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二郎拜謁玉虛宮

第六十章 二郎拜謁玉虛宮

幫天蓬殺魔蛟,等於是奪了本該屬於楊戩的功名,間接和天庭作對,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想到此處,楊戩不露聲色地問道:

「大元帥本領通天,在下佩服得緊。敢問元帥師出何門?」

「不瞞二郎真君,我師父是方寸山的菩提老祖...」

趙海柱不再說他是老君一系,他認清楚方寸山才是自己的根。

「方寸山,菩提祖師?」

楊戩有些驚色。

菩提老祖,是比肩三清的人物。

而方寸山也是熾手可熱的修仙界當紅辣子雞,風光無二!

新天蓬的背景也是了得!

可這麼一來,難道方寸山和天庭不和么?

算了,我楊戩有劈山救母之過,還是不要蹚這攤渾水了,等老舅再給機會吧...

想到此處,楊戩笑道:

「原來是菩提老祖的高徒,能殺魔蛟也是意料之中。既然大事已了,我等在此也無用武之地,就此拜別了。」

「哎,別著急走啊,進去喝上一杯?」趙海柱挽留道。

「不了不了,梅山那邊還有要事,大元帥有緣再見...」

說罷,楊戩牽著哮天犬轉身便走。

梅山六兄弟紛紛失望地跟在其後,一個個垂頭喪氣。

本來準備大幹一場,怎奈世事難料,命運作弄,到頭來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梅山七聖只想成就點功名而已,咋就這麼難呢?

那邊七聖走遠,天佑興高采烈地說:

「沒想到大哥其實是方寸山的門生,真是名師出高徒啊!」

「方寸山這麼有名了?」趙海柱有些懵逼。

「大哥不知,如今方寸山被凡間的皇帝立為天下第一神山,比崑崙仙境還高過一頭呢!」

趙海柱輕嘆了口氣。

如今他已不是方寸山的人,早知道就聽師父的勸,不下山就好了。

悟空師弟,李凌,還有兄弟們,我趙海柱沒臉再見你們...

......

......

楊戩帶著家將們準備沿原路返回梅山。

北極氣候不比梅山溫熱,常年極寒,有不少草頭仙被凍得瑟瑟發抖,很是凄慘。

豹頭仙李冰心裡氣不過,湊到帶頭大哥二郎神身側。

「大哥啊,咱們就這麼灰溜溜地走了?小弟我不服!」

「你有何不服?不管是天庭還是方寸山,我們都不能招惹。」

「大哥不如帶兄弟幾個打上南天門,找天庭尋個說法?」

此話一出,楊戩立刻現出嚴厲之色,怒道:

「我楊戩一向辦事低調,擅自上天庭不是明著造反么?」

「大哥說的是,小弟錯了...」

李冰怏怏地閉上了嘴。

楊戩心中卻是五味嘈雜。

封神之戰,他功勞不小,本來是要上天庭任重要職位的。

可怎奈有玉帝從中作梗,最終楊二郎只能受封梅山。

當初,三聖母下凡,遇到楊戩的生父楊天佑,兩人一見傾心,定了終生。

不久,楊戩誕生,玉帝終於發現親妹和凡人私通,還生下逆子,觸犯了天條。

玉帝大怒之下,為了不被人拿住把柄威脅帝位,於是大義滅親,將親妹妹三聖母壓在了桃山下。

之後,楊戩長大成人,拜崑崙十二金仙之一的玉鼎真人為師,習得了大神通。

他拿一把神斧,將桃山劈開,救了母親。

楊戩劈山救母,冒犯了玉帝的權威,正要受罰之時,玉鼎真人以封神之劫為由,讓其戴罪立功。

二郎真君在封神中表現出色,而其孝道也廣為流傳,玉帝被眾仙勸說,讓楊戩上天庭做官,也好母子團聚。

本來這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可玉帝有自己的小九九。

天條是自己定的,三聖母也是自己下令關押的,如果讓楊戩上天庭,豈不是很沒面子?

千錯萬錯我沒有錯,楊戩一定不能上天庭!

為了安撫楊二郎,玉帝將他封在梅山,又給了他一個「聽調不聽宣」的特權。

說白了,就是讓他自己玩,千萬不要惹事!

楊戩從此被雪藏,沉寂了千年。

直到最近,玉帝感覺風頭過去了,而天庭急需他這樣的文武全才,所以又起了招安之意。

可這時,楊戩卻不幹了。

好哇,當初罰我的人是你,現在想起我了?

爺不伺候!

雖是口上這麼說,其實楊戩傲嬌得很!

他這千年過的太悠閑了,每日打獵騎馬遛鳥,無所事事。

巴不得有點事做!

這次剿滅北冥魔蛟的任務來之不易,楊戩準備了很久,怎料被人捷足先登了!

說不氣惱,都是裝的!

「也不知下次要等多久了...」楊戩嘆了口氣,暗想道,「這次出門不易,去昆崙山找師父聊聊吧...」

想到這,楊戩調轉馬首,向手下們說:

「大家變更行軍放向,大哥我要去昆崙山見見師父。」

......

崑崙仙境,玉虛宮。

因為元始天尊的大徒弟廣成子上彌羅宮掌宮去了,留下二徒弟赤精子坐台。

今日的玉虛宮格外熱鬧,五嶽仙宮的使者和南海觀音都來了。

不管是誰,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

打壓方寸山。

方寸山實在是太招人恨了,無論什麼風頭都被它搶了去,實在難以忍下這口氣!

而觀音作為曾經的十二金仙,則是想聯合昆崙山的實力,好伺機而動,讓孫猴子大鬧天宮,早早坐實孽源。

赤精子不同於師兄廣成子,他為人老實憨厚,哪方也不想得罪。

好說歹說地勸走五嶽弟子,保證一定「問候」方寸山後,他獨自面見師妹慈航。

「慈航師妹,今日人多口雜,讓你見笑了...」赤精子抱歉道。

觀音擺擺手:

「沒什麼,昆崙山是仙山之首,五嶽弟子受了委屈,當然第一時間要來這兒找個說法了。」

「師妹也覺得是方寸山做的過分了?」

觀音雙手合十:

「善哉...是非因果,本就是定數,方寸山之過,也在情理之中,就看師兄怎麼處理才好。」

赤精子嘆了口氣:

「大師兄恰好不在,如果有他在的話,這事一定好辦。」

觀音笑著說:

「二師兄,我之前見過師父,他老人家的意思也是儘力助我靈山,成就功德。」

「功德?什麼功德?」

赤精子不知西遊量劫的絕密,觀音當然不能輕易告訴他天機,於是說:

「此功德在於助我靈山廣播佛法,東方教也能得到莫大的好處。方寸山有意阻擾,袒護弟子,二師兄一定要有所行動啊...」

「師妹所言,一定涉及到絕密,我不便深究。不過,只要是你的難處,師兄一定為你撐腰。」

「那就多謝師兄了...」觀音拜謝道。

「如今崑崙令在玉帝那裡,除了誅仙大陣,別的都好說。」

觀音點點頭。

元始天尊有規矩,只有崑崙令可召喚十二金仙布下誅仙陣。

這是為了防止昆崙山肆意使用大陣,造成不可彌補的過錯。

如今將崑崙令交由玉帝保管,也是讓他便宜行事。

玉帝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他是絕對不可能動用大令,招惹麻煩的。

元始天尊已經閉關,昆崙山的勢力正好可以拿來借用,沒有誅仙陣不打緊,玉虛宮有的是能人法寶。

靈山不動,讓東方教內耗,順便推動西遊量劫的進行。

這也是觀音此行的目的。

她早已入了沙門,一切以西方教的利益至上,在這一點上,和如來是一致的。

此時,

有弟子來報:

「師叔,梅山二郎真君來玉虛宮了,說是找玉鼎師叔的...」

「哦?是楊二郎么?他師父恰好不在,先讓他進來吧。」

「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章 二郎拜謁玉虛宮

55.56%
目錄
共1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