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猴子不是弟

第四十章 猴子不是弟

方寸山。

李凌又在儲藏室整理東西。

他拿起一件又一件,通通用九玄尊寶大法實驗。

可惜,沒有看出一件寶貝來。

「難道是我的修為不夠?還是緣分未到?」

就在他唉聲嘆氣的時候,一個高大且肥胖的身影閃了進來。

「李凌,師兄找你有點事...」

「趙胖子,你連聲招呼都不打就進來?」李凌有些生氣。

「師弟不要生氣,我這不是怕你拒我於門外么?」

「切...我哪有那麼小心眼?說吧,有什麼事?」

李凌一邊說一邊放下手中的鐵劍,順便拍了拍沾在道袍上的銹跡。

趙海柱左右看看,滿臉堆笑:

「師弟啊,悟空弟弟那跟吊炸天的金棒子是你送的?」

李凌瞟了他一眼,「是又怎麼樣?我撿來的,沒成想是件寶貝,給了悟空師弟我正心疼呢!」

「師弟,你要不送我兩件?」

趙海柱說著便拿起一根長長的枯繩把玩起來。

李凌一把奪了過去,有些生氣。

「趙胖子,我告訴你啊,別打我這些寶貝的主意!」

「師弟啊,寶貝都認主的,那根鐵棒在你手中黯淡無光,到了悟空弟弟那裡怎麼就成了降妖伏魔的寶貝?我覺得...這柄大剪刀挺順眼的,就送與我吧!」

趙海柱隨便撿起一把黑鐵大剪,拔腿就跑。

李凌暗罵一聲,趕緊追出門去。

「趙胖子,你還我東西,你要它沒用的!」

「我看著它順眼,一定有什麼玄機。李凌你別這麼小氣,就當借我玩幾天如何?」

「借你幾天,到時候又成送你的了!趕緊還回來!」

李凌出了弟子房,氣急之下想使出大神通拿下趙海柱,又怕師父發現,只能作罷。

「我去你個趙胖子,這麼雞賊?」

李凌啐了一口,心想回去一定要在儲藏室安個大鎖才行了。

趙海柱收起黑鐵大剪,跑出俗家弟子房,得意洋洋地奔向自己的住所。

他拐了個彎,忽地撞到一面「肉牆」上,哎呦一聲仰面摔倒。

「是哪個不長眼的敢撞老子?」

趙海柱破口大罵,一骨碌起身就要用強。

在看清楚眼前這人之後,他驚得大嘴一張:

「老爹?」

「你這小子,幾日不見,脾氣見長啊!」

趙公明插著腰,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爹啊,您怎麼來了?」

「爹怎麼就不能來?快拜見一下金德星君,要不是有他老人家,你爹我到現在還被軟禁呢!」

「這位是金德星君?」趙海柱嚇了一跳,他不久前還得罪了這個老爺子。

「不就是老仙我么?柱子,你上次可耽誤我大事了!」

太白金星有些笑意地看著趙海柱。

趙海柱眼珠一轉,忙將老爹拉到一邊小聲說:

「老爹,這老星官是好人還是壞人?」

「當然是好人了,人家是玉帝面前的大紅人啊!」

「怎麼他跟您對著干?」

趙公明一愣,「這怎麼說的?」

「他前些天來過,要讓悟空弟弟下山,上天庭做官去。可您臨走時萬般囑咐我,一定不要讓悟空弟弟下山啊!」

「啥?我說過這樣的話?」

「您難道忘記了?還有,悟空弟弟是我同父異母的親兄弟,我兩人同氣連枝,我哪能讓他去天庭受氣?」

趙公明一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立刻打住兒子:

「你給我等等...什麼同父異母,什麼同氣連枝,你老子我怎麼聽不明白...」

「爹啊,您就別裝了。我都都知道了...」趙海柱眨著眼,「悟空他是二娘生的,我二娘是個猴妖,生下的當然是個猴子...」

「二娘...猴子?!好哇...你這個逆子,敢如此編排老子了?」

趙公明氣急,一巴掌扇在趙海柱臉上,將他打得滿地找牙。

趙海柱捂著臉,委屈地說:

「他不是你兒子,你哪能給他這麼多寶貝?還有,我在方寸山苦修千年,你也不曾來看我,來的幾次全是為了悟空弟弟,你還說他不是你的親生骨肉?」

「你...你...唉!」

趙公明本來想狠揍兒子一頓,不過想到這麼多年確實也沒怎麼照顧他,於心有愧,又下不了手。

「柱子啊,你爹就算再不濟,也不會去找一隻母猴子做配...你也太冒失了!」

「這麼說,悟空他不是我弟?」趙海柱如同五雷轟頂,腦袋裡嗡嗡作響。

「他哪是你弟啊,他是個天生地養的石猴,無父無母的妖精。我對他這般好,是受了天庭的指示,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星君。」

太白金星正在憋著笑,見趙公明提到自己,將這口氣生生地咽了下去,又實在難受,猛烈地咳了起來。

「咳咳...這個公明兄說得沒錯,咳咳...是天庭的指示,咳咳...」

趙海柱的世界觀在一瞬間崩塌!

本來剛認的弟弟是個假的不說,又浪費了他如此多的感情!

「我人前人後稱他為兄弟,百般呵護,怎料是個冒牌貨?」

所謂愛之深恨之切,趙海柱對孫悟空的兄弟之情轉化為了滔天的恨意!

一切都是這個猴子造成的,我要宰了他!!

趙海柱牛脾氣上來,就要找孫猴子算算賬。

趙公明按住了兒子的肩膀,沉聲說:

「兒子,一切都是爹的不是,爹錯了。」

「...你沒錯,是我的錯,我特么的就是個笨蛋...」

趙海柱聳動著肩,強忍著把淚收回。

「爹,你這次來,一定又是為了悟空吧?」

「柱子,你錯了,爹這次來,為的是你啊。」

「我?」趙海柱一愣。

太白金星這時抽出聖旨來遞給他。

趙海柱打開看了后,難掩驚喜之色。

天庭要讓我當官去?

還是天蓬大元帥,北極諸天的扛把子?

這不是做夢吧!

「這不是做夢啊,柱子...天蓬元帥不幸去世了,正好找一個熟悉水性的頂替,於是就找上了你。」

「可兒子何德何能,可以做大元帥?」

「就憑你是趙公明的兒子,怎麼不可以?」

趙海柱笑笑,將聖旨收了,向老爹一拜:

「兒子定不辱命,一定做好這天蓬元帥!」

「這才是我的好柱子,哈哈...」

趙公明得意地大笑起來,他趙家總算有一人可以身居要職了。

假以時日,趙海柱一定能夠成為天庭第一戰神!

「爹,老星君,我師父同意了?」

「你師父還要挽留你,不過被我拒絕了,咱們一起去天庭闖下一番事業!」

趙海柱點點頭:

「臨走前,我想跟師父和師兄弟們告個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猴子不是弟

41.67%
目錄
共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