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等不及了,金蟬子你投胎去吧

第二十一章 等不及了,金蟬子你投胎去吧

日月輪值,陰陽交替。

天庭的蟠桃盛會即將來臨,這次本該有齊天大聖搗亂,可不知為何孫猴子還賴在方寸山,不肯回傲來國。

東方天界倒還能忍,可西方極樂世界實在是按捺不住了。

靈山,大雷音寺。

佛祖如來召集五百佛眾、菩薩、羅漢、金剛和聖僧一起討論佛法。

無非是無量壽經、法華經和般若經這些耳熟能詳的佛經。

不過,如來畢竟是佛祖聖人,僅僅憑藉佛音就讓座下弟子和信徒們受益不小。

洪鐘陣陣,振聾發聵。

等如來講授完畢,終於輪到重頭戲。

佛眼掃遍諸佛,停留在觀世音菩薩身上。

「觀音大士。」

「弟子在...」觀音站了出來,面帶尊敬。

如來神色鄭重地說:

「我聽說方寸山的石猴還未學成下山,可有此事?」

「弟子查過,那石猴不知怎的,就是不肯下山,很是蹊蹺。」

觀音菩薩心裡暗想,憑藉佛祖的大能,豈會不知道這其中緣由?

多半又是有事相托。

不出所料,如來接著說道:

「觀音,你作為本次西行取經的策劃人,有何主意沒有?」

「佛祖,弟子認為此事急不得。按照佛天命數,那猴頭早該回傲來國做他的妖王去了,他遲遲不肯下山,定是有人執意不肯放行。」

如來的佛眼微微一動,「哦?你說的難道是那個菩提老祖?」

觀音點頭:

「正是。菩提老祖是東方教元老級的人物,他隱身在西牛賀洲這麼多年都沒被佛祖發現,可見他的修為之高深,已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嗯...此仙的修為與我不相上下,也是聖人級別,的確需要從長計議。」

「弟子剛剛從東方天庭處得知,菩提老祖已放出話來,待紫薇北出,方可放石猴下山。」

如來聽后,眉頭一鎖。

「上一次紫薇北出,還是封神伐紂之時。紫薇大帝下凡歷劫,他何時重生連我都不清楚。」

「難怪了,弟子算了又算,也完全沒有結果。」

「假如紫薇北出在萬年之後,我釋教本該享有的無量功德如何兌現?」如來有些怒色,「想那封神量劫時,我西方派出准提、接引兩位聖人相助,才讓他闡教順利上位,如今這人情也該還了。」

觀音看佛祖難得發怒,抿著嘴不敢搭話。

如來長長地舒了口氣,恢復了慈祥。

「也罷,我佛有大慈悲,不以大惡生仇。觀音大士,你曾是元始天尊十二金仙之一,半路皈依我佛,直到今日掌管南海佛事,尊為救苦救難菩薩,我深感安慰...」

「弟子謹遵佛法和佛祖的教誨,不敢擁此虛名。」觀音心裡一慌,此時如來提起那陳年往事,可不是好兆頭!

如來點點頭:

「觀音大士,此事還要拜託你再上東方天庭一趟了。」

「弟子遵命,這次一定讓玉帝給出個說法。」

「這次不要去問玉帝了,直接去玉清天彌羅宮找元始天尊吧!」

觀音身子一顫,佛心不穩。

元始天尊算是她的舊師,平時躲都來不及,還要上趕著見面,那得有多尷尬?

她穩了穩身形,回道:

「元始天尊的彌羅宮有重重限制,弟子身份不便,恐難以勝任。」

「這個好說。我這裡有準提道人坐化后留下的一顆舍利子,你拿著它去玉清天,元始天尊不會不給面子的。」

說著,如來蓮花指一彈,將一顆散著佛光的極品舍利送到觀音的手中。

「事成之後,你便將這顆舍利子煉化了吧...」

觀音心中一喜。

准提道人和自己一樣都是半路出家,入的西方教。如果煉化了他的舍利,定有絕大的好處,沒準可以悟到佛家的一條完整真理,由准佛聖晉級為亞佛聖!

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她立即收了舍利,拜道:

「弟子多謝佛祖,觀音即刻動身。」

「先別忙著去東方天界...」如來冷不丁說道,「石猴之事已託付給你,可取經人還未確定,需要早些推薦一個。」

「嗯...佛祖說的是。取經之人必須是我靈山的佛眾,而且心性要異常堅韌才可。」

觀音環顧四周,物色著合適的人選。

那些羅漢、菩薩和金剛們立刻面帶恐懼,眼神飄忽,生怕觀音會「垂青」自己。

要取經,就得轉世投胎,歷經劫難,還不一定能成。傻子才願意去做。

雖佛家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之說,可那僅僅是針對想得到「佛果」的修行苦僧們。

在場的各位一個個都已取得正果,在靈山佔據一席之地,要讓他們重新下凡間受苦,輪到誰都會不樂意。

「普賢,在所有菩薩之中,你最有忍性,是最適合取經的人選了。」

普賢慌張地擺擺手:

「觀音,我事務繁多,不可脫身,你還是另外找一人吧!」

「好吧...」

觀音又看向文殊,後者不禁打了個寒戰,馬上用眼神回絕了她。

文殊和觀音曾經都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兩人的關係很不錯。觀音沒有理由坑隊友,於是目光移到別處。

「觀音大士,西牛賀洲還需要我保護,實在難堪大任。」

「大士啊,我是粗人一個,只知道斬妖伏魔,對佛經領悟不夠,實在不適合。」

「我就更不行了,我身體不好,怕轉世投胎后活不過二十...」

觀音問了一個又一個,竟無人願意攬下這筆穩賠不賺的生意。

「佛祖,您看...」觀音露出苦相。

如來心中彷彿有一萬匹草泥馬奔過馬樂戈壁!

俗話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沒想到這些手下全是養尊處優的釘子戶!

他目光橫掃一圈,突然停留在一名弟子身上。

這個弟子竟然在閉著眼睛打盹?!

「金蟬子!」

「啊?弟子在,弟子在...」

金蟬子打了一個激靈,站了起來。

「取經之事非同小可,你怎麼如此不上心?」

金蟬子想了想,從容地回答:

「弟子以為,與其等南部瞻洲的凡人萬里迢迢來西天取經,不如直接送給他們好了,又省事又省力,可謂是皆大歡喜。」

「真是荒謬!」如來大怒,「我大乘佛法哪是隨便與人的?唯有經歷苦難一心向佛,方可見其誠心,有資格取得真經。」

「佛祖,您難道不想佛法普照南部瞻洲?」

「當然想。」

「那就對了...」金蟬子笑道,「當下南部瞻洲的大秦朝即將崩潰,戰事頻起,百姓流離失所。此時卻是我西方教傳揚的大好時機,弟子竊以為與其關注未來之功德,不如走在當下,去關注天下蒼生...」

金蟬子絲毫覺不出如來發青的臉色,接著說:

「以我大乘佛法教化安撫生者,指引超度亡者,難道不是大功德?所以弟子認為,佛祖執意於虛名,卻忘記佛法之真諦,似乎是本末倒置了。」

這一番話可謂是驚天動地,讓不少人為之側目。

其中就有未來佛彌勒。

他暗暗點頭,不禁為金蟬子非同一般的見解讚賞不已,同時又為他擦了一把冷汗。

當著如來的面,說出如此的「大實話」,不是找死么?

觀音菩薩卻搖搖頭,心裡想:

「看來,合適的人選已經找到了。」

如來冷哼一聲:

「金蟬子,你目光短淺,真是不知孰輕孰重!師父我為的是西方教之未來,不是讓我教淪為一個便宜的工具!」

金蟬子的倔脾氣上來,面不改色地理論道:

「縱使我教淪為天下蒼生的工具又能如何?待到人人用我佛法,會我佛經,我等失去金身也無遺憾!」

「好個失去金身也無遺憾...」

如來已經忍受金蟬子很久了,現在終於找到一個絕佳的理由趕他走,豈能放過?

只見佛祖抬起綻放著萬道金光的佛掌,向金蟬子印了過去。

「師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等不及了,金蟬子你投胎去吧

21.88%
目錄
共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