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做賊心虛的感覺

第461章 做賊心虛的感覺

穆霆琛竟然一直在浴室門外等著么?!

她顧不上尷尬,拿了衣服關上門迅速穿好,裝作沒事兒人一樣出去。穆霆琛好像沒打算對她做什麼,脾氣異常的溫和:「你先好好休息吧,我還有點工作要處理,晚安。」

她感覺他刻意在用溫柔攻略她,這太詭異了,晚安這詞兒從第一次聽見他說時她就寒毛直豎,從他嘴裡說出再冷血再惡毒的話她都不奇怪,唯獨晚安這種話,她莫名心慌,每次聽見他說,她心跳都要漏掉半拍。

深夜裡,安雅陷入了重度焦慮,無法入睡。爺爺的去世對她打擊太大,她根本無法接受。靜悄悄的夜晚對她來說就像是凌遲,她瘋狂的想要尋找慰藉,焦慮無措中,翻到了林颯的社交賬號,她在聊天框輸入了一行字:小颯,我爺爺走了,我唯一的親人離開了,我好不習慣……

摁下發送鍵,她閉上眼低聲抽泣了起來。

手機鈴聲的響起打破了夜的寂靜,她抹了把眼淚摁下接聽鍵:「小颯……對不起,這麼晚還打擾你。」

林颯骨子裡是純直男,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人,憋了半晌才憋出一句話來:「沒事,你心裡不好受就跟我說,我聽著。」

安雅不說話,只是哭,於是林颯就聽她哭了半個多小時,在她以為電話已經掛斷的時候,看了下手機,確認沒掛斷,她才又說道:「謝謝你帶爺爺去看海,他一定是把這輩子想做的事做完了,所以才走得這麼突然和瀟洒。」

林颯有些自責,老爺子年紀大了,這個天氣實在不應該去海邊吹風,他去之前沒有想到這一點:「你別哭了,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要不出來喝一杯吧?以前我跟少卿和霆琛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喝酒,喝完酒就好了。」

喝酒?安雅從小到大都沒怎麼碰過酒,這次她想豁出去一回:「我……我不想出去,你可以來酒店找我嗎?帶酒來。」

林颯頓時覺得有些不妥,他一個大老爺們兒大半夜的去酒店找女孩子喝酒,怎麼看怎麼不合適,可一想到安雅那麼單純,他也不忍心拒絕,更不敢往歪了想:「行,我馬上過來。」

帶著酒到酒店時,林颯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生怕被別人看見,進門之後他才鬆了口氣,將酒拿了出來:「喝,陪你喝個痛快。」

安雅沒注意林颯拿來的是什麼酒,拿了杯子滿上就一口乾了,林颯阻止的話沒來得及說出口,見她喝了,硬生生把話咽了回去。這麼晚了,他只能從家裡帶酒,不方便出去買普通的啤酒,他家的酒都是洋酒,度數可不低,這樣喝估計很快就意識不清了。

安雅不光自己喝,還給他也滿上了:「小颯,我覺得你們都好好啊……你和藍姐,還有夢瑤和小言,我運氣真好,遇到了你們。」

林颯不想掃興,即便知道自己胃不行,還是把酒喝了,酒液燒灼喉嚨的感覺一直蔓延到胃部,火辣辣的挺帶勁,還有酒本身獨有的香氣,會上癮。

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兩人話也多了起來,什麼都聊,各自交換了彼此的人生,直到兩人都醉了。

第二天,溫言早早的到酒店找安雅,敲開門的一瞬間,她瞪大了眼睛,因為開門的是林颯:「林颯?!」

林颯睡眼惺忪的看著她:「這麼早……?安雅還沒起來,昨晚上陪她喝酒,我胃疼了一晚上都沒怎麼睡。你來了就好,我先回去了,我得吃藥好好的睡一覺緩緩,不然遲早交代在她手上。」

溫言實在不想多想,可是……可是她發現林颯好像和安雅昨晚是一起睡在床上的,看床上的痕迹就可以看出來,雖然安雅身上的衣服還算完整,可是……這樣……合適嗎?

林颯沒工夫觀察她的表情變化,穿上外套離開了酒店。

溫言坐在沙發上等到安雅醒來,猶豫了半晌開口問道:「昨晚……你還記得發生了什麼嗎?」

安雅揉著發疼的腦袋說道:「記得啊,小颯來陪我喝酒了,他沒騙我,喝醉了果然就不難受了,現在酒醒了,我又開始難受了……他人呢?走了嗎?」

溫言點點頭,猶猶豫豫的深度挖掘:「我的意思是……你們倆,昨晚上好像睡一起的,沒發生……什麼吧?」

安雅呆愣了片刻,像是在回憶什麼:「沒……沒有吧?我喝完酒就睡了,小颯也一起睡了吧?他不是那種人,不會趁人之危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1章 做賊心虛的感覺

39.2%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