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崑崙令成燙手山芋

第二十三章 崑崙令成燙手山芋

「多謝師父相助,弟子永生難忘。」

觀音接過崑崙令,鄭重地拜謝了元始天尊。

此時,元始的心裡卻不是滋味。

本來慈航道人是闡教的精英弟子,就這麼被西方教給誆騙了去,著實讓人火大。

但是好馬不吃回頭草,觀音如今已是南海的扛把子,如來的左膀右臂,在西天界有很大的話語權。

她實在沒有理由再返回闡教。

元始天尊不想讓昔日的弟子在如來那裡吃虧,他捻了捻手中的舍利子,對觀音說道:

「慈航啊,本尊念在你曾經是我崑崙十二金仙的面子上,再幫幫你吧…」

「師父?」觀音不解。

元始天尊暗暗運氣,將舍利子化為了一股青光,打入觀音的眉心。

純凈的佛源溫潤著她的靈台,激發出絕大的潛力。觀音暗暗感覺到自己在准聖的感悟上突飛猛進,似乎有晉陞之兆!

「救苦救難,慈悲為懷…」

這是觀音的道,一旦完全領悟,她就可以成就亞聖大能了。

元始耗費靈氣本源為她煉化舍利子,省了她近千年的苦修,這份大禮實在是難以報答。

觀音心中萬分感恩,於是拜道:

「師父大恩,弟子感激涕零,待修成佛聖金身之日,必為師父祈禱永世長安。」

「你我師徒情分已盡,我為你煉化舍利,是為了讓如來不看輕我闡教門人,你懂么?」

觀音點點頭,「弟子懂了。」

「你與文殊在西天做事,要謹慎小心。」

「弟子謹記師父教誨。」

元始天尊招了招手:

「你走吧,去天庭見玉帝去,他收了崑崙令必然會有所行動。」

「師父,師叔,慈航走了,您二位保重…」

說完,觀音躬身退下,隱入玉清天的星雲之中。

元始天尊其實心有不舍。

慈航是崑崙十二金仙中唯一的女弟子,當然最受他寵愛。

「還說要審問人家,我看你巴不得讓慈航退出沙門,重新拜入闡教。」老君笑道。

「你別在這裡胡說八道,慈航投佛一事,和你有脫不了的干係,我遲早要找你算算這筆賬!」

元始天尊大袖一甩,把下了一半的棋局打散,頓時霞光萬里,仙音飛絮,滿天繁星悠悠歸位。

太上老君訕笑道:

「師兄,時候不早,我去看看八卦爐里的金丹煉得怎麼樣了…」

說完,他不等元始搭話,急急化作一道白光,衝上了三十三層離恨天,向兜率宮飛去。

「跑得倒是挺快…」

元始天尊恨意難消,心想早晚有一天要讓這個老滑頭嘗嘗厲害。

……

……

天庭,養心殿。

玉皇大帝盯著玉案上靜靜躺著的崑崙令,心情很糟糕。

他伸出手來想拿起令牌,卻似被開水燙著一般,慌張地縮了回去。

「持崑崙令者,可號令崑崙十二金仙,開啟誅仙大陣,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元始天尊啊,不就是一個石猴么,您老至於嗎?」

就在玉帝感嘆之時,金德星君在座下拜道:

「微臣拜見陛下,我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你這馬屁精,把凡間那一套搬到朕這兒了?朕活了億萬年,可不止萬歲,你是想讓我早些駕崩?」玉帝佯怒道。

「陛下息怒,微臣不是那個意思。這本就是個吉利話,微臣以後改叫我皇仙祚永恆,福壽綿長…」

太白金星暗暗擦了一把汗。

伴君如伴虎,身為玉帝的心腹,他更要小心謹慎。

「你瞧你嚇得…」玉帝突然忍不住笑了,「朕是跟你開玩笑的!」

「陛下不要嚇唬微臣,微臣歲數大了,萬一給唬死,誰來侍奉您啊…」

太白金星使勁擠出幾滴眼淚,裝作委屈的樣子擦拭著眼角。

玉帝苦笑一聲,雖然知道這老傢伙是在演給她看,可心裡還是有些感動。

「好了好了,朕讓你來,可不是聽你埋怨的。你過來看看這是什麼?」

太白金星小碎步踱到玉帝的身前,看清楚玉案上的物件后,嚇了一跳。

「陛下,這是元始大天尊的崑崙令啊,怎麼在您這兒?」

「是觀世音菩薩親手交給朕的,想必是從元始天尊那要來的吧。」

「微臣聽聞觀音昔日是崑崙十二金仙中,最得寵的一個,看來傳言不假…」

玉帝點點頭,「先別誇她,這尊大菩薩可是給朕出了道難題啊!」

「難道是石猴那件事?」

「愛卿不愧是朕的心腹,一猜即中。石猴死活不下山,那菩提老祖還有意包庇,說什麼待紫薇北出方可下山。西天那邊看來已經等不及,特意繞過了朕告到了元始天尊那裡。」

太白金星也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他略微思考一會兒便知道了事情的關鍵。

元始天尊借觀音之手將崑崙令交給玉帝,這不擺明了讓天庭儘力幫靈山一把?

菩提老祖就算如何厲害,也敵不過吊天吊地的「誅仙大陣」啊!

不過…

如果真的祭出了這件大殺器,那菩提老祖的徒子徒孫們還不直接造反,殺上天庭?

「陛下,崑崙令一出,天地變色,還是謹慎為妙。」

玉帝嘆了口氣:

「朕豈不知它的厲害?這真是個燙手山芋,扔不得,接不得,只能當個靈位拜著。」

太白金星沉吟片刻,提議道:

「陛下不到萬不得已,不可亮出此令,咱們還是從長計議,想個萬全之策。」

「那…依照愛卿的意思,朕現在該如何應對?」

「一個字:拖。兩邊誰也得罪不起,乾脆就這麼耗著。」

玉帝眉頭皺起,「可是西天那邊壓得緊,彌羅宮也有幫他們的意思…」

「陛下,元始天尊給您崑崙令,可沒說讓您滅了方寸山啊!那仙山得虧在西牛賀洲的地界,說到底是靈山的事情。」

太白金星一席話,讓玉帝茅塞頓開。

「你說得對。朕可以拿著崑崙令施壓,卻不能真的用它。關鍵時刻,還是讓西天世界出面得好…」

「陛下英明。」

玉帝了卻了一樁心事,終於放鬆下來。

太白金星文武皆為下乘,可人家腦子好使,在玉帝這裡能抵得上千軍萬馬。

就在這個時候,有火者上前來報:

「陛下,大事不好了,捲簾將軍把琉璃盞打碎了!」

玉帝輕笑道:

「打碎一個琉璃盞,慌什麼?罰他一個月的俸祿好了…」

「陛下,王母娘娘很生氣,就在門外暖心閣侯著…」

玉帝「噌」地一聲站了起來,滿臉驚恐。

他眼珠一轉,驚問道:

「捲簾他打碎的哪個琉璃盞?」

「在御書房東南角的那個五彩琉璃盞。」

「糟了糟了…這個捲簾,那麼多琉璃盞他不打,為何偏偏打碎這一盞?」

玉帝似乎被嚇到了,額頭冒出許多冷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崑崙令成燙手山芋

23.96%
目錄
共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