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觀音菩薩上天庭

第四章 觀音菩薩上天庭

觀音菩薩由金毛犼馱著,不出半柱香的時間,就飛到了南天門。

這南天門由四大天王看守著,平日里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可謂是鐵板一塊,固若金湯。

但天王們和眾神將一見有菩薩的佛光渡來,知道是西方聖人大駕光臨,不敢有絲毫怠慢,一個個站立在南天門外迎接。

觀音菩薩緩緩降落。

幾個天王中,增長天王的腦袋最為靈光,他小聲對兄弟幾個說:

「看,那個就是南海觀世音菩薩。她可是稀客啊,這次來一定是有要事要和玉帝商討,我等放行算了。」

「好,就照你說的辦。」

兄弟們打定好了注意,增長天王笑嘻嘻地上前,拜道:

「菩薩怎麼有空來我東方天庭了?」

「幾位天王,我有要事找玉帝商量,敢問此時陛下身在何處?」

「陛下正和仙眷們在蟠桃園遊覽,您人生地不熟的,我讓手下先帶您去通明殿吧。」

觀音面露感激:

「那就有勞天王了。」

「哪敢哪敢,您可是南海聖人,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能為您行個方便那可是我等的榮幸。」

說完,增長天王親自牽過金毛犼,又命一神將為菩薩開路,直接進了南天門。

觀音雖不是第一次上天庭了,可還是為東方天界的繁華錦繡感嘆不已。

看那擎天大柱上盤繞著金鱗曜日赤須真龍,何等威風!

又望見長橋上盤旋的無數彩羽凌空紅頂鳳,真是瑰麗!

抬頭:彩霞映天光,萬聖來朝。

腳下:靈雲接仙履,直上凌霄。

這天上有三十三座天宮,七十二重寶殿,令人目不暇接。各色奇珍異寶鋪滿金光大道,彷彿信手可得。那煉丹爐邊升起裊裊仙霧,聞上一聞就能延年益壽,做個快活逍遙的散仙!

縱使觀音身為西方教的四大菩薩之一,也為這東方天界的神韻所傾倒,不由得苦嘆一聲:

「想我西方極樂世界,靈山也算是鍾靈神秀,還不及這裡萬分之一,東方天界果然是承蒙上天眷顧...」

她這時,想起如來日日不忘到中土弘揚佛法,還是有道理的。

只是...

苦了她這個南海剛剛上任的新官了!

作為西方教出了名的「勞模」,觀音什麼臟活累活都搶著干。

她這麼拚命,有一部分真的是為了西方教的未來。

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自己在南海的根基不穩,蝸居在落伽山紫竹林也就罷了,手下只有個木叉做侍從,一個龍女管家事,還有一池金魚作伴,何其悲慘!

那南海仙魔混雜,表面上尊她為救苦救難的大菩薩,七佛之師,背地裡還是我行我素,全然不把這位「女領導」放在眼中。

要是不做出些功績來,遲早會壓不住這些地頭蛇的。

所以,她才自告奮勇,擔當起西天取經的「主策劃」之一。

等到功德圓滿,佛法普照南部瞻洲,她方可坐擁億萬功德,安穩地當她的南海一把手。

而在靈山那,也能有個「不辭勞苦為佛門」的表率,讓如來放下戒心。

正想著,那神將帶著自己轉到通明殿前。

「菩薩,我僅僅是個看守南天門的小將,要想見陛下的話,還需通明殿的天師接引。」

「我明白了,多謝將軍帶路。」

神將躬身退下后,一個道士打扮的長須仙人走了過來。

「菩薩,有失遠迎,請勿怪罪。」

「葛天師,我想要見一見陛下,還望您行個方便。」

「看菩薩風塵僕僕,定有急事。陛下正陪王母娘娘在蟠桃園賞景,請您跟我來...」

「有勞天師了。」

葛天師懷托一柄拂塵,親自為菩薩開路,向蟠桃園前來。

此時,蟠桃園內。

玉皇大帝正陪著王母娘娘閑逛,後宮的仙娥們跟隨著歡聲笑語,好不自在。

王母瞧著眼前那嬌滴滴的仙桃,喜不自勝:

「陛下,你瞧這些個桃子,長勢喜人,今年的蟠桃會看來會很順利。」

「啊?嗯...娘娘說的對,到時候還望娘娘在瑤池好生張羅,讓各路仙家門都嘗嘗。」

「那是自然。」王母一臉得意。

玉皇大帝卻是心中苦悶。

原來他貴為天庭之主,也算是一階大天尊,早知道「取西經」的絕密了。

不僅如此,他還從三清那裡得知,那傲來國花果山剛剛破石而出的神猴,在高人指點之下學成大神通后,定會大鬧天宮,攪亂蟠桃園,作亂兜率宮!

這一切都是大佬們現成的劇本,只需照著演就好,可那猴子畢竟將要在自己的地盤作亂,有些苦惱也是理所應當。

想起這一園子的仙桃,可是數萬年甚至數十萬年才結的果子,就要被野猴子吃的吃扔的扔,他的嘴角一陣抽搐。

而一旁的老婆大人還被蒙在鼓裡,笑盈盈地討論蟠桃會的種種,讓他更是有苦說不出。不僅如此,還得賠上幾個笑臉。

「唉...老婆大人,等孫猴子上了天庭,壞了你的好事,可千萬不要怨朕,要怪就怪咱頭上壓的幾個大神,還有那些個西方挨千刀的禿驢吧...」

玉帝正暗暗想著,葛天師忽然鑽了出來,拜道:

「陛下,南海觀世音菩薩求見。」

「咦?說曹操曹操就到啊!」

「...陛下?」葛天師一臉懵逼,此時天下是東周戰國,還沒有漢,哪來的三國曹操?

玉帝輕咳一聲,說:

「觀音菩薩貴為五方五老,孤身一人來我天庭,想必是有大事了。葛天師,你將菩薩帶過來吧。」

「遵命。」

葛天師躬身退下,去帶菩薩去了。

玉帝轉身對王母說:「娘娘,觀音菩薩找朕定有公務,你看...」

王母嗔怪道:

「陛下好不容易才得空陪妾身遊玩,這下又被攪黃了。」

「娘娘不要怪朕,你先去前面仙林賞景,待朕料理好手頭的事情即刻趕上。」

「那...咱們可就說好了?」

「娘娘快去吧,朕什麼時候騙過你?」

「哼,量你也不敢。」

玉帝望著遠去的王母,不禁暗暗打了個寒顫。他貴為三界之主,最怕的不是三清之輩,卻是自己的床頭老婆,倒是蠻接地氣。

菩薩見到玉帝和他身後的幾個內卿后,拜道:

「陛下,打擾了。」

「菩薩這話說得,有什麼事還得勞煩您親臨天庭啊?」玉帝客客氣氣地問道。

「這...」

觀音看看左右,欲言又止。

玉帝看出端倪,遣散了幾個內卿,只留下太白金星一人侍奉。

「菩薩,太白金星可以說是朕的家臣。朕知道的他都知道,朕不知道的,他有些也清楚得很。讓他聽聽,沒準能想出好主意來。」

玉帝這樣捧著太白金星,實際上想讓他當個擋箭牌,這老頭兒精明得很,立刻向菩薩拜道:

「菩薩有何難事,儘管說吧。陛下能做主的,定會給個說法,難辦的、不好辦的交給小老兒即可。」

觀音菩薩點點頭,於是將大雷音寺那飛來紙鶴一事給二人說了。

「這麼說來,那猴頭不想求道,一心只想著下山?」

「正是。」

玉帝內心不由得狂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觀音菩薩上天庭

4.17%
目錄
共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