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我賭你心裡有我

第397章 我賭你心裡有我

穆霆琛放慢了車速,似乎不想那麼快送她回家:「我不會放棄你,我早就說過。」

溫言嘲弄的笑了笑:「別搞笑了,我也早就說過,我們不可能了,很早以前我就想逃離你了,現在好不容易如願,我幹嘛要讓自己再掉進火坑裡?我承認你造就了現在的我,沒有你我也沒有今天,你給過我許多別人不曾擁有的,可最大的傷害也是你給的,你有什麼資格再說這樣的話?你害死我爸爸,再裝作好人收留我,甚至跟我結婚,你圖什麼?圖心裡安寧?你安寧了,那我呢?那我爸爸呢?!除了『罪人』這個名頭,我爸爸什麼都沒留下,我拿什麼原諒你?!」

黑暗中,穆霆琛的眸子里複雜的情緒交錯,清雅的嗓音裡帶著隱喻的痛苦:「在你眼裡,我就那麼十惡不赦?那麼無可救藥?」

溫言毫不猶豫的答道:「沒錯。」

穆霆琛沒說話,將車停靠在了無人的路邊。

短暫的靜默之後,溫言冷聲說道:「話已經說得這麼清楚了,我想我們之間也沒什麼別的可以說了,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她不知道此刻穆霆琛的心裡翻湧著驚濤駭浪,他想過用最粗暴的方式直接將她帶回帝都,永遠將她禁錮在他身邊,可又矛盾於嚮往平凡平靜的生活,有她的生活,不忍那樣對待她……

最終理智佔了上風,穆霆琛逐漸冷靜下來:「我不信你能做到絕對的洒脫,我賭你心裡有我。」

他是自信的,事實也本就如此。

溫言心裡隱藏的東西被他輕易揭開,情緒有些不受控制,她努力保持著平靜,索性坦然承認:「對,你說得沒錯,我心裡有你,畢竟你是將我養大的人,曾經我一度把你當做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也曾慢慢接受成為你妻子的現實,甚至於……愛上你。所以我才沒有把你做的事公布出來,雖然公布出來我也鬥不過你。我現在要的不過就是沒有你的凈土,沒有你的地方,才叫凈土,你明白嗎?我確實不夠洒脫,直到現在還沒跟你斷得一乾二淨,但我至少還能保持清醒。」

穆霆琛忽的笑了:「呵……那恐怕要叫你失望了,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直到我在的地方也變成你的凈土。」

說完,他重新發動車子繼續上路,彷彿剛才的談話對他並沒有造成一絲一毫的影響一般。

溫言驚嘆於他沒有跟從前一樣暴跳如雷,是什麼讓一個從來都高傲無比的男人變得隨性了起來?不惱不怒。

到了小區門口,溫言頭也不回的下了車。穆霆琛搖下車窗對她說道:「晚安,明天見。」

溫言渾身一個激靈,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光線太暗,她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是他的語調竟然是一種十分放鬆且帶著愉悅的狀態,他腦子裡究竟是怎麼想的?她都那樣說了,還不能激怒他,他反而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等她上了樓,站在落地窗前往外看的時候,他的車才消失在夜幕中。

溫言有些摸不準了,那種感覺有些惶恐,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夾雜在裡面,讓她想去深入探究,又不敢往前一步。

第二天,她跟往常一樣八點半準時出門。在她打開門的瞬間,映入眼帘的是放在門口地上的一大束鮮紅的玫瑰,跟上次送進店裡的一樣,她更加確定上次也是穆霆琛送的了,因為這次他沒再藏著掖著,一張卡片就放在花束的表面,寫著一句話:早安,祝心情愉快。

末尾是『穆霆琛』三個鳳飛鳳舞的字。

她不知道他在唱哪出,或者是覺得這樣的方式就能讓她忘掉當初的空難,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乖乖回到他身邊?如果他真的是這樣想的,那未免太幼稚了,幾束花抹不去糟糕的過去,他心裡也一定並不是這樣想的,只是他挽回她的一種策略吧,大概……

她想過把花順手扔進垃圾桶,奈何『節儉』的本能發作,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從小她就沒有鋪張浪費的習慣,既然花送來了,那就拿到店裡去裝飾也不錯,每張桌面上放一個小巧的花瓶,插上那麼兩三隻玫瑰,倒是別有一番意境,這也算是『物盡其用』了。

她抱著花束到了店裡之後,陳夢瑤才進門,一副沒睡醒的樣子:「小言,你這麼早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7章 我賭你心裡有我

33.76%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