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不可能到此為止

第382章 不可能到此為止

穆霆琛沒立刻表態,不緊不慢的站起了身。溫言內心有些凌亂,恨不得把敬少卿拎回來打一頓。她整理了一下情緒,淡淡的說道:「不用送,我先走了。」

穆霆琛伸手擒住了她的手腕:「我送你。」

她微微皺眉:「不用。」

他堅持:「我說了,我送你。」

最終溫言還是敗下了陣來,上了穆霆琛的車,不過她是坐的後座。

車內的冷氣隔絕了外面的熱浪,溫言看著車窗外迅速劃過的建築物,思緒一片空白,她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沒有堅持到最後,為什麼要坐他的車……要不是今天陪陳夢瑤,她大概是不會有機會跟他同桌吃飯的。

突然,一直沉默的穆霆琛開口說道:「那天晚上,不好意思,我喝多了。」

他的語調淡然,聽不出其中有多少的真誠,不過好歹是道歉了,溫言沒有去回首那晚的不堪,用同樣的口吻說道:「我知道你喝多了,所以沒關係,不過我希望沒有下次了。」

他頓了頓:「下次不會喝醉了去找你。」

意思在清醒的時候還會去找她?!

溫言忍不住強調:「我希望你清醒的時候也不要去找我,除了離婚之外,永遠都不要找我,明白嗎?」

恰遇紅綠燈,車停了下來。看著紅燈倒數計時,溫言有了想立刻下車自己步行回去的衝動,可是車門是鎖著的,她也不想表達得太明顯。

足足十秒之後,穆霆琛才又開口:「我接受從頭再來,從頭開始,不接受離婚。你可以用你所能想到的、做到的,任何手段宣洩你心裡的怨恨,不要跟我劃清界限。」

是錯覺嗎?為什麼她感覺自己從他的語氣里聽出了一絲祈求的意味?這不像他……他再惡劣她都能習慣,唯獨這樣的方式她不習慣。

等長達九十秒的紅燈結束,車重新上路,她才定下神來:「放過我不行么?」

他反問:「你放過我,行嗎?」

她咬牙:「那當初你怎麼沒想過放過我爸?他在你們家做事那麼多年,你不知道他還有個獨自撫養的女兒嗎?我才九歲……是你讓我連唯一的親人都沒了,你還要我怎麼放過你?過去的我不想再提,也無法原諒,到此為止。」

穆霆琛握著方向盤的手驟然收緊,他突然有些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阻止母親去實行那一切,要是當初什麼都沒有發生……可終究母親也是為了他,他沒辦法去責怪一個心裡只有他的女人。

『如果我說不是我做的呢?』

這句話他許多次幾欲脫口而出,又硬生生忍住了,這次也一樣。他沒辦法做到那麼自私,為了撇清自己,把母親扯出來。

很快,車到了甜品店門前。停下時,車門鎖還沒打開,溫言也沒急著下車,只是彼此沉默。

過了幾秒,穆霆琛打開了鎖:「不可能到此為止,我會堅持到你回到我身邊為止。」

溫言沒說話,顧自下了車。

回到店裡,藍湘有些詫異的問她:「是你先生開車送你回來的?你們倆……應該和好了吧?」

溫言腦子裡有些亂:「沒有,我有點累,休息會兒,你們留一個人守著就行了。」

下午第一個進店的不是客人,而是花店的員工,捧著一大捧鮮紅色的玫瑰,特別顯眼:「請問溫言小姐是在這裡嗎?」

守在櫃檯的安雅有些迷糊:「是……這是給她的?誰送的啊?」

花店的人禮貌的笑了笑:「不清楚,對方沒有留名字,溫言小姐在這裡的話那幫我叫一下她好嗎?這個得親自送到她手裡才行。」

安雅揉著眼睛進了休息室:「小言,有人找。」

溫言沒睡著,腦子裡想的都是跟穆霆琛的事,她起身出來,一眼就看見了那捧大得有些誇張的花,在黑色的精美包裝下,玫瑰紅得越發顯眼,看花的品相和包裝就知道,絕對不便宜:「給我的?誰送的?」

花店的人依舊保持著微笑:「您的問題剛才另一位小姐已經問過了,我也不清楚誰送的,只知道該送給誰,您如果是溫言小姐的話,就簽收一下吧,我得著回去交差,麻煩了。」

溫言在簽收單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看著那捧花,她越想越覺得是穆霆琛送的,雖然這也不符合他的風格,但是他做過的不尋常的事也不止這一件了。她當然不會直接打電話問他,問了還能給他送回去?他大概會直接扔到垃圾桶,這麼好的花兒可惜了,沒有女人不喜歡花,她也一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2章 不可能到此為止

32.48%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