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敖廣遭殃

第五十四章 敖廣遭殃

李凌這邊正與龍母閑扯,悟空卻使了個金蟬脫殼,元神閃進了宮內。

不一會兒,悟空得手,元神歸位。

「師兄,俺依照你的吩咐,把它拿到手了。」

「嗯,很好,咱們回大殿吧!」

李凌轉身向龍母拜道:

「小仙這就不打擾娘娘了,就此告辭!」

「哎,怎麼這就走了?」

龍母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眼睛猛然睜大。

「大事不好!」

......

「噗!」

一隻繡花金絲枕頭被悟空甩在了大殿上。

敖廣捧起一看,心想這不是娘娘寢宮的枕頭么?

他立刻火大,怒喝道:

「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連本王愛妻的寢宮也敢硬闖?」

李凌慢悠悠地回答:

「龍王,事先我們早和你打好了招呼,這龍宮裡的每一個地方皆可去得,怎麼,你說的不算數?」

「這...」

龍王語塞,一旁的普化天尊有些不耐,插話道:

「先不說別的,你二人偷出來個枕頭是何意?」

「定海神針就藏在裡面,請天尊檢查。」李凌輕輕一拜,眼神很犀利。

「哦?」

普化天尊來了興緻,看這小仙的架勢不像是鬧著玩的。

難道這裡面真的有貓膩?

「敖廣,打開枕頭。」

「天尊,你不要相信他一派胡言,定海神針被這石猴拿著,哪裡還有第二根?」

敖廣越是辯解,普化天尊倒覺得可疑。

「既然沒有第二根,你怕什麼呢?打開它!」

「天尊...」

「哼!」

普化天尊一把奪過枕頭,順手一撕。

「叮!」

金絮飄揚,神針落地。

他眼睛一亮,躬身撿起了一枚「繡花針」。

普化天尊的眼神極好,哪能不認識這有名的定海神針呢?

「大!」

他呼了一聲,那神針立刻變大,似一根桅杆立在大殿中。

「定海神針?」普化天尊暗暗咋舌,「難道這世上真的有這等怪事?」

李凌給悟空使了一個眼色,悟空立刻會意,掏出耳朵里的金箍棒,將他變大。

兩根鐵棒一模一樣,甚至連紋路都絲毫不差。

被普化天尊瞪了一眼,敖廣的頭上汗如雨下。

這時,李凌站了出來。

「天尊請看,藏在繡花枕頭裡的定海神針表面還沾著些海泥,而我悟空師弟這根很乾凈,顯然是使用過多次了。哪根是定海神針,您老人家想必心中有數吧?」

普化天尊拍了拍鐵棒,心中震撼無比。

要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都不敢相信,這定海神針真的有兩根!

「呵呵呵...」他怒極而笑,「敖廣啊敖廣,本尊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連陛下都敢欺騙,你龍族要倒霉了!」

「天尊...」

敖廣跪倒在普化天尊腳下,面如死灰。

要知道,這可是欺君之罪!

不管是凡間還是天界,都是要誅九族的!

「天尊,既然事情真相大白,悟空是不是可以不去天庭了?」李凌問道。

「你小子真是明知故問...」普化天尊冷冷說道,「妖猴無罪釋放,本尊即刻率雷部眾將返回天庭,把此事彙報給陛下。」

說完,普化天尊消失在原地。

李凌對悟空說:

「師弟,咱們走吧。」

「好,俺也該回方寸山了,不過等俺老孫跟猴子猴孫們告個別先!」

悟空收了金箍棒,跟李凌走向大殿之外。

而敖廣還獃獃地跪倒在冰冷的石板上,似乎已經嚇傻了。

「大王!」

龍母遠遠望見敖廣,趕緊上前把他扶了起來。

敖廣悲道:

「愛妻啊!你可害死本王了!都怪本王太相信你,現在被按上個欺君之罪,整個龍族都要遭殃啊!」

「啊?!怎麼會這樣?」龍母大驚。

「那妖猴的背景實在強大,方寸山咱們可惹不得...」

「大王,如今之計,該如何是好?」

「還能怎樣?老龍我只能負荊請罪,親自上天庭一趟了...」

敖廣悔不當初,整個人都蒼老了許多。

......

......

天庭,凌霄寶殿。

玉帝震怒。

「普化天尊,你說的可是真的?」

「臣說的句句屬實,東海龍王欺瞞聖上,暗藏定海神針,罪不可恕!」普化天尊鐵面無情。

玉帝氣得牙齒「咯咯」直響。

定海神針有兩件這稀罕事,也抵不上手下向自己撒謊、蓄意欺騙!

敖廣真是找死!

他正要下旨誅他九族,連同三家龍王一起斬了,忽然有火者報道:

「陛下,東海龍王敖廣背負荊條,前來領罪。」

「哼!讓他進來,朕倒要看看他怎麼說!」

一會兒,敖廣光著膀子,背著荊條上殿。

他跪倒下去,哭道:

「陛下啊...臣罪該萬死,不過念在臣這麼多年為您效力的面子上,只降罪臣一人吧!」

「敖廣!你知道那定海神針有兩件,還要騙朕?你...你真是該死!」

玉帝氣急,拿起玉案上的大印投了過去。

那大印砸在敖廣頭上,破出一個血洞。

敖廣立刻血流滿面,慘不忍睹。

「陛下息怒,您責罰老龍一人即可,不要傷及臣的兄弟和家眷啊!...」

「朕要不罰你,怎麼服眾?」

玉帝又想起妖猴的事情,更是火大。

這時,太白金星出列,勸道:

「陛下貴為三界之主,理應以仁慈治天下。敖廣他為天庭服務這麼多年,這次是一時糊塗才闖下大禍。還望陛下寬恕他吧!」

玉帝舒了口氣,「朕不殺有功之臣,敖廣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就罰他盤在凌霄殿的金柱上三年吧!」

「罪臣領罪!」

敖廣大喜過望,立刻化為一條蒼龍盤上了大殿的柱子。

天上三年,地下千年,等龍王「刑滿釋放」的時候,早已經是蒼海滄田。

玉帝處理完敖廣,想起那妖猴,又是頭痛不已。

這猴子也不知是交了什麼好運,怎麼處處都有人為他解圍?

難道朕就沒有法子讓他上天庭做下孽源了么?

「太白金星,你上來...」

玉帝一聲呼喚,太白金星立刻小碎步走到龍椅邊。

「陛下一定是為妖猴的事情為難吧?」

「知我者愛卿也...蟠桃會即將臨近,老君交給朕的任務可能會黃啊...」

本來,太上老君是打算讓猴子上天庭后偷吃蟠桃,作亂兜率宮然後大鬧天宮來著,可猴子實在太穩健了,人家沒有半點破綻!

「陛下,那猴頭吃軟不吃硬,微臣之前曾在方寸山請過他,他也確實動心了...」

「那他怎麼不接旨受封呢?」

「是菩提老祖愛徒心切,不肯放啊。」

玉帝心思一轉。

菩提老祖?

聽老君說,菩提老祖應該閉關了吧?

也許現在去求猴子,正是時候!

想到這裡,玉帝點點頭:

「愛卿,這次你帶著二十八星宿一同去方寸山,軟磨硬泡,一定要把猴子請來!」

「陛下,臣這次去,還要帶著一樣東西...」

太白金星眼中放出光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 敖廣遭殃

56.25%
目錄
共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