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我像在外面「偷吃」過?

第722章 我像在外面「偷吃」過?

看著他上樓,陳夢瑤都快氣哭了:「這就是他解釋的態度嗎?小言你信嗎?現在十一點多了,這麼晚了,什麼都沒發生?葉君爵為什麼要居心不純?敬少卿為什麼明明帶著女人去宴會了還要瞞著我?我懷孕不能跟他去也就算了,你不是好好的么?穆霆琛為什麼也不帶你去?說謊能說得真一點嗎?」

溫言現在心裡也很亂,假如沒有絮茹鈴,她也不會跟著胡思亂想,真的只是巧合嗎?她沒顧得上自己的情緒,將所有懷疑都拋諸腦後,安慰道:「瑤瑤,穆霆琛不會說謊的,敬少卿騙你可能是有其他原因,等他來了我們問問好嗎?你別生氣,別著急,都這麼晚了,要不你先睡會兒?」

陳夢瑤靠在沙發上紅著眼眶有氣無力的說道:「我能睡得著嗎?我現在感覺天都塌了,最近我總覺得他有事瞞著我,對什麼都心不在焉的,他騙我不是第一次了,我要怎麼再相信他?」

溫言沉默了,她感覺快綳不住了,想把葉君爵可能是展池的事說出來,但又覺得不可行,欲解釋又不能解釋的感覺真不好受。她現在也沒辦法讓陳夢瑤情緒穩定下來,只能等敬少卿來了。

敬少卿還沒到家就接到了穆霆琛的電話,急忙調轉方向朝穆宅而來。

進門之後,他急促的腳步緩了下來,走到陳夢瑤跟前,垂著頭說道:「對不起,我騙了你,我沒去忙公司的事,去參加了一個宴會,因為要帶女伴,你身體不方便,我怕你吃醋,所以沒說。」

陳夢瑤看見敬少卿,一直隱忍的眼淚終於掉下來了:「不是說好的不要再對我說謊,不要再有事瞞著我了么?你說話不算話,我怎麼繼續相信你?」

敬少卿沒說話,可能也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穆霆琛都告訴他了,是葉君爵給陳夢瑤發的照片,他卻什麼都不能說。陳夢瑤誤會他也比她知道了葉君爵就是展池好。

他忽略了一點,在這種事情上,最怕的就是沉默,沉默代表了放棄抵抗,默認事實。

陳夢瑤突然暴起,抓著沙發上的抱枕朝他砸去:「你跟我說實話,背著我這是第幾次了?!你說!」

溫言嚇了一跳,急忙拽住陳夢瑤:「瑤瑤!你懷著孩子呢,不能這樣!」

陳夢瑤安靜下來,淌著眼淚無聲的盯著敬少卿,像是在控訴著什麼。敬少卿吸了口氣,不敢看她的表情,看了也只能心疼卻無可奈何:「我沒有,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只是有些事沒有告訴你而已。明天睡醒了再說好嗎?太晚了,你得休息了,跟我回家。」

陳夢瑤抹了把眼淚:「我不回去,我現在一看見你,就渾身都不舒服,除了會想到今晚你摟著別的女人的樣子,還會聯想到更加惡劣的場面。你走吧,我想靜靜。」

溫言看不下去了,覺得必要的時候,不用再瞞著了。正欲開口,敬少卿發現了她的意圖,搶先說道:「好,我明天再來找你,你先冷靜一下吧。」說完,他看了溫言一眼,轉身走了。

溫言明白他的意思,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咽下去了。

她帶著陳夢瑤一起睡在客房,好不容易把小孕婦哄睡著,穆霆琛的信息就發過來了:你過來。

她心裡有些不舒服,回復道:有什麼事信息里說,我得守著瑤瑤。

穆霆琛態度強硬:你要是不立刻過來,我就過去了。

她當然不能讓他到客房來,會吵醒陳夢瑤,無奈之下,她只能輕手輕腳的回了穆霆琛的房間:「你想說什麼?」

話剛落音,她人就被大力拽到了床上,穆霆琛欺身而上,動作嫻熟的扯開了她的衣服,同時鉗制住她的雙手,沒給她反抗的機會。她怕吵醒小糰子,不敢有太大的動靜,有些生氣,低聲問道:「你幹嘛?!」

......

片刻之後,風雨停息。

「我……我都說我相信你了……你還揪著不放了?提前沒告訴我你的女伴是絮茹鈴能怪我?你提前不知道是絮茹鈴也不關我的事,是你的問題,反正就是你的錯。今晚你照顧小糰子,我得守著瑤瑤。我本來想說出來的,敬少卿的意思好像還得繼續瞞著瑤瑤,我怕這樣下去瑤瑤得跟他離婚。你們今晚去了,有什麼收穫沒?」

穆霆琛躺在她身側:「有,葉君爵承認了,他就是展池,但是沒給我們取到他DNA樣本的機會,他早知道我們會去宴會蹲他,他做足了準備,拿了樣本我們也回不來。他目的很明確,什麼都可以不要,唯獨陳夢瑤……」

溫言稍稍有些震驚,展池跨越生死成為葉君爵歸來,就為了陳夢瑤么?仔細一想,好像一切都說得通。

展池從小的遭遇就足夠悲慘,幾乎沒享受到什麼父愛,母親早死,跟著徐榮生長大,幼小的心靈里早早的裝滿了對穆家的仇恨,前半生幾乎都活在仇恨中。

突然陳夢瑤出現,愛了他三年,整整三年,噓寒問暖,體貼入微,那種緊密無私的愛,他錯過了,察覺得太晚,還害得陳夢瑤家破人亡。等他回過味兒來,終究是覺得虧欠了陳夢瑤的,難割捨,意難平,才促就了現在的執著。

什麼都可以不要,只要陳夢瑤,只要一個不顧一切愛著他的人,可惜,陳夢瑤早就愛上了別人,一個真正值得託付的人。

命運就是這麼捉弄人,曲曲折折,沒有一馬平川,都是坎坷。讓人變得可憐又可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2章 我像在外面「偷吃」過?

61.39%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