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近在眼前,遠在天邊

第994章 近在眼前,遠在天邊

溫言冷森森的說道:「長輩?那你也是穆家的長輩,跟我姓溫的,有什麼關係?從前在穆家,我對你應當有的尊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問心無愧,你對我沒好到哪裡去,現在既然成了兩家人,你就沒必要在這裡跟我充長輩了。這是公司的聚餐,咱們還是不要說私事的好,你覺得呢?安夫人?」

『安夫人』三個字她咬得很重,既然安雪莉沒打算給她留情面,她也一樣不用心慈手軟,有本事安雪莉就把自己是穆霆琛生母的事兒說出來,以穆霆琛的性子,絕對不會容忍,要是不敢說,那就只有忍著了,繼續做好安夫人。

穆霆琛適時的拍了桌子,力道不輕也不重:「行了,吃飯!」

唐璨吁了口氣,拿起筷子遞給溫言,溫言剛接過,就清晰的聽見安雪莉抽泣了一聲,不光她聽見了,在場的所有人應該也聽見了,這又是唱的哪出?

見安雪莉哭了,周圍的人都頻頻朝溫言投去異樣的目光,意思很明顯了,都覺得是溫言把安雪莉給氣哭了,晚輩氣長輩,就是不對。

溫言沉著臉沒搭理,該吃吃該喝喝,總有人看不下去要收拾爛攤子,她不想趟這趟渾水,剛才她就不該來這裡,簡直就跟鴻門宴似的,又被安雪莉擺了一道兒。

其實也不難理解安雪莉的行為,這點姜曉雯已經說過了,安雪莉要將溫言趕出穆氏,既然是這樣,那安雪莉一定會讓穆氏所有的人認為溫言為人不行,加上溫言和穆霆琛離婚的事暴露,再一經發酵,溫言就成了眾矢之的,這只是第一步而已。

有人給安雪莉遞了紙巾,輕聲安慰了幾句,巴結之意都擺在明面上了,畢竟現在在場的人中,只有安雪莉才算得上是穆霆琛的親人,溫言已經成了『外人』,聰明的人,都不會站在溫言這邊。

怪異的氣氛一直持續到飯吃完,等其他人陸陸續續的離開,只剩下穆霆琛和安雪莉還有溫言和唐璨四人時,穆霆琛才將方才一直隱忍的情緒發泄出來:「以後,不准你再接近公司的人,吃飯這種事,也輪不到你請,公司的事,更輪不到你插手。穆氏是穆家的產業,跟你沒有半點關係,跟你有關係的只是我個人而已,何況……我也並不情願跟你扯上任何關係。我不管你在別人面前怎麼演戲,你都要清楚一件事,不要再繼續試探我的底線,我的退讓不是你得寸進尺的資本。」

穆霆琛這話一出,唐璨終於徹底相信是安雪莉一直在針對溫言了,他不是不知道溫言和穆霆琛一直在公司隱瞞離婚這件事,安雪莉趁著今天請公司管理層吃飯,直接抖出來了,故意得太過明顯。

安雪莉還試圖解釋:「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們離婚的事說出來的,難道就因為一句話你就要幫著溫言教訓我嗎?在你眼裡,我還不如一個外人?!」

穆霆琛募的站起身:「誰是外人?!誰是外人?!她是我的女人,是我兒子的母親,你又是誰?!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後面的話,他沒說出口,因為唐璨還在,也算給安雪莉留點顏面。

溫言長舒了一口氣:「算了,我早就習慣了,沒必要反反覆復的吵,沒意思,我回公司了。」說完,她拍了拍唐璨的肩膀,示意一起走。走到門口,她腳步微頓,轉過頭看著安雪莉說道:「對了,你要是想把我趕出穆宅,完全不用把別人當槍使,姜曉雯不是傻子,她不樂意被你指使了,現在輪到你自己出馬了么?你的手段,也不怎麼高明,穆霆琛,也不是傻子。」

……

這次飯局之後,公司關於溫言的流言四起,各種版本。

溫言也不在意那些,反正她在公司也不常跟人打交道,只和唐璨、徐陽陽的關係比較好。

徐陽陽屬於那種見不得別人背地裡說壞話的人,就因為聽見別人背地裡談論溫言,她已經和同部門的人吵過幾次架了。每次她義憤填膺的告訴溫言那些人是怎麼說的,溫言都只是淡淡的一笑:「沒事兒,隨他們說吧,我不在乎,你也別跟他們吵了,咱們管不住別人的嘴,我真的沒事。」

一個周末的雨夜,溫言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了。

看見來電顯示是穆霆琛,她猶豫著沒有立刻接聽。

上次飯局之後,他們的關係突然冷卻了下來,在公司見了面也只是互相點點頭,對視一眼,類似於無話可說,期間兩人也沒再在公司以外的地方單獨見過面。溫言心裡沒什麼想法,因為能猜得到是安雪莉從中作梗,所以穆霆琛不主動找她,她也不會主動。

他突然的來電,倒是讓她有些意外,而且是在深夜……

鈴聲響了一會兒就自動掛斷了,她心裡沒來由的一陣失落,有些後悔沒有接聽。在她猶豫要不要給他回過去的時候,他又打過來了。這次她果斷的接起了:「喂?這麼晚了,有事嗎?」

電話那頭,穆霆琛的聲音有些朦朧:「開門……」

她心下一驚,沒顧得上說話,人已經下床走到了客廳。打開門,黑影撲面而來,將她抱了個滿懷,是熟悉的味道,還夾雜著酒精味。

她淺淺的吸了口氣,把手機放回睡衣口袋,扶著他回卧室:「你怎麼突然過來了?這是喝了多少?跟誰喝的?敬少卿?瑤瑤肚子都那麼大了,你就別大晚上叫少卿出去喝酒了,瑤瑤雖然不會說什麼,這也不太好是不是?喝酒不也傷身體么?我說了一萬次,你怎麼就是不聽……」

沒等她把話說完,嘴唇就被封上了。

他的吻帶著風捲殘雲的氣勢,碾壓得她毫無反抗之力。

不知道是怎麼滾到床上的,除了被動的接受他的索取,別無他法。

窗外的驟雨和屋內的炙熱氣息交相呼應,不知持續了多久,才各自漸漸平息。

穆霆琛滿足了,睡得很沉,溫言還沒有睡意,躺在他身側,手指細細的描繪著他的眉眼,深愛的男人就近在眼前,卻又似遠在天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總的新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霸總的新娘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4章 近在眼前,遠在天邊

84.52%
目錄
共11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