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一窩病馬

第六十七章 一窩病馬

悟空由監丞領著走進了飼養龍馬的馬棚。

這馬棚分為東西兩部,西部的歸養馬監馬天君直屬,有幾十萬匹上好的龍馬。

而東部馬棚,歸弼馬溫,僅有數萬匹。

不僅在數量上差得遠,而且論品質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監丞暗地裡讓主簿帶著些力士到馬棚「安排妥當」,其實是挑選些能擺的上場面的馬匹放到前面,讓老弱病殘蹲在後面。

悟空遠遠望去,龍馬們倒也是精神,心裡舒心了些。

他問道:

「監丞,龍馬們平日里都吃些什麼?」

「大人問得好哇,一看就是懂行的...」監丞不忘了拍拍馬屁,「我們這龍馬喂得全是山珍海味,仙糧神谷,所以才養得這麼壯實...」

說著,監丞讓力士抬來一桶飼料。

悟空看了看,滿意地點點頭。

「嗯...確實是好飼料。」

監丞看到猴子沒看出破綻,暗暗鬆了口氣。

「大人,您身子骨嬌貴,咱們還是打道回府吧?」

「不急不急,俺老孫還沒騎過馬,今個兒高興,挑一匹來馳騁一番!」

悟空說完,「噗」的一聲消失在原地。

監丞立刻傻眼了。

馬棚邊。

悟空興沖沖地牽過一匹白馬,躍到了馬背上。

「好馬兒,帶著老孫雲遊去...」

猴子話剛說了半句,胯下的白馬口吐白沫,竟「撲通」一聲側躺在地。

得虧悟空反應快,提前跳了下來,不然的話,就被這頭病馬壓個結實了。

「這是怎麼回事?俺老孫沒用力啊?」

悟空蹲下來,仔細觀察這匹馬,發現他雙眼無光,毛色雜亂,是一匹得了重病的馬!

病了?馬棚之中養著病馬,那監丞竟然不報?

想到此處,悟空躥進了馬棚中。

這一看不要緊,把悟空氣個半死!

方才那匹病馬還算好的,後頭藏著的老弱病殘還是占絕大多數!

「好個監丞,竟敢騙俺老孫?」

悟空跑到馬槽前,檢查了一番病馬們吃的飼料,發現和之前監丞抬上來的那桶截然不同。

全是枯草和劣質的殘料!

不說是病馬,就是好馬吃了也受不住。

「他娘的,監丞,你給俺老孫滾過來!」悟空立刻發起官威。

「來了來了...」

監丞一路小跑,險些栽倒在地。

悟空指著病馬喝道:

「你這人也忒不老實,敢騙俺老孫?這馬病得快死了,馬棚里的龍馬全是這個鳥樣,連馬吃的飼料都與你說的不同,你給俺好好解釋一下?」

監丞嚇得腿一軟,跪了下去。

「大人啊,小的不是有意欺瞞您,實在是沒有辦法...」

「沒有辦法?是誰逼你的不成?」

「大人有所不知,咱的弼馬溫衙門,名義上掌管東部馬棚,其實...其實專門負責接收西部來的病馬...」

悟空金睛一閃:

「弼馬溫屬養馬監,又不是馬醫院,為什麼要接收病馬?」

監丞湊近了小聲說:

「大人,這都是馬天君的主意。病馬要醫治的話,要花費很大一筆開銷,與其花精力照料,不如讓它們自生自滅...」

「俺老孫明白了,弼馬溫衙門不僅不養馬,還要收留病馬,而這些病馬吃不好睡不好,只能等死?」

「...大人英名,就是這個意思。咱們的大衙靠為養馬監省下的銀子度日,還望大人體諒...」

悟空大袖一甩,一時氣得火冒三丈。

怪不得弼馬溫衙門灰塵堆得一尺多高,感情它全無用武之地!

只要從馬天君那裡接收病馬,然後等著它們咽氣就行了,一衙門十六個人吃吃閑餉就成!

數萬匹病馬,每匹天庭一個月會撥發百兩銀子。

馬天君靠吃病馬的撥款,就能賺個盆缽體滿!

而這些弼馬溫的小官吏們,本來就是下放至此的,能吃飽飯就不錯了,哪敢忤逆養馬監的扛把子馬天君呢?

此時,監丞硬擠出些笑來,對悟空說:

「大人,俗話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們弼馬溫大衙只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日子倒也過的滋潤...」

悟空真想一腳把他踢成八瓣,不過想起李凌的「心聲」,他及時地按捺住內心的衝動。

這裡是天庭,可不是方寸山,也不是花果山!

馬天君敢這麼做,後面肯定有人撐腰。

這個人的官一定做得很大,大到敢於私吞天庭的官餉。

他的一句話,可能讓會讓自己陷入泥沼,不得翻身。

是老老實實地做個只蹲衙門不辦事的「殭屍官」,還是準備大幹一場,揪出這個黑幕?

悟空難得露出愁容,他蹲坐下來,用手撫了撫病馬的脖子。

上面有一道箭傷。

「想當年,你肯定也在沙場上立過功吧?怎料到落得被人遺棄的地步,天道何在?」

那病馬忽地眼睛一瞪,一顆晶瑩的淚珠落了下來。

它竭盡全力長嘶一聲,那聲音及其洪亮,直直透入彩霞中!

有了這一聲后,整個馬棚的病馬們紛紛仿效,頓時長嘯聲不絕於耳,讓人內心激發出無盡蒼涼,潸然淚下。

悟空長嘆一聲。

他又想起李凌的一句話:

【苟雖苟,該出手的時候,萬萬不能慫!】

師兄說的對,俺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馬受死,既然做了弼馬溫,就得為他們當家做主!

悟空有了主意后,向監丞問道:

「馬天君的衙門在何處?」

「大人,馬天君的衙門就在養馬監西側,叫天馬府。您是想拜會一下上司么?」

悟空一笑,「對,俺老孫想會會這姓馬的!」

說罷,他吹了口氣,讓腳下的病馬晃晃悠悠地飛到了原地。

這一手讓監丞吃驚不已。

感情這位新來的弼馬溫大人本事還不小!

「爾等回衙門去吧,好酒好菜準備著,俺老孫去去就回!」

「明白了,大人...」

監丞還以為悟空讓他準備飯菜招待一下馬天君,心底里舒了口氣。

望著猴子離去的背影,他自言自語道:

「即便是猴子,也破不了規矩啊...」

......

養馬監,天馬府。

悟空敲響了大門,裡面出來一個看門的老者。

「猴子?」老者很不屑,「你主人呢?跑丟了?」

悟空呲牙,故意露出兇相:

「你爺爺的,俺老孫是剛上任的弼馬溫,想拜訪一下馬天君!」

「妖...是妖精!」

老者正要關門,悟空化作一股青煙從門縫鑽了進去,待到院落中,又恢復了猴身。

「哪裡有妖精?!」

一個身披黃金甲的大漢從府中飛了出來,他手中拿著兩柄大圓錘,一雙馬眼瞪得滾圓。

悟空心想這一定就是馬元帥了,於是笑嘻嘻地上前拜道:

「馬天君,俺老孫是新上任的弼馬溫,特來拜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一窩病馬

62.04%
目錄
共1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