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咬耳朵

第870章 咬耳朵

......

誰知房間的窗戶沒關,樓下庭院里玩耍的小糰子一臉好奇的問劉媽:「爸爸在打媽媽么?」

小糰子快兩歲了,幾個字的話能清晰的說完整了。

劉媽紅了老臉,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跟小糰子解釋:「他們肯定是在咬耳朵。」

小糰子小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驚恐:「耳朵……可以吃嗎?」

劉媽實在沒轍,只能捂住了小糰子的耳朵:「別聽,咱們去廚房,奶奶給你弄點吃的。」

天色漸暗的時候,穆霆琛終於睡著了,他這陣子消瘦了許多,臉上的輪廓,更加稜角分明了,原本就修長的手指,也顯得更加骨節分明。看著他,溫言是心疼的,這陣子,她和他,誰都沒好過到哪裡去。

她穿上衣服下樓時,劉媽已經讓人準備好了晚餐,低聲說道:「太太,吃飯嗎?少爺是不是還睡著呢?」

溫言點了下頭:「嗯,還睡著,剛睡著呢。不用叫他吃飯,等他醒了再現做吧。對了,我聽他好像總是咳嗽,有沒有什麼食補的辦法?」

劉媽應道:「有,等他醒了我給他弄。老林說他咳嗽是落水之後肺部落下的毛病,好不了了,不過經常補著應該會好一些。」

溫言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不過人能好好的活著回來就好了。

她抱著小糰子走到餐桌前吃飯,小糰子突然湊近咬了她耳朵一下,輕輕地,有些癢,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幹嘛啊?」

小糰子一臉認真的說道:「爸爸,咬媽媽耳朵,媽媽都哭著叫了。」

溫言嘴角抽了抽,這……作孽啊……她根本沒哭好嗎?!

夜裡,溫言終於睡了個好覺,幾個月以來第一個好覺。一整晚都摟著穆霆琛沒撒手,睡夢中都將他抱得死死的。

清晨醒來時,穆霆琛帶著一臉戲謔的逗她:「要不是死過這一回,我都不知道你有多愛我,連說夢話都是叫的我的名字,硬是摟了我一晚上。」

溫言臉皮薄,不肯承認:「才沒有……不早了,起來吧,你今天去公司嗎?要是累,可以多休息一陣子,我可以頂著。」

穆霆琛神色嚴肅了幾分:「不用了,你就在家裡好好休息吧,公司的事讓我來。很多事你搞不定的,比如……紀承宏。」

聽到紀承宏的名字,溫言恨得牙痒痒:「那個偽君子,我真恨不得死的是他!幸好蘭寧沒有跟他同流合污,蘭寧將他那邊的股份給我了。」

穆霆琛『嗯』了一聲,就這麼光溜溜的當著她的面下床走進了洗手間,她尷尬的移開視線,不過還是忍不住多偷瞄了幾眼。

吃過早餐,穆霆琛就去了公司,溫言站在門口和小糰子目送他的車開遠,彷彿又回到了從前,又是這樣平常的早上。

穆霆琛回來的事紀承宏自然也聽說了,這是讓紀承宏萬萬沒有料到的,之前的計劃完全被打亂了,底氣也一瞬間都煙消雲散了。穆霆琛回來意味著穆氏又回到了巔峰時期,他鬥不過。他把國內的那棟豪宅火速變賣,直接回了國外,能躲多遠躲多遠,跟穆霆琛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彼此互相了解的程度足夠深刻。

即便這樣,他還是怕被穆霆琛報復,從此,夜夜噩夢的,要換成他了。

池景深在這件事情上被紀承宏利用得徹底,見穆霆琛回來了,他找上門想要用出賣紀承宏的方式重新換取穆氏股東的身份。

穆霆琛當然接見了他。

池景深一臉義憤填膺:「紀承宏太過分了,你一出事就開始打穆氏的主意,逼得令夫人四處借錢渡過難關,他還威脅我,讓我幫忙籌集其他股東手裡的股份,我也是實在沒辦法才答應的,你可能不知道他的手段,我一家老小的,實在是怕……穆總,您現在回來了就好。我是不想撤資的,能把之前的股份再給我嗎?」

穆霆琛淡淡的聽他說完,果斷的說道:「不能,你不配。」

池景深倒吸了一口涼氣:「穆總,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自願的!」

穆霆琛還是那副淡漠的神色:「我信你,行了么?但你還是不配,我早就想收攏穆氏散碎的股份了,謝謝你幫忙。現在穆氏的股權分配,我很滿意,介於此,你的所作所為,我不追究,到此為止。據我所知,紀承宏並沒有逼你,只是拿穆氏百分之十的股份誘惑你而已,有些事拆穿了,大家臉上都不好看,池景深,我給你留點臉面,你別不識好歹,大門在那邊,滾。」

池景深以為穆霆琛什麼都不知道,突然被揭穿,他才恍然,無論是紀承宏還是穆霆琛,他一個都玩兒不過。他灰溜溜的,逃也似的離開了穆氏集團大廈,見到外面的陽光,才長舒了一口氣,慶幸自己還活著!

剛送走池景深,葉君爵就找上門來了。

比起池景深,穆霆琛更不想見的是葉君爵,不知道為什麼。

但他還是讓葉君爵進來了,他沒打算跟葉君爵好好聊天,一邊埋頭工作一邊問道:「什麼事?」

葉君爵看他的態度,就知道兩人並不會因為生死之交而關係緩解,所以,葉君爵也沒有刻意討好:「沒事,就只是聽說你大難不死的回來了,我過來看看是不是真的,你要是真死了,我還得愧疚好一陣兒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870章 咬耳朵

73.98%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