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馬天君有意刁難

第六十九章 馬天君有意刁難

悟空懷着心事,回到了弼馬溫大衙。

監丞早吩咐手下將衙門打掃乾淨,又命令后廚做了一頓好飯,擺上了仙桌。

悟空一屁股坐到桌前,也不用筷子,直接大手一抓,往嘴裏塞。

「嗯...飯菜還是很可口嘛!還有酒喝?」

他打開酒塞,嗅了嗅,頓時陶醉不已,仰著脖子,把酒直接灌到了肚子裏。

「好酒好酒哇!」猴子喜道,「都說天庭的酒是瓊香玉露,此話不假!」

那監丞看着長官的吃相太難看,咽了口唾沫,上前小聲問道:

「大人,怎麼不見您帶回馬天君啊?」

「什麼馬天君?俺老孫有說過要帶他回來么?」

「那...您去天馬府,幹什麼去了?」

監丞暗暗感覺大事不妙。

果然,悟空回答:

「還能幹什麼,跟他算賬去唄!這馬天君果然黑心,背地裏吃了不少虧心錢,俺一定要稟報玉帝,好好懲治他一番!」

監丞聽了這話,腿都被嚇酸了,險些栽倒。

「大...大人,馬天君可是您的頂頭上司,您...您可告不得啊!」

悟空又吃了口酒,小臉泛紅:

「怎麼告不得?你倒是給俺說說?」

「馬天君在養馬監經營多年,手上掐著不少人的命根。而且,他背景深厚,師父可是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啊...」

「哦?俺道是何人保他,感情是老君的人。」

監丞臉上帶着驚慌,「大人,老君身在離恨天,哪管天界的俗事?其實馬天君只是藉著這個名頭行事罷了,真正仰仗的另有其人...」

「是誰?」

監丞湊到悟空耳邊說了些什麼。

「原來是他?」

悟空恍然大悟。

監丞語重心長地說:

「大人即便是告到玉帝那裏,也不能把馬天君怎麼樣,至多罰一罰俸祿罷了,可我們這些小吏就要遭殃了啊...」

悟空陷入了沉思,馬天君這種人,必須要一巴掌給拍死了,如果拍不死他還會捲土重來噁心你!

得想個辦法,徹底絕了他的後路才行...

正想着,有個下人來報:

「大人,三太子哪吒大神到訪,說是有事情找弼馬溫大人商量。」

「哪吒?俊俏女娃?俺不是剛剛見過他么,怎麼一轉眼就找上門來了?」

悟空大袖抹了一把油,打了個飽隔。

「把那小子帶到衙門正堂,俺老孫這就會會他去!」

「得令!」

監丞等那報信的走遠,向悟空提議道:

「大人,三太子可不好惹,他們李家底蘊深厚,不僅李天王手握兵權,是個雷厲風行的人物,就連大太子金吒和二太子木吒也在西方世界委以重用,大人可不要自找麻煩啊...」

「知道了知道了...」

悟空笑笑,不以為然。

一個手下敗將而已,能奈我何?

況且監丞的話,實在有些誇大其詞了。

先不說這李天王有何等能耐,他三太子的大哥金吒和二哥木吒,一個在靈山侍奉佛祖,做個小護法,一個跟從觀音大士在落伽山做侍從。

一家人有一半屈居靈山之下,算哪門子的英雄?

悟空這麼想着,大步踏進了衙門正堂。

哪吒靜靜在一個小蒲團上打坐,感覺有人來到,睜開了眼。

他收了蒲團,笑道:

「妖猴,沒想到吧,咱們又見面了。」

「切...」猴子嘴巴一撇,「俺老孫才不想見你,娘們兮兮的,還隨身帶個小枕頭...」

「小...小枕頭?」

哪吒臉一紅,眉頭皺起,皓齒輕咬道:

「你這妖猴,凈來編排我,到底是鄉下來的野猴子,沒有教養!」

「錯錯錯...」猴子晃晃手指,「俺老孫可是方寸山菩提老祖座下悟字輩的高徒,實打實的名門之後哦?」

提起方寸山,如今可是三界第一名山,風頭無二!

他哪吒哪有不知的道理?

「哼,也不知菩提老祖是哪根筋搭錯了,竟收你這頑劣的猴子為徒。」

悟空頓時心裏暗笑。

在師父眼裏,比俺老孫還要頑劣的徒兒大有人在,只是你沒緣分認識罷了。

他毛手一揮,懶洋洋地說:

「閑話就不多了,三太子大駕光臨,一定不是專程來和俺鬥嘴的吧?」

哪吒一愣。

天殺的,光顧著和這猴子罵街,差點把正事忘記了!

他端了端身子,輕咳一聲:

「弼馬溫,本大神奉了伏魔大元帥的指示,來你這裏領一萬匹上好的天馬,快接令吧?」

說着,哪吒掏出一張蓋着帥印的金令,遞給猴子。

悟空不着急接金令,納悶道:

「三太子,你不是去馬天君那裏要天馬了么,怎麼轉到俺老孫這兒了?」

「馬天君說你這裏有最好的天馬,一萬匹足夠了。」

「什麼?」悟空瞪大了眼睛,感覺事情不妙。

哪吒接着說:

「他手中的幾十萬上等天馬早被北極天蓬大元帥預定,你弼馬溫手中應該也有幾萬,肯定拿得出手吧?」

草!

馬天君這個陰貨,肯定想着借哪吒要天馬一事,為難俺老孫!

東馬棚的天馬,幾乎全是等死的病馬,如何交給哪吒?

俺老孫一定不能接這金令!

哪吒瞧出猴子有些為難之色,正好想出出惡氣,於是挑釁道:

「怎麼?弼馬溫大人有難處么?堂堂的齊天大聖,方寸山的高徒,竟然連這等小事都為難?罷了罷了,我回去稟告父親,就說弼馬溫剛剛上任,諸事未安排妥當,還是等他鬧明白了再來要馬吧...」

悟空被人奚落,心生一股暗火。

他天生好勝心極強,最受不得人激,還未等哪吒收回金令,便一把搶了過來。

「不就是一萬匹上好的天馬么?俺老孫答應你就是了!」

「妖猴,你可想好了啊,接了金令,就不能反悔了。」哪吒好心提醒。

「俺老孫一口唾沫一顆釘,從不反悔!」

哪吒點點頭,這猴子骨頭倒是挺硬!

「好,三天後,我率領天兵取馬,到時候弼馬溫大人可不要食言!」

言罷,哪吒轉頭走出了衙門。

悟空望着三太子走遠,又低頭看看手中的金令,禁不住敲了自己腦門一記。

不是說好了不接這金令么?

奶奶的,俺老孫這麼快就闖禍了?

這個時候,監丞湊了過來,瞟見猴子手中的金令,險些嚇個半死。

「大人啊,您怎麼如此糊塗,接了金令,就等同於立了生死狀,三天後交不出天馬,會被拉去斬仙台的!」

「這麼嚴重?」

監丞點點頭:

「大人,小的勸您給馬天君賠個不是,讓他借你一萬匹天馬,渡過這一劫...」

悟空擺擺手,「要俺老孫向那個陰貨低頭,門都沒有!」

監丞急得直跺腳:

「大人千萬要以大局為重,不可意氣用事,你與馬天君只是有些過節,還未到生死相逼的地步啊!」

悟空將金令投入公案的簽筒中,一雙金睛像是要冒出火來。

「俺老孫萬萬不能做個低聲下氣的狗奴才,即使五雷轟頂也絕不折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西遊:我,菩提劣徒,被猴子偷聽心聲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馬天君有意刁難

63.89%
目錄
共1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