她想到了姜妍妍:「不是他?難道姜妍妍……」她一直以為姜妍妍就算過份,也最多只是暴力報復一下就完了……

陳夢瑤知道溫言聰明,害怕被拆穿謊言,不敢直視她的眼睛:「我都讓你別瞎想了,難道在我身上非要發生點什麼才正常嗎?行了行了,你要是不吃的話就早點睡吧。」

溫言告訴自己要放下心來,陳夢瑤從始至終都沒有表現得很崩潰,任誰遇到那種事都會崩潰的,希望真的沒有發生:『好吧,那我先去睡了,你也快點吃完過來睡覺。』

陳夢瑤埋頭邊吃邊答應,眼淚無聲的掉進了碗里,她只是看著神經大條,並不是不在乎,直到現在,她都不敢回憶那場噩夢。

第二天,兩人照常早早的去店裡,沒曾想店門上被人用紅漆噴了謾罵的字樣,字跡已經乾涸,恐怕是昨晚打烊之後被人噴上去的,紅漆牢牢的貼在玻璃門上,要清理起來可不容易,只能一點點的鏟掉!

陳夢瑤傻眼了:「什麼情況?誰啊這麼缺德?!我們也沒得罪過誰啊!要是讓我知道是哪個缺德的,我要在他臉上噴紅漆!」

溫言理智的分析了一下,當下不是要找出噴紅漆的人是誰,而是要在人流量多起來之前把門上的字樣處理掉,不然被人看見的話,一定會有所影響的。還好她今天要提早到店裡做準備工作,所以來得比較早,現在大街上都沒幾個人,還有時間!

「快,找工具去!要在人多起來之前把這些弄掉,至於誰弄上去的,回頭再查就是了!」

陳夢瑤罵罵咧咧的去找了工具來,小鏟子和抹布還有各種洗劑都用上了,奈何效果不大,最有效的還是得用鏟子一點點的去鏟,特別磨人耐心,字跡覆蓋的面積很大,要一點點的鏟完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做到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6章 舊事重提

27.72%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