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唯一的凈土

第101章 唯一的凈土

這是一片距離斯威克城百里之外的人跡罕至的叢林區域。

正常的人不會在這種密集得枝葉幾乎擠滿了所有空間的密林中穿行的。

因為這裡沒有所謂的『路』。

奇怪的是一隊衣衫襤褸的男女老少,正費盡的穿梭在這幾乎沒有道路的叢林之間。

用手中工具,艱難的開拓出一條道來。

只是一個大約有三十人的隊伍,一個個面黃肌瘦,衣服都叢林間的荊棘劃破出無數口子。

隊伍中,老少婦孺居多。

他們行動遲緩,表情麻木,顯然已經非常疲憊了。

畢竟想要在這種林總行走,所需要消耗的體力,可是在道路上的數倍有餘。

但他們不敢停下來,叢林里隨時可能遭遇超凡野獸的襲擊。

而且,他們的身後,還有比超凡野獸更加恐怖的東西,這才是他們為什麼放棄了直接走大道的原因。

寧願消耗數倍的體力,起碼他們足夠安全。

隊伍為首的首領,是一名長發及腰的黑髮女子,她身著幹練的緊身衣,將一身曼妙的曲線勾勒出來。

綠色的植物汁液塗抹在她的臉上看不清相貌。

只能模糊的看清楚她臉部的輪廓,呈鵝蛋形。

她一雙眼睛比鷹還要銳利,時不時看向身後走過的路徑,以及周邊的環境。

所有的風吹草動都逃不過她的注視。

她手上持著赤色的長弓,弓弦拉滿一直處於蓄勢待發的狀態,一旦有什麼意外出現,她的箭羽必然會脫手而出。

許久之後,他們行至一片空曠的草地,在這種環境下,一處空地是十分難得的。

女子觀察了片刻,確定沒有危險潛伏后,輕聲向著人群吩咐道:「停下來休息一下吧。」

近三十名普通人聽到這句話,頓時放鬆下來,他們沒有高聲喧嘩。

開始有序的生火,清理地面堆積的枯葉和樹枝,然後圍繞著散發溫暖的篝火,安靜的擁簇在一起啃著乾糧。

而女子則站在了這個地點的一處小山坡上,繼續負責起警戒。

她是隊伍中唯一一個職業者,其也承擔著更多的責任。

當然她可以獨自行走的,但顯然她並不是一個狠心腸的人,這群人需要她的幫助下。

隊伍中,有一個扎著麻花辮的小女孩拿著一小塊餅乾以及一小袋清水,害羞的走到女子面前,軟糯的說道:「駱盈姐姐,你也吃點吧。」

「我不餓,你吃吧塔塔米。」駱盈只是瞥了一眼女孩遞過來的食物,然後展顏一笑,揉了揉女孩塔塔米的腦袋后搖頭拒絕了她的好意。

現在大家的食物非常有限,她身為職業者,比所有人都能挨餓。

半個月不進食都沒問題,當然她並不是不會感到飢餓,而是以意志力扛下來。

塔塔米心思單純,駱盈說不餓,她還真的以為就不餓了。

靦腆的笑了笑后,拿起餅乾和清水自顧自的吃了起來,她吃得格外認真,一小塊餅乾要咀嚼很久,才念念不舍的咽下。

然後又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清水。

這個過程中,駱盈一直安靜注視著這個可愛的孩子。

這也是隊伍中最後一個孩子了,之前還有一個,可惜沒能扛得住這次長途跋涉,沿途染了重病三天前去世了。

其他人暫且不說,這個孩子,駱盈下決心是一定要保證安全的。

「駱盈姐姐,我們要去哪兒啊。」塔塔米舔了舔小手指,以稚嫩的嗓音,好奇的問道。

因為他們已經走了七天了,走了太遠太遠了路了。

這些山林好像沒有盡頭,塔塔米很累了,她想要停下來休息。

她的朋友,小甜酒因為太累都睡著了,就三天前。

塔塔米也想休息。

「去斯威克城。」駱盈耐心的回答著塔塔米的問題。

「為什麼要去那裡呢?」塔塔米可能覺得駱盈很好說話,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冷酷,像個好奇寶寶一樣連續發問。

「因為那裡將是這個國家唯一的凈土。」駱盈解下來腰間的水壺,輕輕抿了一口后,以輕喃的聲音說道:「在那裡,塔塔米可以快樂的成長,再也不用擔心被那些怪物嚇到了。」

「怪物!」塔塔米突然害怕縮了縮腦袋,她每天做夢的時候,都會夢到那些怪物沖入她的家裡,要吃了她的畫面。

處於對駱盈的信任,塔塔米開始期待起來,只要沒有怪物,她每天能很快樂。

您是災厄的主宰。

命運的掌控者。

您的目光比星辰更加悠遠。

卑微的信徒塔塔米在這裡祈禱

祈求災厄與幸運的支配者向我凝視。

請您保佑卑微的信徒塔塔米和駱盈姐姐還有我的家人,能夠順利抵達斯威克城。

……

帝白神廟,那偶爾會因為信徒的禱告而綻放出來的星河中,無聲無息多出來一顆小小的星辰。

這時候,艾康正在睡得香甜,並沒有特意去關注那顆多出來的星辰,因為每天都有數百名新的星辰誕生在他的信徒星海中。

五位守護騎士進入騎士訓練空間的時間有些超出艾康的計劃了。

足足五天,都還沒有從那個空間之門裡走出。

因為多日不見人的緣故,岩耕神父在這個過程中曾多次詢問過守護騎士的情況。

在某種意義上,守護騎士們已經成為了帝白神廟保護斯威克城居民的象徵。

特別是在那一次塔奧斯丁的襲擊之後,守護騎士和艾康多次救出信徒們的舉動,他們在神父岩耕心裡已經有了不可取代的地位。

「不用擔心岩耕神父,他們正在聆聽命運之神的教導,當他們再次出現的時候,將更加強大。」艾康不得不透露出一些信息,穩住了岩耕的情緒。

不僅僅是岩耕神父,為了不讓信徒們和城裡的居民們因為守護騎士的消失而產生不好的情緒。

艾康不得不經常露臉了。

沒有守護騎士現身,他神使的身份也是震得住場面的。

這麼些天過去,艾康又有兩件四階超凡武器成功在中級神之煉器術下新鮮出爐。

非常倒霉的,兩件超凡武器都是綠色屬性。

還有就是懸壺對各種藥劑的煉製,數天以來,出產超過十組超凡藥劑,再也沒有煉製出能夠增加超凡能力的藥劑了。

艾康的好運有種用光了的感覺。

終於在守護騎士們進入訓練空間的第七天,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被凱撒城主親自登門拜訪的時候告知給了艾康。

「查克帝國七個行省,有三個省會城市附近都受到了撒旦信徒的侵擾,我們斯威克城附屬的東拓省並不是最嚴重的,斯里行省的主城都在昨天被攻破了,整個斯里行省完全落入了撒旦信徒的手裡。」

「查克帝國三分之一的領土已經完全被侵佔。」

「撒旦信徒蔓延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不可思議,參查克帝國的皇室根本都來不及部署。」

和艾康並肩站在神殿高塔最頂端的塔頂,凱撒眺望著斯威克城這個好不容易煥發出生機的城市,臉上的愁容掩飾不住。

艾康微微點頭,情緒並沒有太多波動。

或者說,他早在系統發布亂世之城這個任務的時候,就已經有所察覺。

凱撒的情報相比系統,慢了足足七天。

「這個消息不能流傳出去。」

艾康深深看了凱撒一眼,如是說道。

斯威克城好不容易恢復了運行,人心現在很穩定,可不能因為消息的擴散讓這個城市再次陷入恐慌。

連查克帝國其中一個省會都淪陷的消息,無疑是重磅炸彈。

帝白神殿也不一定鎮得住。

「我已經嚴厲封鎖了相關信息。」凱撒顯然比艾康更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說著,凱撒明顯憔悴了幾分的面龐上,眉頭皺起,以低沉的嗓音推測道:「我有預感,那些撒旦的信徒,就快要坐不住了。」

「斯威克城的地理位置,就在東拓主城的必經之路上,他們佔領了這裡,能夠迅速湧向東拓城。」

「短則三五天,遲則七八天,那些傢伙肯定會有動作。」

說話間,凱撒的眼睛時不時看向艾康的臉色。

艾康明白,凱撒的意思,當即表態:「之前的承諾依然有效,帝白神殿不會坐視不管的。」

系統頒布的任務,是在亂世中,守護這座城市60天。

就算沒有系統頒布的任務,艾康也必然會竭盡全力守住這座自己擁有無數信徒的斯威克城。

而且艾康之前也承諾過,不會坐視不理。

因而帝白神殿和城主凱撒合作,是必然的。

凱撒之所以親自跑一趟,不就是為了得到艾康的再次承諾嗎?

現在查克帝國戰火遍地,查克皇室已經管不了斯威克城這種邊陲小城了。

凱撒只有將希望寄托在了帝白神殿上,而艾康是帝白神殿的主事人,只要得到他的承諾,就等同於得到了帝白神殿的承諾。

甚至是……艾康身後的站著的那一尊神靈的承諾。

命運之神帝白,凱撒從那次見識到神殿崛起的神跡后,對於這個神靈抱有無限的期望。

這種亂世里,任何的勢力,甚至是皇室都不一定有一尊神靈擁有震懾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這個神靈太護短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這個神靈太護短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章 唯一的凈土

64.74%
目錄
共15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