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馬璘陣斬哈蘭生

第99章馬璘陣斬哈蘭生

「來者何人?」

見到來人,居然硬生生擋下自己和兄弟哈芸生的聯手,哈蘭生當即一驚。「哥舒將軍麾下,馬仁傑!」馬璘一槊擊退哈蘭生兄弟后,冷然道。

言罷再次一槊掃出,逼退哈蘭生兄弟二人的同時,又是一槊,硬生生的將措手不及的哈芸生打飛了出去。

「哥舒將軍?哥舒翰?你是恆國賊子?」

捂著胸口一道血痕的同時,哈蘭生注視着馬璘狠狠道。對於將自己打的慘敗的哥舒翰,哈蘭生自是沒齒難忘。

看着眼前一身平民百姓打扮,手持一桿長槊的馬璘,哈蘭生看向文才喻惡狠狠道:「文才喻,沒想到你們果真勾結了恆國。致使我軍大敗。我今日必將你五馬分屍。以慰我軍將士亡魂!」

「血口噴人!」

「哼,都到現在了還在狡辯,看看你身邊的恆國賊子。你還能否認嗎?」

「你……」

看着全然無視自身因素,將戰敗責任甩鍋給自個的哈蘭生。文才喻氣的說不出話來。畢竟眼下馬璘的出現,直接坐實了他和恆國有所聯繫。有苦說不出的他,在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羅飛、周隆二人後,朝着馬璘拱手道。

「這位將軍切要小心,這胡奴右臂天生神力。據傳乃靈宮所賜。」

「莫慌,區區胡奴。看我如何斬他!」言罷手中長槊帶着磅礴內氣。砸向對方。

對於文才喻的話,馬璘不以為意。剛剛的交手中,他已看出此人武力平平。縱有神力,他也能對付。不過,就在馬璘和文才喻交流之際,被馬璘一槊打出營門外的哈芸生,帶着一根長達一丈以上的東西拋向了哈蘭生。

「大哥,接槍。」

一根鎚子不像鎚子,棒子不像棒子,卻有些像是盾牌的武器落入了哈蘭生手中。看着這兵器彷彿人型的造型,身為用槊大家的馬璘一眼就認出了他的來歷:獨腳銅人。

所謂獨腳銅人其實也是一種槊,是在木棒或者鐵棒的前端部分,按照人形製作。因為只有一條腿,所以叫獨腳銅人。這種槊是最難使用的兵器,它分量沉重,可以當作銅棍,又可以當作盾牌,適合膂力較強的人使用。故此使用這種兵器的人,大多數是外族。」

而《蕩寇志》中,哈家兄弟祖上,正是自唐時由西域徙居到歸化庄的回民,且世代都是巨富。因哈蘭生出生時,有滿房蘭『花』香,故取名為蘭生。

他幼時便膂力不過在這一瞬間過人,十二歲時曾到二龍山下真武院內玩耍,不覺在靈宮殿內睡熟,夢見靈宮將一隻『玉蟹』賜他擁有了驚人神力,卻因被同伴小兒搖撼喚醒。以至於夢中的哈蘭生只吃過『玉蟹』的右螫,所以只有右臂的氣力驚人。

面對馬璘的攻勢,只見哈蘭生一聲怒吼,單手舉起七十五斤重的獨腳銅人,夾帶着激蕩的爆空聲,轟然砸將下來。

而馬璘也運起玄功,奮起神力,劈面以手中長槊相迎,就聽金石爭鳴一聲響,濺起火星無數,面對爆發的哈蘭生,馬璘的雙臂也被震的發麻。

哈蘭生見狀,右手一陣揮動,那七十五斤的獨腳銅人,在他右手之中彷彿玩具一般。勁風所過之處,只聽噼噼啪啪的爆裂之聲不斷響起,朝着馬璘迎頭又是一擊。

「當!」

一聲巨響過後,馬璘卻是連退兩步,第三步狠狠在地面上踏出了一個腳步。這才穩住身形。

「這……怎麼可能!」

哈蘭生見狀驚訝不已,他在江湖稱雄多年,武藝比他高的見得多,但比力氣能和自己不相上下的還真沒見過幾個。

而眼前這人面對自己的玉蟹之力,居然只能把他震退幾步。而另一邊馬璘亦是暗暗稱奇,這土財主武藝稀鬆平常,在他認識的人中別說衛伯玉、渾瑊了就是安祿山麾下的劉龍仙、高庭暉這些人都有些不如,但是這力氣,卻真的是不小!

想到這,馬璘當即改變打法,不再硬碰硬的以力對敵。而是一槍疾疾刺出,打算以速度壓制對方。

對此,哈蘭生當即舉起獨腳銅人格擋,急急擋下了這一槍。這件兵器非同一般,乃是是哈蘭生花重金,請宋國名匠以玄鐵打造,通體實心,等級更是堪堪達到了鑽石級別,故而馬璘蓄足氣力的一擊刺了下去,被壓出一道弧形的長槊也只在獨腳銅人上削出了一條白印。

「好槊!」

一槍落空,馬璘並未懊惱,看着哈蘭生手中的獨腳銅人,馬璘暗暗心喜道:想我馬璘征戰多年。好不容易攢下的家底,也只夠弄來一把白銀級馬槊,而這獨腳銅人,搞不好已入鑽石級別。如此寶物,落在這莽夫手中,明珠暗投,看我想辦法把他奪來。」

此時,兩人已經鬥了二十餘個回合,看了看那彷彿盾牌的獨腳銅人,馬璘嘴角微微一彎。隨着馬璘無巧不巧的玄妙一槍,居然以巧勁擊飛了哈蘭生手中的獨腳銅人,並將他奪了過來,臨陣奪兵,這可不是他第一次做了,在哈蘭生沒有戒備的情況下,馬璘一擊得手。

在失去武器后,哈蘭生就如同被拔了牙的老虎,當即身形爆退,藉此離去,而馬璘當即尋到了一個破綻,長槊當即如羚羊掛角一般,猛然一個橫掃。下一刻,一泓血箭頓時噴濺而起。

哈蘭生雙手捂住脖子,鮮血淋漓,連步倒退。馬璘得勢不饒人,幾步上前,手中長槊寒芒再現。只一擊,就貫穿了哈蘭生的心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大恆帝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大恆帝國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章馬璘陣斬哈蘭生

40.89%
目錄
共248章
倒序