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腦子被驢踢了

第786章 腦子被驢踢了

晚上徐陽陽聯繫了溫言,閑聊中,徐陽陽告訴溫言,唐璨今天沒有聯繫她,從言語中可以聽出來,她很惆悵。

溫言沉默了好一會兒,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徐陽陽她今天見過唐璨。之所以猶豫,是不確定唐璨的那番說辭是對徐陽陽無意而找的借口,還是發自內心。

最後她沒說出來,不動聲色的扯開了話題:「你回家了嗎?跟你媽媽的關係有沒有緩和一些?」

徐陽陽嘆了口氣:「沒回去,我給我爸打電話了,在我姑媽家暫住兩天,一想到我媽那張臉,我就渾身都不舒服。談不上有多討厭我媽,只是一看見她,我就有種窒息的感覺。這種感覺伴隨了我這麼多年了,這次既然想逃離,那就不要回頭吧,我怕一回頭,又會回到原來的樣子。沒事,溫言姐,讓你擔心了,就不打擾你了,明天見。」

掛斷電話,溫言吁了口氣,每次看到徐陽陽那麼壓抑,她都快跟著自閉了。雖然徐陽陽沒有跟她透露過太多家庭里的事,但是她能感覺得到,徐陽陽的母親就是那種典型的打著為孩子好的旗號,展示出的都是滿滿的控制欲,『乖孩子』不是那麼好做的。

突然,穆霆琛走到了她身邊:「那個……我得出去一趟,少卿找我,可能是這段時間沒怎麼一起聚,他有點按耐不住。」

溫言隨口說道:「要去就去啊,還用跟我彙報?你只需要說今晚回不回來就行了。」

他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領帶結:「當然要回來,少卿不也得回家么?那我先走了,你跟小糰子先睡吧。」

等他出門,溫言才覺得有些奇怪,平時他要出門完全不會拖泥帶水,也不會用商量的口吻,都是直接說他要去哪兒,完了直接走人,今天怎麼這麼反常?

不過她也沒多問,只要他不夜不歸宿就行了。

另一邊,穆霆琛做賊心虛似的把車開到了酒吧,還叮囑門童把車停在隱蔽點的地方,他好久沒來這種地方了,對他這種已婚男人來說,不帶自己女人來,等於是帶著獵艷的目的。要不是敬少卿約了這裡,他是打死都不會來的。

找到敬少卿所在的卡座,他皺眉問道:「大晚上的不在家裡陪老婆孩子,找我來這裡做什麼?你不會老毛病又犯了吧?」

敬少卿『噗嗤』笑出了聲:「你看我叫陪酒的妹子了么?怎麼就老毛病犯了?就只是單純的想放鬆一下,喝喝酒,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該找誰陪我了啊,林颯那孫子撇太早,這世間疾苦,還得我們替他走這一遭。」

穆霆琛坐下,給自己倒了杯酒:「說吧,陳夢瑤把你怎麼了?她會放你一個人來這種地方?」

敬少卿背靠在沙發上嘆了口氣:「我還是覺得做不婚族挺好的,別覺得我這想法混蛋,我是真的有點受不了家裡多了個小崽子,每天不分晝夜的嗷嗷叫,吵得人睡不著。我都快神經衰弱了,陳夢瑤倒是對小崽子有耐心,只是被小崽子影響到的負面情緒都展現在了我身上,把所有的不耐煩都留給我了,我很無辜的好嗎?你當初剛做爸爸的時候有沒有這麼煩躁過?」

穆霆琛想了想,說道:「還好吧,我兒子不是特別會鬧,越大越懂事,忍忍吧,過幾個月大點就好了。也難怪,你洒脫慣了,因為喜歡陳夢瑤才結的婚,二人世界你可以接受,突然多了個孩子,你緩衝不過來是正常的。實在不行給你媽養著吧,她不是樂意么?」

敬少卿有些愁:「你以為我沒想過?以前就我跟陳夢瑤兩個人,現在家裡不光多了個小的,我媽也住進來了,四口之家,我還真沒試過,完全不習慣,每天回家都感覺怪怪的。我想讓我媽把孩子帶走,一開口,就挨罵,是陳夢瑤不樂意,非要自己帶在身邊,我感覺我快崩潰了,今天騙她說加班才趁機出來放鬆一下。」

看敬少卿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穆霆琛挑眉道:「你要是帶著一身酒氣回去,你確定不會雞飛狗跳?你撒謊說在加班,可不是應酬,遲早穿幫,只管爽一時?你腦子被驢踢了?」

敬少卿眼巴巴的望著他:「要不今晚你收留我,讓我清靜一晚上,要不我就說是你非要拉我喝酒的,反正就這兩條路。」

穆霆琛輕哼道:「我可不幫你背鍋。講真的,有事好商量,老憋著容易出事兒。從決定結婚的那一刻起你就應該要想到現在的生活現狀,早該做好準備迎接,這是你自己的問題。對了,葉君爵那邊沒動靜吧?」

敬少卿搖了搖頭:「沒有,聽說現在葉家還是老爺子管著,從葉君爵出了車禍之後老爺子就重新接手了,現在也沒讓葉君爵恢復實權,估計是葉家老爺子想給葉君爵一個下馬威,讓他乖乖聽話。加上腿傷還沒完全好,他估計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曲清歌不是懷孕了么?我猜葉家老爺子會等到曲清歌生完孩子才撒手,那時候葉君爵腿也差不多好了,老東西想管也管不住了。反正現在陳夢瑤在家裡帶孩子,沒說要繼續工作,每天跟我媽和孩子呆在一起,根本沒工夫跟葉君爵接觸,我現在暫時還能放心。能瞞一時是一時吧,還能怎麼辦?」

突然,一個穿著制服的『兔女郎』端著酒走了過來:「先生,您的酒。」

敬少卿慣性的往人家身上打量了兩眼,看著身材不錯,還露出了一抹邪笑。穆霆琛卻皺起了眉頭:「絮茹鈴,你兼職還挺全面的。」

『兔女郎』身體微微一僵:「穆總……」她明明戴著面具,雖然只擋住了眼部周圍,但光線不那麼明亮,按理說不該被一眼認出來的,竟然還是被穆霆琛看穿了,剛才光顧著低頭看著手中托盤裡昂貴的酒,沒看見這個卡座的人是誰,她一時間有些尷尬。

聽到這個名字,敬少卿覺得耳熟,思索兩秒,想了起來:「上回宴會上那個?我租你做女伴兒來著,你不是霆琛公司的嗎?下班之後還這麼賣力?既然認識,坐下來喝一杯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6章 腦子被驢踢了

66.84%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